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螨剂超范围使用 引发索取赔偿官司

杀螨剂超范围使用 引发索取赔偿官司。杀螨剂超范围使用 引发索取赔偿官司。近日,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后溪镇的周力等29位白花蛇舌草种植户,匆匆来到衢江法院廿里法庭,要求郑某赔偿损失近7.6万元。
原来郑某系w品牌农药的推销商,该农药是一…
近日,浙江省衢州市衢江区后溪镇的周力等29位白花蛇舌草种植户,匆匆来到衢江法院廿里法庭,要求郑某赔偿损失近7.6万元。
原来郑某系w品牌农药的推销商,该农药是一种新型除草剂。据郑某介绍,该农药喷施以后,田里的杂草将全部被“封杀”,在喷施后的第5天便可播撒白花蛇舌草的种子,没有了杂草,白花蛇舌草就能无忧无虑地生长。
据悉,白花蛇舌草是一种祛风解毒的草药,人工种植一亩可产干的白花蛇舌草约350公斤,现行单价每公斤9元以上,后溪镇有不少种植户种此药材。在郑某的推荐下,不少种植户购买了w品牌的除草剂,用于田间除草。之后,再按照5天的间隔时间播撒了白花蛇舌草的种子,可是播完种子过了发芽期却不见发芽,愁坏了农户。经估算,有近50余亩白花蛇舌草不能发芽。
种植户们找到该除草剂推销商郑某。郑某告知,可将喷施过除草剂的地翻一遍再播种子。种植户们只好翻耕土地再播种白花蛇舌草,但此前造成的损失,种植户们认为应当由郑某承担,并认为每亩损失为1519元,含土地翻耕费160元、误工费1050元、种子费60元,基肥180元、除草剂55元、杀菌剂14元。
目前,廿里法庭已受理该诉讼请求。经有关部门调查分析认为,该品牌的除草剂作为白花蛇舌草田间除草剂属超范围使用,正在进行损失评估。

杀螨剂超范围使用 引发索取赔偿官司。杀螨剂超范围使用 引发索取赔偿官司。杀螨剂超范围使用 引发索取赔偿官司。杀螨剂超范围使用 引发索取赔偿官司。11月3日,衢江区后溪镇的周力等29位白花蛇舌草种植户,匆匆来到衢江法院廿里法庭,要求郑某赔偿损失近7.6万元。

杀螨剂超范围使用 引发索取赔偿官司。近日,在浙江省衢江区发生了一起起诉除草剂厂家的事件,据悉,当事人因为在白花蛇舌草田地喷施某品牌除草剂而导致作物不发芽,经调查此除草剂超出了白花蛇舌草的使用范围,目前正在索赔…
近日,在浙江省衢江区发生了一起起诉除草剂厂家的事件,据悉,当事人因为在白花蛇舌草田地喷施某品牌除草剂而导致作物不发芽,经调查此除草剂超出了白花蛇舌草的使用范围,目前正在索赔阶段
据郑某介绍,该农药喷施以后,田里的杂草将全部被“封杀”,在喷施后的第5天便可播撒白花蛇舌草的种子,没有了杂草,白花蛇舌草就能无忧无虑地生长。可是,结果却是种子压根没有发芽。
11月3日,衢江区后溪镇的周力等29位白花蛇舌草种植户,匆匆来到衢江法院廿里法庭,要求郑某赔偿损失近7.6万元。
原来郑某系w品牌农药的推销商,该农药是一种新型除草剂。据郑某介绍,该农药喷施以后,田里的杂草将全部被“封杀”,在喷施后的第5天便可播撒白花蛇舌草的种子,没有了杂草,白花蛇舌草就能无忧无虑地生长。
据悉,白花蛇舌草是一种祛风解毒的草药,人工种植一亩可产干的白花蛇舌草约350公斤,现行单价每公斤9元以上,后溪镇有不少种植户种此药材。
在郑某的推荐下,不少种植户购买了w品牌的除草剂,用于田间除草。之后,再按照5天的间隔时间播撒了白花蛇舌草的种子,可是播完种子过了发芽期却不见发
芽,愁坏了农户。经估算,有近50余亩白花蛇舌草不能发芽。
种植户们找到该除草剂推销商郑某。郑某告知,可将喷施过除草剂的地翻一遍再播种子。种植户们只好翻耕土地再播种白花蛇舌草,但此前造成的损失,
种植户们认为应当由郑某承担,并认为每亩损失为1519元,含土地翻耕费160元、误工费1050元、种子费60元,基肥180元、除草剂55元、杀菌剂
14元。
目前,廿里法庭已受理该诉讼请求。经有关部门调查分析认为,该品牌的除草剂作为白花蛇舌草田间除草剂属超范围使用,正在进行损失评估。

