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证报:三因素致中药材供需失衡

图片 1

按照洪建雄的说法,他在这一行当中摸爬滚打了三十余载,经历的中药材价格周期已经不止十轮。暴涨暴跌的周期如同老朋友一般,短则三年,长则五年就得循环一次。
以本轮周期为例,这轮“过…

“中药行情看甘肃,甘肃行情看陇西。”9月份正是陇西党参丰产的好时节,但在这个全国最大的党参主产区和集散地,如今参农和商家们却忧心忡忡。

图片 1

按照洪建雄的说法,他在这一行当中摸爬滚打了三十余载,经历的中药材价格周期已经不止十轮。暴涨暴跌的周期如同老朋友一般,短则三年,长则五年就得循环一次。

中证报:三因素致中药材供需失衡。中药行情看甘肃,甘肃行情看陇西。9月份正是陇西党参丰产的好时节,但在这个全国最大的党参主产区和集散地,如今参农和商家们却忧心忡忡。

深度剖析近些年中药材价格暴涨暴跌的原因
核心提示:近年来,中药材价格暴涨暴跌的过山车行情屡屡出现。调研发现,供需失衡加剧酿成党参价格暴跌。当地最大的药材经销商无奈地说:目近年来,中药材价格暴涨暴跌的过山车行情屡屡出现。调研发现,供需失衡加剧酿成党参价格暴跌。当地最大的药材经销商无奈地说:目前党参等中药材供给量是需求量的两倍,价格若想走出低谷,至少还需四年时间。

以本轮周期为例,这轮“过山车”行情始于2009年,延续至2011年。当时多数中药材价格快速上涨,60种大宗常用的中药材价格普遍上涨,其中56种价格上涨,1种持平,3种下降。

今年普遍预期党参丰产。不过,4月中旬党参新品上市不久便跌至每公斤10元,而去年同期还高达50元左右。9月份以来价格虽有所反弹,但参农依然在盈亏平衡线上挣扎,且后市的悲观预期令整个市场一片凄然。

