【www.3659699.com】华夏许可第一个抗虫转基因小麦安全证书!Smart依旧魔鬼

转基因技术的理论基础来自达尔文,正是他提出了进化论,人类这才明白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来自同一个祖先,使用同一套遗传密码。但是,人类直到1973年才找到了操纵遗传密码的方法。那一年,…

来源:解放日报

中国已批准首个抗虫转基因水稻安全证书!这标志着我国极有可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商业化种植转基因水稻的国家。这一消息由路透社在11月27日发布,随后南方农村报记者向专家求证,事实确实如此。

转基因技术的理论基础来自达尔文,正是他提出了进化论,人类这才明白世界上所有的生命都来自同一个祖先,使用同一套遗传密码。但是,人类直到1973年才找到了操纵遗传密码的方法。那一年,斯坦福大学的遗传学家斯坦利柯恩(StanleyCohen)从一种非洲爪蟾(Xenopuslaevis)的染色体上切下一小段DNA片段,把它塞进了大肠杆菌的环形DNA链(Plasmid,质粒)中,让这个蒙在鼓里的单细胞生物成为第一个被人类转了基因的物种。

将一种外来基因转入水稻基因,使水稻成为自主抗虫的高产稻种。这种转基因水稻历经十年研发,最近刚获得农业部安全证书,由此中国可能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开放转基因水稻大面积、商业化种植的国家。获证品种的发明者、华中农大国家重点实验室负责人说,转基因水稻五年内有望走上中国人餐桌。

“商业化种植时机已成熟。”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吴孔明说。然而,坚决反对转基因的国际绿色和平组织则在第一时间呼吁:“中国政府应重新考量转基因水稻商业化隐含的众多风险与不确定因素,立即停止转基因水稻的商业化进程。”

柯恩采用的方法并不是他原创的,而是借鉴自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的生化学家赫伯特波伊尔(HerbertBoyer)。1978年,波伊尔成功地把人类胰岛素基因转进了大肠杆菌,骗它们生产出和真品完全一样的人胰岛素。在此之前,糖尿病人只能使用从牛或者猪身上提取出来的动物胰岛素,效率不高。

不同于大豆玉米的转基因,作为全球半数人口、全中国六成人口的入口主食,水稻转基因后食用是否安全?“杂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昨天在沪表示,对转基因作物不能一概而论,对可直接食用的转基因作物应持慎重态度。而在沪的另一位中国科学院院士则对记者表示,无论从国际国内看,转基因技术经多年发展,已相当成熟,且经过严格测评,未见安全问题。

转基因之争硝烟再起。

自那以后,已经有多种蛋白质药物通过转基因的方式被生产了出来,其中包括人干扰素、人类生长激素、红细胞生成素和乙型肝炎疫苗等多种常用药物,都未引起争议。另外,采用转基因方式生产出来的凝乳酶也早就被应用于奶酪的生产,同样也没有引起公众的注意。所以,当转基因农作物问世后遭到来自社会各阶层的强烈反弹时,科学家们完全没有思想准备。

□转基因“有毒”是误传

商业化仅差一步之遥

欧洲反对转基因农业的第一次浪潮大概是从1999年开始的。英国牛津大学植物学系教授廉姆多兰(LiamDolan)对本刊记者说:早期的反对者都喜欢走极端,而当时的科学界对这股反对转基因的声浪缺乏准备,应答不当,也走了极端,因此那段时间双方不是在讨论问题,而是在争吵。这种争吵不是建立在科学基础上的正常讨论,而是在斗气,几乎可以说是毫无意义的。

转基因育种技术已列为我国战略性新兴产业之一。到2020年,按我国14.5亿人口算,需要增产10%、即1000亿斤的粮食,需要更加高产的品种来满足,利用基因工程育种已是必然趋势。

“有个抗虫转基因水稻已拿到生物安全证书,是吗?”

作为转基因植物领域的资深研究者,多兰教授担任过数家英国主流媒体的科学顾问,亲自参与过多场电视辩论。他向本刊记者回忆说,第一波转基因辩论的正方大都来自孟山都(Monsanto)公司这样的跨国生物技术巨头,反方则大都来自绿色和平这样的极端环保组织,以及宗教界人士。反方的动机主要来自对新技术的担忧,以及对人类扮演上帝的恐惧,他们的目的并不是探讨转基因技术的优劣,而是一心要搞垮这个行业。所以,反方经常采取胡搅蛮缠的方式,散布了大量毫无科学根据的谣言,以此来迷惑公众。同样,正方为了维护自己的商业利益,也说过很多不科学的话。比如曾经有个有机农场控告孟山都种植的转基因农作物造成了基因污染,孟山都矢口否认,事实上搞研究的人都知道,基因在野外的扩散是很难避免的。

www.3659699.com ,抵御虫害侵蚀,是水稻增产重要途径,转基因水稻转入的是抗虫基因。科学家早在百年前就发现,“苏云金芽孢杆菌”产生的Bt蛋白能够杀虫。近十年来,Bt基因开始被转入农作物体内,并开始规模化种植。这次获得国家“准生证”的Bt水稻就能产生Bt毒素,对水稻天敌螟虫具有很好的抗性。

