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獐子岛拟计提2.78亿损失 深圳证交所追问是还是不是财务“洗大澡”

www.3659699.com 1

第1页:存货高企第2页:融资不断
短借长用第3页:溢价86倍收购云南公司第4页:监管层出手
10月31日,獐子岛发布三季报,将2011、2012年度底…第1页:存货高企第2页:融资不断
短借长用第3页:溢价86倍收购云南公司第4页:监管层出手

www.3659699.com 1

www.3659699.com 2

中新经纬客户端11月19日电
19日晚间,獐子岛(002069,股吧)发布公告回应监管问询。对于深交所“是否存在财务‘洗大澡’情形”的质疑,獐子岛表示,公司本次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拟核销与跌价准备金额的测算过程以及预计金额依据充分合理,不存在于2019年度多核销存货成本或多计提跌价准备等洗大澡的情形。此外,獐子岛提到,公司决定进一步压缩底播虾夷扇贝养殖面积。

10月31日,獐子岛发布三季报,将2011、2012年度底播虾夷扇贝账面成本合计7.35亿元予以核销,并计提2.83亿元存货跌价准备,计入资产减值损失。

热点栏目资金流向千股千评个股诊断最新评级模拟交易客户端

原标题:獐子岛拟计提2.78亿损失 深交所追问是否财务“洗大澡”

14日,獐子岛发布《关于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结果的公告》,称公司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27768.22万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690.86万元的90%,对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10月31日上午,獐子岛召开海洋牧场灾情说明会。

  獐子岛的四重财务迷雾:存货高企 短借长用 关联方占款
高溢价收购

獐子岛(002069)昨日发布公告称,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金额2.78亿元。深交所对此提出问询,要求公司对抽测扇贝情况、公司近年来虾夷贝多次发生大额减值情形等加以说明。

此后,深交所下发关注函,就多项问题对獐子岛提出质疑,包括:对虾夷扇贝死亡的判断依据是否充分、合理;在同一海域中平均亩产量产生较大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是否存在财务“洗大澡”的情形;是否存在破坏性采捕的情形等。

11月1日,招商基金和鹏华基金公告称,对獐子岛调整估值价格分别至12.52元和11.27元,獐子岛停牌前价格为15.46元。

  10月31日,獐子岛发布三季报,将2011、2012年度底播虾夷扇贝账面成本合计7.35亿元予以核销,并计提2.83亿元存货跌价准备,计入资产减值损失。  10月31日上午,獐子岛召开海洋牧场灾情说明会。

扇贝“暴毙”或致2.78亿损失

关于对虾夷扇贝死亡的判断依据是否充分、合理,獐子岛表示,公司此次抽测打捞上来的死亡虾夷扇贝表现为贝壳张开,部分扇贝软体部尚存,大部分软体部全部消失仅剩空壳,仅存贝壳间韧带且扇贝珍珠层光洁,判断扇贝为近期死亡。11月16日,有关专家对该事件进行现场调查时亦表示,扇贝为近期死亡。

11月3日,长海县政府同意免收獐子岛海域使用金3500万元。

  11月1日,招商基金和鹏华基金公告称,对獐子岛调整估值价格分别至12.52元和11.27元,獐子岛停牌前价格为15.46元。

11月11日晚间,獐子岛发布公告称,公司在近日进行的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存量抽测活动时发现,底播扇贝在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其中部分海域死亡贝壳比例约占80%以上。其中已抽测区域2017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不足2公斤;2018年存量底播虾夷扇贝平均亩产约3.5公斤,亩产水平大幅低于前10月平均亩产25.61公斤,公司初步判断已构成重大底播虾夷扇贝存货减值风险。

关于在同一海域中平均亩产量产生较大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獐子岛回应道,深海底播扇贝位置会随洋流流动等因素发生较为明显的变化,同一海域中平均亩产差异较大是客观真实存在的。从本次底播虾夷扇贝秋季抽测的具体区位位置及区块抽测亩产数据对比看,獐子岛南部海域抽测平均亩产相对最高;东部及东南部海域次之;北部及东北部海域平均亩产较差,部分区域基本全部死亡。

11月4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自查。

  11月3日,长海县政府同意免收獐子岛海域使用金3500万元。

11月13日晚间,獐子岛回复深交所称,尚未获知本次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相关分析工作正加紧进行,部分海域虾夷扇贝死亡情况可能将持续,并表示,扇贝是近期出现大比例死亡的,死亡时间距抽测采捕时间较近,此前信息披露真实、准确、完整,不存在隐瞒减值迹象的情况。

关于利用局部抽测数据推算存货核销与跌价准备金额的依据是否充分、合理,并量化说明推算的具体计算过程,以及是否存在财务“洗大澡”的情形,獐子岛表示,公司2019年秋季底播虾夷扇贝抽测点位设置分布均匀,按照底播虾夷扇贝分小区块养殖的实际情况,以各小区的平均亩产判断该小区是否核销存货成本或者计提存货跌价准备的方法合理,并非以局部抽测亩产数据测算存货核销与计提跌价准备。公司本次底播虾夷扇贝存货拟核销与跌价准备金额的测算过程以及预计金额依据充分合理,不存在于2019年度多核销存货成本或多计提跌价准备等洗大澡的情形。