中药行情看甘肃,甘肃行情看陇西。9月份正是陇西党参丰产的好时节,但在这个全国最大的党参主产区和集散地,如今参农和商家们却忧心忡忡。今年普遍预期党参丰产。不过,4月中旬党参新品上市不久便跌至每公斤10元,而去年同期还高达50元左右。9月份以来价格虽有所反弹,但参农依然在盈亏平衡线上挣扎,且后市的悲观预期令整个市场一片凄然。药你苦、药你赔、药你命近年来,中药材价格暴涨暴跌的过山车行情屡屡出现,党参、当归、黄芪、三七均未能幸免。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赴陇西中药材交易市场进行调研发现,供需失衡加剧酿成党参价格暴跌。当地最大的药材经销商无奈地说:目前党参等中药材供给量是需求量的两倍,价格若想走出低谷,至少还需四年时间。药材交易城空空荡荡在陇西县文峰药材交易城,交易大厅近百米长的走廊两侧堆满各式各样的药材样品。但大厅内却空空荡荡,店员三五人扎在一起闲聊或织毛衣。偶尔有人问津,最终也多以不欢而散收场。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20元一斤谁卖啊?我就是卖不出去,也不会卖给你。在杀价的时候,一位年轻店员突然激动地说,他宁愿拉回家去也不愿低价贱卖。他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以现在的价格,卖得越多,亏得也越多,真的是没什么心情做生意了。三七也做不了。商家们直呼,接下来价格还会不会再下降、降到什么程度,都是未知数。正如一位商家回答种植户时所说的一样:我们也想价高一点啊,你们能卖五六十一斤,或者七八十一斤的话,我们都敢买。但现在这情况,就是20元一斤,我们也没胆量买。在市道好的时候,种植户能卖个好价格,商家们同样有信心大量收购。可如今这行情真是惨不忍睹,能不谨慎些吗?陇西县地处西北黄土高原边缘,从兰州一路向东南方向行走,一望无垠的黄土高坡渐入眼帘。这里属于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干旱少雨,既适宜中药材生长,也有利于中药材的仓储。陇西黄芪、党参等药材的栽培已有上千年的历史,素有千年药乡、西北药都之美称。文峰镇,被称为西北地区最大的药材集散地和交易基地。甘肃惠森药业科技集团是当地最大的药材经销商,公司总经理洪建雄,还兼任文峰药材交易城的运营。从摆地摊起家,他在陇西药材市场摸爬滚打了三十余载,对药材行情相当熟悉。甘肃的中药材行情看陇西,陇西的中药材看文峰。这虽然不完全准确,但很贴切。陇西的党参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八成。洪建雄说,党参价格的上涨起始于2009年,2012年达到巅峰。彼时,每公斤党参的交易价格曾一度稳定在100元左右,最高涨到了120元。价格上涨最厉害的时候,有些囤积货源的人发了横财。小镇上一时间多出了些许百万富翁,镇上的小轿车也多了起来。正当参农准备热火朝天再干一场时,天却不遂人愿。2012年下半年,党参价格开始下行,最终在2014年4月份左右进入低谷。按照当前的统货收购价格,党参每公斤为25元左右,4月时曾一度跌到十来块钱。与此同时,当归从每公斤55元左右降到了30元左右;黄芪从每公斤23元左右降到了15元左右;原本价格上涨最为疯狂的三七,也从每公斤千元下跌至300多元。到今年6月份,整体行情基本保持稳定并略有回升。洪建雄说,党参、当归和黄芪是甘肃的主打产品。党参在所有药材中价格下跌最为厉害,2013年9月份和10月份,鲜货收购价格每公斤在50元,现在干货售价每公斤15元-23元,比收购价格下跌了50%;与2013年同期的干货价格相比,更是跌得离谱,每公斤跌了70-80元左右。作为经销商的洪建雄并不算最惨。在陇西县首阳镇一党参园前,种植大户李爱民在吞云吐雾中挤出了几个字:从2013年9月到现在,我已经亏了快100万元。由于统货价格步步惊心,种植户手中的药材普遍滞留,种的越多,亏的也越多。李爱民算了一笔账,2012年每亩党参的收益为12000元左右,今年则挣扎在亏损线上。一亩党参的成本在3000元左右,产出量大约为120