“是的。”11月29日,在广东举办的中国作物学会2009年学术年会上,中国农科院植保所研究员吴孔明回答南方农村报记者的提问,语气淡定。

其实我个人认为基因扩散是一种常见现象,并不可怕,但应该向公众解释清楚为什么不可怕,而不是含糊其辞。多兰教授说:孟山都这么做就会给人抓住把柄,让反方质疑他们的动机,结果适得其反。

能“降虫”的毒蛋白对人体是“无毒蛋白”。上海一位从事水稻遗传研究的院士告诉记者,“Bt蛋白”对螟虫的消化道具有毒性,而人、虫消化道的酸碱性质等存在根本不同,因此“Bt蛋白”是无法被人体吸收的。“‘毒虫也毒人’是一种误传,无须顾虑。”

“我也向一些专家确认了。”绿色和平组织食品与农业项目主任方立峰说,希望农业部尽快公布该转基因水稻的详细信息,以便在更大范围内展开对环境、健康影响与粮食安全方面的研究与讨论。

根据多兰教授的观察,欧洲近年来对待转基因农业的态度发生了转变,消费者的态度开始软化,愿意去了解转基因技术的好处了。我记得5年前的《卫报》一提到转基因全都是反对的,但今年开始出现了正面的评论文章。多兰教授对本刊记者说:如今的电视辩论也发生了变化,参加辩论的双方不再是两个极端的代表,而是出现了很多持有中间立场的辩手,他们承认转基因技术是中性的,大家的分歧是在技术层面,这样的辩论就有营养多了,也容易出现积极的结果。

在转基因水稻的环境影响方面,专家也进行了考量。抗虫基因水稻就好比自己分泌天然的生物农药,可减少80%的化学农药用量,乃环保之举。当然,螟虫也可能产生耐毒性,但这种基因突变的概率极小,即使突变也可针对性地改造抗性基因。

转基因水稻走向商业化,这一天迟早要到来。去年7月9日,一项高达240亿元人民币的转基因研究项目通过国务院审议,作为新中国成立以来国家单项投资最高的项目,将主要投入到优势基因的挖掘、转基因品种选育和转基因作物品种的产业化。转基因问题第一次上升到中央政府层面讨论,并最终获得高度肯定。

可惜的是,由于中国政府去年11月为两种转基因农作物颁发生物安全证书而引发的大辩论似乎又在重复欧洲走过的老路,一方气势汹汹,棍棒满天飞,另一方神神秘秘,迟迟不做回应。老百姓夹在中间,不知该听谁的。

转基因水稻会否遭遇发达国家设下的“专利门”?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委员表示,这次获批的转基因作物都拥有自主知识产权。尽管“Bt蛋白”转基因机制是国外发现的,但我国科学家对国内稻种的
“Bt基因”做了改良,形成了自己的专利。在国家中长期科技发展规划纲要中,“转基因生物新品种培育”是16个重大专项之一,预计中国10年左右就可能实现小麦、水稻等主要农作物和猪、牛、羊等主要牲畜优良品种的显着改良。

至此,国内反对转基因的声音愈来愈弱。作为反对派的国家环境部生物多样性研究的首席专家、中央民族大学教授薛达元对转基因生物安全研究的前景心存忧虑:“国家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2/3是转基因科学家,里面涉及的很多人是正在申请专利或申请通过者,环保和食品安全方面的成员非常少”。

转基因农业的疑问与解惑

■转基因不可操之过急

当时业界统一认为,转基因项目已经不是“要不要上”的问题,而是“如何加快实施”。

如果我们仔细分析一下反方的立场,不难发现反对转基因农业的观点主要集中在以下4个方面。其中大部分观点都站不住脚,有些甚至是赤裸裸的谎言。

人与鼠同为哺乳动物。为验证“Bt蛋白”毒理,农业转基因生物安全委员会专家在大鼠、小鼠身上完成了急性和慢性实验,大鼠吃了两年Bt稻米,小鼠还进行了多代实验,均通过了安全评价。但由于不需要像药品那样经过多期的临床实验,转基因水稻还未在人群样本中获得实验数据。