www.3659699.com,29户农户种植的白花蛇舌草被新型除草剂“封杀”,共损失2.8万余元。4月8日,在衢江法院廿里法庭调解下,被告郑某(新型除草剂的推销商)与29户农户分别达成了赔偿协议,并当庭履行了赔偿款。

原来郑某系w品牌农药的推销商,该农药是一种新型除草剂。据郑某介绍,该农药喷施以后,田里的杂草将全部被“封杀”,在喷施后的第5天便可播撒白花蛇舌草的种子,没有了杂草,白花蛇舌草就能无忧无虑地生长。

白花蛇舌草是一种祛风解毒的草药,可以人工种植,衢江区后溪镇有不少农户种植此药材。该草药播种前,得先清除田里的杂草。郑某系当地农药推销商,他向农户们推荐了一种新型除草剂,并告知,该除草剂喷施以后,田里的杂草将全部被“封杀”,且在喷施后的第5天便可播撒白花蛇舌草的种子。

据悉,白花蛇舌草是一种祛风解毒的草药,人工种植一亩可产干的白花蛇舌草约350公斤,现行单价每公斤9元以上,后溪镇有不少种植户种此药材。在郑某的推荐下,不少种植户购买了w品牌的除草剂,用于田间除草。之后,再按照5天的间隔时间播撒了白花蛇舌草的种子,可是播完种子过了发芽期却不见发芽,愁坏了农户。经估算,有近50余亩白花蛇舌草不能发芽。

不少农户信以为真,买了该w品牌新型除草剂,用于田间除草。之后,再按照5天的间隔时间播撒了白花蛇舌草的种子。可是,播下的种子过了发芽期却不见发芽,愁坏了农户。

种植户们找到该除草剂推销商郑某。郑某告知,可将喷施过除草剂的地翻一遍再播种子。种植户们只好翻耕土地再播种白花蛇舌草,但此前造成的损失,种植户们认为应当由郑某承担,并认为每亩损失为1519元,含土地翻耕费160元、误工费1050元、种子费60元,基肥180元、除草剂55元、杀菌剂14元。

农户们找到农药推销商郑某,他们又被告知,可将喷施过除草剂的地翻过来再播种子。农户们只好翻耕土地再播种白花蛇舌草。但此前造成的损失,农户们认为应当由郑某承担,每亩损失1519元。

目前,廿里法庭已受理该诉讼请求。经有关部门调查分析认为,该品牌的除草剂作为白花蛇舌草田间除草剂属超范围使用,正在进行损失评估。

去年11月3日,周某等29名白花蛇舌草的种植农户,先后来到衢江法院廿里法庭,要求郑某赔偿损失7.6万余元。其间,有关部门调查分析认为,w品牌的农药作为白花蛇舌草田间除草剂属超范围使用。

法庭立案受理后,委托价格评估公司进行损失评估,评估认为合计损失金额28676元。经廿里法庭、后溪镇司法所的共同努力,原、被告双方当事人于4月8日案结事了。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