公斤,相当于每公斤党参的种植成本为25元。当归的局面与此类似,2013年当归每亩收益可以达到1万元左右,今年种植户则普遍亏损,一亩地的亏损额在
2000-3000元。当归的生产成本非常高,其育苗区域在海拔3000米以上,条件非常艰苦,劳动力投入量也很大。当归售价在每公斤40元以上才能弥补生产成本。最近当归价格掉到30元以下,已与成本形成倒挂。甘肃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陈垣说。望着萧条的交易大厅,洪建雄推算,本轮价格暴跌至少还得持续4年。三因素致供需失衡频现按照洪建雄的说法,他在这一行当中摸爬滚打了三十余载,经历的中药材价格周期已经不止十轮。暴涨暴跌的周期如同老朋友一般,短则三年,长则五年就得循环一次。以本轮周期为例,这轮过山车行情始于2009年,延续至2011年。当时多数中药材价格快速上涨,60种大宗常用的中药材价格普遍上涨,其中56种价格上涨,1种持平,3种下降。药材毕竟关乎国计民生,眼见药材价格一路向上狂奔,发改委在2011年7月抽调部分地方价格执法人员组成检查组,对甘肃陇西地区20多个中药材存储仓库进行全面检查。并对2010年12月前囤积党参的浙江南方药材有限公司等10户经营者下达了价格行政执法告诫书,责令其于2011年7月21日之前,按照每公斤不超过60元的价格,将储存的20多万公斤党参出售给以党参为原料并取得GMP认证的中成药制药企业。同时,对2011年1月以来存有党参的44户经营者予以告诫,责令其于2011年12月31日前将储存的80多万公斤党参,出售给以党参为原料并取得GMP认证的中成药制药企业。逾期未按规定销售并提交有效凭证的,将依法予以行政处罚。发改委的查处无疑让中药材炒作的水分被挤干了,一些药商甚至出现恐慌性抛售。彼时,陇西当地的中药材种植面积也正悄然扩大,并以数倍的增速扩张。也正是从此刻起,中药材的价格开始进入下行通道。2012年下半年开始调整回落,至2013年底滑入谷底,至今未能反弹。发改委的调控仅是外部影响因子,决定性的内因仍在于市场供求关系。对于党参价格的下跌,当地一批发商韩志平分析,今年的雨水充沛,地里的参苗涨势喜人,产量将大为增加。加之此前囤货较多,库存量大,供过于求难免价钱下跌。韩志平的说法得到洪建雄的认同。洪建雄表示,甘肃中药材行情基本呈三年一个小周期,五年一个大周期,现在刚好就在这个节点上。他认为,甘肃中药材价格下跌有多个原因:中证报:三因素致中药材供需失衡。一是市场供需发生失衡。这几年由于药材价格疯涨,农民开始大面积种植中药材,一些企业也开始调整投资方向,向中药材进军,加上甘肃周边地区,如青海、宁夏、陕西也推广中药材种植,一时间产品出现过剩。二是信息不对称。多数农民缺乏市场经验,只图眼前利益,什么能赚钱就种什么,缺乏信息支撑,结果是大量种植中药材,产品过多造成积压,价格就下来了;反过来,农民一赔钱又不种了,产品少了,价格又上去了。中证报:三因素致中药材供需失衡。中证报:三因素致中药材供需失衡。针对这一现状,陇西县推出了手机报服务,参农可以借此获悉各类中药材每日成交价格和库存量信息。当地政府也时常告诫参农,部分中药材的产量短时间已难以消耗。但由于祖辈形成的种植惯性难以改变,参农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况且,除了党参、黄芪、当归等中药材,他们也不知种什么。如此往复,恶性循环。中证报:三因素致中药材供需失衡。三是投资客商大量抛售,最终导致中药价格出现严重下跌。目前,部分中药已经不单是农产品,已逐步变成了资本投资工具。近几年中药材价格大幅上涨,并不都是因为中药材短缺所造成。事实上,市面上的家种品种近些年基本上都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例如党参、当归、三七等,由于市价较高,农户收益较大,产区扩种面积成倍增加,一旦产新,其价格将会向下调整。但游资进入后,对中药材价格形成很大影响。价格疯涨的时候,我接待过卖菜刀的企业也来陇西收购党参。洪建雄哭笑不得。洪建雄判断,这轮中药材价格调整周期将相当漫长,估计4年内都难以反弹至2012年的水平。