“获取安全证书,这表明向转基因水稻商业化种植迈出了关键性一步,更加明确了国家的态度。”吴孔明透露,首个获批的是华中农业大学张启发院士课题组的Bt抗虫转基因水稻,接下来要进行品种审定、种子生产许可、种子经营许可等常规品种需要经历的程序,离商业化还需2-3年时间。

首先,反方认为转基因食品对人体有害。比如有人认为转基因水稻虫子都不吃,人哪敢吃?事实上,这个说法是彻头彻尾的谎言。转基因抗虫水稻转的是一种来自苏云金芽孢杆菌(Bacillusthuringiensis)的基因,俗称Bt。只有鳞翅目昆虫(比如棉铃虫和玉米螟)的消化系统才会对Bt蛋白质起反应,哺乳动物的肠道内没有相应的受体,不可能中毒。事实上,Bt蛋白作为有机杀虫剂已经被人类使用了50年以上,从来没出过问题。

从鼠到人,究竟能不能证明其无毒性,或者能否证明对后代人都无毒性,有专家表示“难说”。袁隆平认为,对具有抗虫毒性的转基因水稻,还是需要一定人体实验,比如志愿者长期食用,不仅老一代人吃吃看,年轻的下一代也要吃吃看。尽管可抗棉铃虫的转基因棉花已在国内大范围铺开,转基因大豆制取的食用油也大量进口,但毕竟不能与水稻相提并论。

“我认为时机已经成熟。”吴孔明说,近年来,南方稻作区的鳞翅目害虫为害越来越严重,Bt抗虫转基因水稻推广后,将会减少用药量,增加农民收入。

还有人说Bt蛋白会导致过敏反应,这也是毫无根据的谣言。台湾台中荣民医院过敏科主任蔡肇基博士曾经对本刊记者讲述了这么一件事:当初台湾打算引进美国的转基因玉米,委托蔡医生对Bt蛋白的致敏性进行检查。蔡医生发现Bt蛋白和尘螨表面的一种蛋白质有7个氨基酸顺序是一样的,虽然目前通常认为两种蛋白质必须有8个以上的氨基酸顺序一样才能导致同样的过敏反应,但为了保险起见,台湾有关当局还是决定暂停颁发进口许可证,委托蔡医生进行调查,直到调查结果证明Bt蛋白是安全的,才终于放行。从这个案例可以看出,全世界对于转基因食品的安全监督体系是有史以来最严格的,因为这个行业太敏感了,一旦出现一次事故,整个行业就要遭殃。相比之下,人们对传统育种、农药和食品添加剂的警惕性远不如对转基因食品高,目前发生的食品安全问题全都出在这些领域。

除了必须证明对人无害,抗虫基因水稻对环境是否无害也须证明。有环保组织对此就表示质疑,害虫常年接触水稻的毒素,体内也会产生抗体,变成“超级害虫”;同时,基因改造后的抗虫作物可能危害其他昆虫、甚至益虫,如瓢虫、蝴蝶等;另外,转基因水稻的特殊基因会通过“基因漂移”的方式向近亲植物扩散,使之出现很强的基因特征。总之,“转基因”可能破坏生物多样性、扰乱生态平衡,有待跨学科的综合研究。

昆虫不吃的水稻,人能吃吗

其次,反方认为转基因农作物会破坏环境,比如造成基因污染,破坏生物多样性,导致昆虫灭绝或者产生抗性等等。这种担心有一定的道理,但事实证明只要处理得当,这些问题都是完全可以避免的。基因确实有可能扩散,但一来几率很低,二来自然界已经存在这些基因,扩散了也没什么大不了的。对生物多样性破坏最大的是农业本身,转基因技术能够提高产量,减少耕地面积,反而是有益的。为了减少转基因农作物对昆虫的影响,国际上都规定必须在转基因农田里保留一定比例的非转基因避难所,所以迄今为止尚无一例昆虫因吃了转基因农作物而产生抗性的案例出现。比如,转Bt棉花在中国北方商业化种植已经超过10年,棉铃虫尚未对Bt蛋白产生抗性。另外,抗虫蛋白其实有很多种,即使针对一种蛋白出现了抗性,只要换一种蛋白就可以了。

还有国内外专家撰文指出,中国在研的转基因水稻中,涉及多项国外基因专利技术,分属孟山都、拜耳、杜邦等跨国生化巨头。一旦这类转基因水稻量产,将付出相应的专利费用,使我国粮食安全受制于人,因此需要进一步通过技术手段加以破解。而目前,国产转基因水稻还面临欧盟、日本等转基因食品限制地区的出口壁垒,放行还需时日。