以党参为例,目前其市场供需平衡点约为2.8万吨,但陇西今年10月的收成预计在5万吨,加之此前尚未消化的库存,党参的供给量已远远超过市场需求。陈垣则从学术化视角进行解读。他认为,药材价格的波动周期和生产周期有关,药材的生长周期一般是2-3年,有的甚至是5-6年,药材价格的波动周期一般是生产周期的2.5倍左右,这是生产对价格的一种滞后反应。陈垣表示,药材价格不波动是不可能的,但把涨跌控制在一定幅度之内则完全有可能。这需要政府的信息引导,并建立相应的仓储和预警体系。农民种植药材具有盲目性,对市场行情变化缺乏认识,亟须政府有关部门引导,国家应建立相应的信息服务体系,引导农民更为理性地种植。陈垣说,强化储备体系建设也是应对药材价格波动的有效措施,当药材价格低于成本价格的时候收购药材,储存下来,而暴涨时再抛售平抑价格。下游企业影响不一中证报:三因素致中药材供需失衡。不过,党参、当归、三七等中药材价格走低,对医药上市公司来说是一大利好。中药材价格去年暴涨的时候,很多企业停产,因为生产即等于亏损。国家发改委特邀研究员郭凡礼指出,目前中药材价格的下跌,可以缓解中成药企业的成本压力。三七入药率非常高,大部分医药上市公司均不同程度采购三七。以昆明制药为例,其主打产品血塞通系列就是以三七为原料;云南白药也非常依赖三七,云南白药多款产品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三七。云南白药在最新公布的《投资者调研会议记录》中透露,公司2013年就判断到三七价格的下降趋势,对公司产品成本控制较为有利。云南白药一位高管透露了药企对中药材价格走势的心态,不少企业目前因持续看跌还在观望,等待最低价抄底。2013年因三七价格高企,昆明制药等药企亦受到拖累。子公司金泰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受三七原料价格影响,销售计划未达年初制定的目标,亏损
1536.63万元,较上年同期的净利润733.83万元,下降309.4%。昆明制药在2013年报中称。有券商机构分析,今年昆明制药将受益于三七价格的下跌。三七今年9月产新后,价格将下降,明年将继续下降,子公司金泰得药业有望扭亏。中信证券在研报中表示。目前以三七为主要原材料的药品还包括众生药业的复方血栓通胶囊、中恒集团的血栓通注射液、白云山的复方丹参片和天士力的复方丹参滴丸等。无疑,作为一种重要的中药原材料,三七价格下跌将缓解相关下游制药企业的成本压力。东阿阿胶、千金药业、九芝堂等企业则都拥有党参入药产品甚至自拥种植基地。一企业负责人表示,我们拥有二千余亩的中药材GAP基地,种植两大主原料党参、地黄,其中地黄基地已经通过GAP认证。这样做是为了从原料开始保障阿胶产品的药性、安全性和高品质。相对来说,传统中药企业受益更大。郭凡礼认为,传统中成药企业原材料占其成本因素更大,受中药材价格变动影响更为明显。不过,一些库存较多的中成药企业可能会受到此轮暴跌的影响,因为个别医药企业的库存期甚至高达1-2年。康恩贝董秘杨俊德表示:中药材价格下跌总体有利于医药公司,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具体要看产品的原料结构以及材料采购季节。因此,中药材降价对各个公司的业绩影响程度并不一样。九芝堂董秘办工作人员则表示:整体上来说,中药材降价利好公司业绩,因为成本下降了。产品价格相对成本会有一定滞后,成本下降而产品价格暂时不变,销售毛利率相应会增加。不过,中草药价格的下降距今时间并不长,公司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大量增加库存,估计短期内对公司的业绩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中药材降价对于缓解上市公司成本压力肯定是好事,但业绩的表现还要经过一段时间,且要看整体的库存政策和库存周期。瑞银证券医药分析师季序我指出。也有医药行业研究员显得比较谨慎:中药材价格下降对上市医药公司总体影响有限。上市公司中对中药材价格变动比较敏感的公司并不多,对于一些库存消化能力较强的公司影响更是不明显。

药材毕竟关乎国计民生,眼见药材价格一路向上狂奔,发改委在2011年7月抽调部分地方价格执法人员组成检查组,对甘肃陇西地区20多个中药材存储仓库进行全面检查。并对2010年12月前囤积党参的浙江南方药材有限公司等10户经营者下达了价格行政执法告诫书,责令其于2011年7月21日之前,按照每公斤不超过60元的价格,将储存的20多万公斤党参出售给以党参为原料并取得GMP认证的中成药制药企业。同时,对2011年1月以来存有党参的44户经营者予以告诫,责令其于2011年12月31日前将储存的80多万公斤党参,出售给以党参为原料并取得GMP认证的中成药制药企业。逾期未按规定销售并提交有效凭证的,将依法予以行政处罚。

药你苦、药你赔、药你命近年来,中药材价格暴涨暴跌的过山车行情屡屡出现,党参、当归、黄芪、三七均未能幸免。中国证券报记者日前赴陇西中药材交易市场进行调研发现,供需失衡加剧酿成党参价格暴跌。当地最大的药材经销商无奈地说:目前党参等中药材供给量是需求量的两倍,价格若想走出低谷,至少还需四年时间。

发改委的查处无疑让中药材炒作的水分被挤干了,一些药商甚至出现恐慌性抛售。彼时,陇西当地的中药材种植面积也正悄然扩大,并以数倍的增速扩张。也正是从此刻起,中药材的价格开始进入下行通道。2012年下半年开始调整回落,至2013年底滑入谷底,至今未能反弹。

药材交易城空空荡荡

发改委的调控仅是外部影响因子,决定性的内因仍在于市场供求关系。对于党参价格的下跌,当地一批发商韩志平分析,今年的雨水充沛,地里的参苗涨势喜人,产量将大为增加。加之此前囤货较多,库存量大,供过于求难免价钱下跌。韩志平的说法得到洪建雄的认同。洪建雄表示,甘肃中药材行情基本呈三年一个小周期,五年一个大周期,现在刚好就在这个节点上。他认为,甘肃中药材价格下跌有多个原因:

在陇西县文峰药材交易城,交易大厅近百米长的走廊两侧堆满各式各样的药材样品。但大厅内却空空荡荡,店员三五人扎在一起闲聊或织毛衣。偶尔有人问津,最终也多以不欢而散收场。

一是市场供需发生失衡。这几年由于药材价格疯涨,农民开始大面积种植中药材,一些企业也开始调整投资方向,向中药材进军,加上甘肃周边地区,如青海、宁夏、陕西也推广中药材种植,一时间产品出现过剩。

你不要说了,不要说了,20元一斤谁卖啊?我就是卖不出去,也不会卖给你。在杀价的时候,一位年轻店员突然激动地说,他宁愿拉回家去也不愿低价贱卖。他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以现在的价格,卖得越多,亏得也越多,真的是没什么心情做生意了。

二是信息不对称。多数农民缺乏市场经验,只图眼前利益,什么能赚钱就种什么,缺乏信息支撑,结果是大量种植中药材,产品过多造成积压,价格就下来了;反过来,农民一赔钱又不种了,产品少了,价格又上去了。

三七也做不了。商家们直呼,接下来价格还会不会再下降、降到什么程度,都是未知数。正如一位商家回答种植户时所说的一样:我们也想价高一点啊,你们能卖五六十一斤,或者七八十一斤的话,我们都敢买。但现在这情况,就是20元一斤,我们也没胆量买。在市道好的时候,种植户能卖个好价格,商家们同样有信心大量收购。可如今这行情真是惨不忍睹,能不谨慎些吗?

针对这一现状,陇西县推出了“手机报”服务,参农可以借此获悉各类中药材每日成交价格和库存量信息。当地政府也时常告诫参农,部分中药材的产量短时间已难以消耗。但由于祖辈形成的种植惯性难以改变,参农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况且,除了党参、黄芪、当归等中药材,他们也不知种什么。如此往复,恶性循环。

陇西县地处西北黄土高原边缘,从兰州一路向东南方向行走,一望无垠的黄土高坡渐入眼帘。这里属于温带大陆性季风气候,干旱少雨,既适宜中药材生长,也有利于中药材的仓储。陇西黄芪、党参等药材的栽培已有上千年的历史,素有千年药乡、西北药都之美称。

三是投资客商大量抛售,最终导致中药价格出现严重下跌。目前,部分中药已经不单是农产品,已逐步变成了资本投资工具。近几年中药材价格大幅上涨,并不都是因为中药材短缺所造成。事实上,市面上的家种品种近些年基本上都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例如党参、当归、三七等,由于市价较高,农户收益较大,产区扩种面积成倍增加,一旦产新,其价格将会向下调整。但游资进入后,对中药材价格形成很大影响。“价格疯涨的时候,我接待过卖菜刀的企业也来陇西收购党参。”洪建雄哭笑不得。