近几年,有关转基因的每一项决策,都会引起轩然大波。争议的焦点集中在食品安全、专利陷阱和环境影响。

第三,反方认为转基因农作物的专利都控制在发达国家或者少数大公司手中,发展中国家必须支付大笔专利费才能使用这些技术,这等于把国家的粮食安全交给外国人。这也是彻头彻尾的谎言。总部设在菲律宾的世界水稻研究所(IRRI)专利部门的负责人杰拉德贝里(GerardBarry)博士对本刊记者解释了其中的原因:专利都是有适用范围的,美国专利不适用于中国,中国有很多办法规避。更何况中国科学家目前正在进行的转基因研究使用的都是早已成熟的技术,原来的专利早就过期了。贝里博士甚至认为,中国有可能从转基因技术中获益,因为中国政府最近5年加大了这方面的科研投入,试图和孟山都等跨国公司争夺市场。中国政府意识到,农业领域最大的利润空间来自专利农产品的出口,也就

含转基因成分的食品是否安全,支持派与反对派各持己见。早在2004年,以张启发院士为首的16位院士和其他专家向国务院建议,转基因水稻已经完成了商品化生产所需的各种安全评价程序和实验环节,未发现存在安全性风险,应迅速批准。

是发展出拥有自主产权的农产品,再卖给其他国家。因此,中国恰恰是目前农业新技术专利申请数量增长最快的国家。

而当年绿色和平组织针锋相对发了一份报告则认为,在转基因食品安全评估中,转基因会不会带来对人体的损害、转基因会不会导致基因产物中出现有毒或致敏物质等问题并没有解决。

根据中国农业科学院生物技术研究所知识产权中心提供的数据,中国去年颁发安全证书的两种转基因农作物的专利权都在中国手里,公众无须担心。

除了绿色和平,旗帜鲜明反对转基因的专家很少,中国工程院院士袁隆平是谨慎的保守派。“Bt蛋白是一种毒蛋白,虫吃了要死的,对于Bt抗虫转基因作物,人吃了会怎么样还不清楚,现在只是拿老鼠做试验,老鼠吃了没事,但不代表人吃了也没事。”袁隆平说。

第四,反方认为转基因农业帮不了穷人,反而会帮助发达国家控制穷国的农业市场,挤压穷国农民的生存空间。这个论点看似合理,但也经不起推敲。事实上,没人认为转基因农业是万能药,所有人都同意要想解决贫困问题,必须从多方面下手。菲律宾是南亚地区转基因农业进行得最好的国家,现任总统阿罗约就曾发表讲话指出,发展转基因农业是菲律宾的国策,因为这是保障菲律宾粮食安全的有效方法之一。

对此,吴孔明反驳:“Bt只对昆虫有毒,原因是昆虫的消化环境是碱性的,与Bt结合后会产生毒性;人的胃液是酸性的,Bt进入体内几分钟后就会降解。”

必须承认,目前市场上存在的转基因农作物大都是针对发达国家的需要而研制出来的,但这不等于发展中国家就无法有效地使用转基因技术,中国、菲律宾和印度等国的例子就是明证。事实上,任何一种新技术在刚刚起步的时候都必须过商业化这一关,转基因技术也不例外。目前该领域的科学家大都集中在跨国公司,追逐利益是他们的天性,但这恰好说明转基因技术的研究需要全社会的扶持和帮助,否则就会被跨国公司所垄断,无法发挥它的优势。

国外有关转基因食品安全成疑的相关报道,也成为反对转基因的事例。最早对转基因食品安全提出质疑的是英国阿伯丁罗特研究所。1998年,他们发布报告称,幼鼠食用转基因土豆后,内脏免疫系统受到损害。随后,《自然》杂志刊登了美国康乃尔大学的研究结果:用涂有转基因玉米花粉的叶片喂养君主斑蝶,导致44%的幼虫死亡。2002年,纽卡斯尔的研究人员发现转基因食品中的DNA片段可以进入人体肠道中的细菌体内,这似乎证明肠道的菌群会对抗生素产生抗性。2005年5月,英国《独立报》披露了一份针对孟山都的报告,以转基因食品喂养的老鼠出现器官变异和血液成分改变的现象。

这些消息在带给全世界震惊的同时,也让更多的人怀疑转基因食品的安全性。然而,在转基因究竟是天使还是魔鬼的问题尚未得到证实的情况下,它早已无处不在。目前中国70%进口大豆是转基因大豆,用此生产的大豆油和调和油基本都是转基因食品。今年2-3月,绿色和平组织在北京、上海、广州和深圳的易初莲花、华润万家和沃尔玛超市抽检木瓜,发现基本都是转基因木瓜。此外,转基因还潜入土豆、番茄、饮料、奶粉等日常食品中。而这些转基因食品,大多未标明其“出身”,消费者几乎避无可避。