文峰镇,被称为西北地区最大的药材集散地和交易基地。甘肃惠森药业科技集团是当地最大的药材经销商,公司总经理洪建雄,还兼任文峰药材交易城的运营。从摆地摊起家,他在陇西药材市场摸爬滚打了三十余载,对药材行情相当熟悉。

洪建雄判断,这轮中药材价格调整周期将相当漫长,估计4年内都难以反弹至2012年的水平。以党参为例,目前其市场供需平衡点约为2.8万吨,但陇西今年10月的收成预计在5万吨,加之此前尚未消化的库存,党参的供给量已远远超过市场需求。

甘肃的中药材行情看陇西,陇西的中药材看文峰。这虽然不完全准确,但很贴切。陇西的党参产量约占全国总产量的八成。洪建雄说,党参价格的上涨起始于2009年,2012年达到巅峰。彼时,每公斤党参的交易价格曾一度稳定在100元左右,最高涨到了120元。价格上涨最厉害的时候,有些囤积货源的人发了横财。小镇上一时间多出了些许百万富翁,镇上的小轿车也多了起来。

陈垣则从学术化视角进行解读。他认为,药材价格的波动周期和生产周期有关,药材的生长周期一般是2-3年,有的甚至是5-6年,药材价格的波动周期一般是生产周期的2.5倍左右,这是生产对价格的一种滞后反应。

正当参农准备热火朝天再干一场时,天却不遂人愿。2012年下半年,党参价格开始下行,最终在2014年4月份左右进入低谷。按照当前的统货收购价格,党参每公斤为25元左右,4月时曾一度跌到十来块钱。与此同时,当归从每公斤55元左右降到了30元左右;黄芪从每公斤23元左右降到了15元左右;原本价格上涨最为疯狂的三七,也从每公斤千元下跌至300多元。到今年6月份,整体行情基本保持稳定并略有回升。

陈垣表示,药材价格不波动是不可能的,但把涨跌控制在一定幅度之内则完全有可能。这需要政府的信息引导,并建立相应的仓储和预警体系。“农民种植药材具有盲目性,对市场行情变化缺乏认识,亟须政府有关部门引导,国家应建立相应的信息服务体系,引导农民更为理性地种植。”陈垣说,强化储备体系建设也是应对药材价格波动的有效措施,当药材价格低于成本价格的时候收购药材,储存下来,而暴涨时再抛售平抑价格。

洪建雄说,党参、当归和黄芪是甘肃的主打产品。党参在所有药材中价格下跌最为厉害,2013年9月份和10月份,鲜货收购价格每公斤在50元,现在干货售价每公斤15元-23元,比收购价格下跌了50%;与2013年同期的干货价格相比,更是跌得离谱,每公斤跌了70-80元左右。

作为经销商的洪建雄并不算最惨。在陇西县首阳镇一党参园前,种植大户李爱民在吞云吐雾中挤出了几个字:从2013年9月到现在,我已经亏了快100万元。由于统货价格步步惊心,种植户手中的药材普遍滞留,种的越多,亏的也越多。

李爱民算了一笔账,2012年每亩党参的收益为12000元左右,今年则挣扎在亏损线上。一亩党参的成本在3000元左右,产出量大约为120公斤,相当于每公斤党参的种植成本为25元。当归的局面与此类似,2013年当归每亩收益可以达到1万元左右,今年种植户则普遍亏损,一亩地的亏损额在2000-3000元。

当归的生产成本非常高,其育苗区域在海拔3000米以上,条件非常艰苦,劳动力投入量也很大。当归售价在每公斤40元以上才能弥补生产成本。最近当归价格掉到30元以下,已与成本形成倒挂。甘肃农业大学农学院教授陈垣说。