专利陷阱会否危及粮食主权

尽管争议从未停止,转基因作物种植规模却逐年壮大。今年2月23日,农业生物技术应用国际服务组织在北京发布报告:2008年,我国转基因作物面积达380万公顷,共有710万名农民种植包括棉花、番茄、杨树、牵牛花、抗病毒木瓜和甜椒在内的转基因作物,全球排名第六,前三位分别是美国、阿根廷和巴西。这是一块巨大的蛋糕。农业部科教司转基因办公室副处长邵建成介绍,2005年转基因农作物的全球市场价值为52.5亿美元,在2008年猛增至75亿美元,预计2009年增到83亿美元。

“当前转基因作物研发竞争空前激烈,以挖掘基因资源和抢注专利为核心。”邵建成说,农业巨头公司孟山都、拜耳、先正达等在世界各地建立了研发中心,通过与当地合作,尽快培育适于各个生态区域的品种。

我国的生物技术水平整体居于世界前列,但原始创新能力薄弱。对此,绿色和平组织发布《谁是中国转基因水稻的真正主人》报告,指出中国正研发的8个转基因水稻品系涉及多项国外专利,这将对国家的粮食主权埋下定时炸弹。华中农大研发的Bt转基因水稻至少涉及11-12项国外专利,中科院的CpTI转基因水稻涉及至少5-7项国外专利等。

“这些涉嫌专利的转基因技术用于科研没问题,一旦商业化,就会被索要高昂的专利费。”方立峰说,正是因为专利,孟山都垄断了阿根廷、巴西的转基因大豆和转基因玉米。巴西政府一直禁止种植转基因大豆,但从上个世纪末,巴西南部大片土地被偷偷种上孟山都的转基因大豆。2003年,孟山都开始向巴西豆农收取专利费。孟山都还以同样的手段占领阿根廷市场,到2002年,孟山都转基因大豆已经占据阿根廷大豆种植面积的99%。而且,孟山都还与购买转基因大豆种子的农民签定合同,不允许其在第二年使用保留的转基因大豆种子,否则要索取专利费。

“公众不应该担心专利,谁使用谁负责。”吴孔明说,目前我国转基因水稻研发过程中使用的大多数专利都已过保护期,有些专利是国外公司没有在中国申请。他表示,转基因植酸酶玉米更不需要担心,这个品种我国完全拥有自主知识产权。

转基因作物只在短期内效益好

我国转基因作物种植的主要是Bt抗虫转基因棉花,其产业化成功在于与孟山都“转基因争夺战”的胜利。

20世纪90年代初,我国棉铃虫大暴发造成棉花总产下降43.2%,棉铃虫已到无药可治的地步。1988年美国孟山都研制Bt抗虫棉,1995年批准商品化种植,1996年进入中国市场,一度占据了中国70%的市场。但10多年后,中国利用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转基因抗虫棉基本将孟山都赶出了市场,国产的抗虫棉占据了70%以上的市场份额。

因转基因抗虫棉挽救了棉花产业,对其赞扬声不绝于耳。但今年相关的负面报道纷纷见诸报端,吴孔明课题组跟踪调查10年的研究结果证实了这一点。据调查,江苏“棉花之乡”盐城大丰市从2001年开始种植转基因抗虫棉,近年来优势逐年下降:转基因棉质量越来越差;棉铃虫被基本控制后,盲蝽蟓、烟粉虱等刺吸式次生害虫集中大暴发,用药量不减反增。

吴孔明的研究表明,大规模商业化种植压缩了棉铃虫的生态位,不仅有效控制了对棉花的为害,而且高度抑制了棉铃虫在玉米、大豆、花生和蔬菜等作物田的为害。

“但防治棉铃虫化学农药使用的减少,导致了抗虫棉田盲蝽蟓的为害损失加重。”吴孔明表示,如果不加强防控措施,美国目前已研制出抗盲蝽蟓转基因棉,而我国还没有,一旦批准进入中国市场化,又会抢占大部分市场。

“当时没有完全评估到潜在风险。”方立峰说,美国种植的转基因大豆,不仅产量与常规大豆没什么区别,而且其他抗性很弱。这都说明,转基因作物只是在短时间内效益好,某一性状具有优势。全球没有一个国家种植转基因水稻,既没有种植经验,也没有多年进行人体健康跟踪,盲目商业化种植很危险。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