望着萧条的交易大厅,洪建雄推算,本轮价格暴跌至少还得持续4年。

三因素致供需失衡频现

按照洪建雄的说法,他在这一行当中摸爬滚打了三十余载,经历的中药材价格周期已经不止十轮。暴涨暴跌的周期如同老朋友一般,短则三年,长则五年就得循环一次。

以本轮周期为例,这轮过山车行情始于2009年,延续至2011年。当时多数中药材价格快速上涨,60种大宗常用的中药材价格普遍上涨,其中56种价格上涨,1种持平,3种下降。

药材毕竟关乎国计民生,眼见药材价格一路向上狂奔,发改委在2011年7月抽调部分地方价格执法人员组成检查组,对甘肃陇西地区20多个中药材存储仓库进行全面检查。并对2010年12月前囤积党参的浙江南方药材有限公司等10户经营者下达了价格行政执法告诫书,责令其于2011年7月21日之前,按照每公斤不超过60元的价格,将储存的20多万公斤党参出售给以党参为原料并取得GMP认证的中成药制药企业。同时,对2011年1月以来存有党参的44户经营者予以告诫,责令其于2011年12月31日前将储存的80多万公斤党参,出售给以党参为原料并取得GMP认证的中成药制药企业。逾期未按规定销售并提交有效凭证的,将依法予以行政处罚。

发改委的查处无疑让中药材炒作的水分被挤干了,一些药商甚至出现恐慌性抛售。彼时,陇西当地的中药材种植面积也正悄然扩大,并以数倍的增速扩张。也正是从此刻起,中药材的价格开始进入下行通道。2012年下半年开始调整回落,至2013年底滑入谷底,至今未能反弹。

发改委的调控仅是外部影响因子,决定性的内因仍在于市场供求关系。对于党参价格的下跌,当地一批发商韩志平分析,今年的雨水充沛,地里的参苗涨势喜人,产量将大为增加。加之此前囤货较多,库存量大,供过于求难免价钱下跌。

韩志平的说法得到洪建雄的认同。洪建雄表示,甘肃中药材行情基本呈三年一个小周期,五年一个大周期,现在刚好就在这个节点上。他认为,甘肃中药材价格下跌有多个原因:

一是市场供需发生失衡。这几年由于药材价格疯涨,农民开始大面积种植中药材,一些企业也开始调整投资方向,向中药材进军,加上甘肃周边地区,如青海、宁夏、陕西也推广中药材种植,一时间产品出现过剩。

二是信息不对称。多数农民缺乏市场经验,只图眼前利益,什么能赚钱就种什么,缺乏信息支撑,结果是大量种植中药材,产品过多造成积压,价格就下来了;反过来,农民一赔钱又不种了,产品少了,价格又上去了。

针对这一现状,陇西县推出了手机报服务,参农可以借此获悉各类中药材每日成交价格和库存量信息。当地政府也时常告诫参农,部分中药材的产量短时间已难以消耗。但由于祖辈形成的种植惯性难以改变,参农是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况且,除了党参、黄芪、当归等中药材,他们也不知种什么。如此往复,恶性循环。

三是投资客商大量抛售,最终导致中药价格出现严重下跌。目前,部分中药已经不单是农产品,已逐步变成了资本投资工具。近几年中药材价格大幅上涨,并不都是因为中药材短缺所造成。事实上,市面上的家种品种近些年基本上都呈现供大于求的局面,例如党参、当归、三七等,由于市价较高,农户收益较大,产区扩种面积成倍增加,一旦产新,其价格将会向下调整。但游资进入后,对中药材价格形成很大影响。价格疯涨的时候,我接待过卖菜刀的企业也来陇西收购党参。洪建雄哭笑不得。

洪建雄判断,这轮中药材价格调整周期将相当漫长,估计4年内都难以反弹至2012年的水平。以党参为例,目前其市场供需平衡点约为2.8万吨,但陇西今年10月的收成预计在5万吨,加之此前尚未消化的库存,党参的供给量已远远超过市场需求。

陈垣则从学术化视角进行解读。他认为,药材价格的波动周期和生产周期有关,药材的生长周期一般是2-3年,有的甚至是5-6年,药材价格的波动周期一般是生产周期的2.5倍左右,这是生产对价格的一种滞后反应。

陈垣表示,药材价格不波动是不可能的,但把涨跌控制在一定幅度之内则完全有可能。这需要政府的信息引导,并建立相应的仓储和预警体系。农民种植药材具有盲目性,对市场行情变化缺乏认识,亟须政府有关部门引导,国家应建立相应的信息服务体系,引导农民更为理性地种植。陈垣说,强化储备体系建设也是应对药材价格波动的有效措施,当药材价格低于成本价格的时候收购药材,储存下来,而暴涨时再抛售平抑价格。

下游企业影响不一

不过,党参、当归、三七等中药材价格走低,对医药上市公司来说是一大利好。

中药材价格去年暴涨的时候,很多企业停产,因为生产即等于亏损。国家发改委特邀研究员郭凡礼指出,目前中药材价格的下跌,可以缓解中成药企业的成本压力。

三七入药率非常高,大部分医药上市公司均不同程度采购三七。以昆明制药为例,其主打产品血塞通系列就是以三七为原料;云南白药也非常依赖三七,云南白药多款产品的主要原料之一就是三七。云南白药在最新公布的《投资者调研会议记录》中透露,公司2013年就判断到三七价格的下降趋势,对公司产品成本控制较为有利。云南白药一位高管透露了药企对中药材价格走势的心态,不少企业目前因持续看跌还在观望,等待最低价抄底。

2013年因三七价格高企,昆明制药等药企亦受到拖累。子公司金泰得药业股份有限公司受三七原料价格影响,销售计划未达年初制定的目标,亏损1536.63万元,较上年同期的净利润733.83万元,下降309.4%。昆明制药在2013年报中称。有券商机构分析,今年昆明制药将受益于三七价格的下跌。三七今年9月产新后,价格将下降,明年将继续下降,子公司金泰得药业有望扭亏。中信证券在研报中表示。

目前以三七为主要原材料的药品还包括众生药业的复方血栓通胶囊、中恒集团的血栓通注射液、白云山的复方丹参片和天士力的复方丹参滴丸等。无疑,作为一种重要的中药原材料,三七价格下跌将缓解相关下游制药企业的成本压力。

东阿阿胶、千金药业、九芝堂等企业则都拥有党参入药产品甚至自拥种植基地。一企业负责人表示,我们拥有二千余亩的中药材GAP基地,种植两大主原料党参、地黄,其中地黄基地已经通过GAP认证。这样做是为了从原料开始保障阿胶产品的药性、安全性和高品质。

相对来说,传统中药企业受益更大。郭凡礼认为,传统中成药企业原材料占其成本因素更大,受中药材价格变动影响更为明显。不过,一些库存较多的中成药企业可能会受到此轮暴跌的影响,因为个别医药企业的库存期甚至高达1-2年。

康恩贝董秘杨俊德表示:中药材价格下跌总体有利于医药公司,但也不能一概而论,具体要看产品的原料结构以及材料采购季节。因此,中药材降价对各个公司的业绩影响程度并不一样。

九芝堂董秘办工作人员则表示:整体上来说,中药材降价利好公司业绩,因为成本下降了。产品价格相对成本会有一定滞后,成本下降而产品价格暂时不变,销售毛利率相应会增加。不过,中草药价格的下降距今时间并不长,公司也不可能在短期内大量增加库存,估计短期内对公司的业绩并不会产生太大影响。

中药材降价对于缓解上市公司成本压力肯定是好事,但业绩的表现还要经过一段时间,且要看整体的库存政策和库存周期。瑞银证券医药分析师季序我指出。

也有医药行业研究员显得比较谨慎:中药材价格下降对上市医药公司总体影响有限。上市公司中对中药材价格变动比较敏感的公司并不多,对于一些库存消化能力较强的公司影响更是不明显。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