11月6日,证监会表示正在就相关情况进行核查。

  11月4日,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自查。

昨日晚间,獐子岛发布《抽测结果公告》显示,目前在养的全部58.35万亩底播虾夷扇贝中,其中亩产过低,采捕变现价值不足以弥补采捕成本的海域面积39.07万亩,需核销成本1.96亿元;亩产较低,需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区域的面积13.9万亩,预计计提跌价准备金额8205.89万元;目前抽测亩产正常以及正在采捕作业海域面积5.4万亩。预计核销存货成本及计提存货跌价准备合计金额2.78亿元,约占截至2019年10月末上述底播虾夷扇贝账面价值3.07亿元的90%,对公司2019年经营业绩构成重大影响。

此外,深交所指出,近年来,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多次发生大额减值的情形,请结合公司历年实际采捕情况,说明公司是否存在破坏性采捕的情形,并充分评估公司所在海域是否适合进行虾夷扇贝养殖,未来是否还有继续投苗计划,未来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除了实地探访,要解开獐子岛8亿元扇贝的失联之谜,财务分析也可以提供一种解迷思路。

  11月6日,证监会表示正在就相关情况进行核查。

对此,獐子岛表示,相关分析工作正在加紧进行中。公司已协同有关政府部门组织海洋专家和科研机构,尽快至海洋牧场现场进行勘查并进行扇贝自然死亡原因分析,并及时公告相关调查分析结果。

獐子岛回复道,公司历年均按照采捕计划在指定的海域组织进行播苗和采捕生产,不存在破坏性采捕的情形。有关专家针对2019年11月初长海县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灾害情况进行了现场调查,召开专题会议并进行了研讨,对于此次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专家认为尚不能确定。可能涉及到养殖环境、病原感染等多种因素,具体原因有待于进一步深入研究。

流传甚广的私募机构上善若水在《又一个蓝田股份》的文章中认为,“近几年,獐子岛存货金额不断攀升,而且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表现欠佳,投资活动现金流出不断增加,公司现金主要靠筹资活动现金流支撑。”

  中国基金报记者 张佳

深交所连夜下发问询函

獐子岛表示,鉴于专家尚未确定本次底播虾夷扇贝大规模死亡原因,为进一步关闭海上敞口风险,公司决定底播虾夷扇贝由规模发展阶段向中试探索阶段调整,进一步压缩养殖面积至每年不超过10万亩(公司通常于每年10-12月份进行底播生产,2019年度原计划投入苗种量约为14亿枚
,因发生灾害情况,公司上述苗种目前进行暂养,将在听取专家意见的基础上进一步确定底播规模)。同时,除底播虾夷扇贝外,公司在其他产业及品种方面已具备了较好的盈利能力基础,公司认为未来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不存在重大不确定性。(中新经纬APP)

为什么经营欠佳却存货攀升?一位曾长期担任上市公司财务总监的私募人士及多位财务专家对中国基金报记者分析认为,獐子岛存货高企,此外公司在融资、关联方占用资金等方面令人生疑,还存在高溢价收购等问题。

  除了实地探访,要解开獐子岛8亿元扇贝的失联之谜,财务分析也可以提供一种解迷思路。

对于扇贝在半个月内“暴毙”,深交所两度下发函件,要求獐子岛对相关情况加以说明。

存疑一:

  流传甚广的私募机构上善若水在《又一个蓝田股份》的文章中认为,“近几年,獐子岛存货金额不断攀升,而且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表现欠佳,投资活动现金流出不断增加,公司现金主要靠筹资活动现金流支撑。”

11月11日,在獐子岛宣告扇贝大面积死亡的消息当晚,深交所下发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此次扇贝大面积死亡对公司业绩带来的影响;为何到11月7日才开始秋季测试;以及为何截至今年10月末公司底播虾夷扇贝并未出现异常情况,而如今短短半个月时间,公司的扇贝却出现了大面积的死亡。

存货高企

  为什么经营欠佳却存货攀升?一位曾长期担任上市公司财务总监的私募人士及多位财务专家对中国基金报记者分析认为,獐子岛存货高企,此外公司在融资、关联方占用资金等方面令人生疑,还存在高溢价收购等问题。

昨日晚间,在獐子岛表示扇贝大批量死亡将对2019年业绩构成重大影响后,深交所再度向獐子岛发关注函。

财务分析专家对本报记者称,獐子岛连续数年存货达20多亿元,又借了高达20多亿元的银行贷款,对于现金销售交易的养殖业来说,现金流不应该这么糟糕。

  存疑一:存货高企

根据关注函,深交所要求公司具体说明每个抽测区位打捞出的虾夷扇贝总重量、存活重量,对虾夷扇贝死亡的判断依据是否充分、合理;说明在同一海域中平均亩产量产生较大差异的原因及合理性;说明在不同区位抽测结果存在差异较大的情况下,利用局部抽测数据推算存货核销与跌价准备金额的依据是否充分、合理,以及是否存在财务“洗大澡”的情形;要求公司结合历年实际采捕情况,说明是否存在破坏性采捕的情形,并充分评估公司所在海域是否适合进行虾夷扇贝养殖,未来是否还有继续投苗计划,未来公司的持续盈利能力是否存在重大不确定性。

在獐子岛招股书中,底播虾夷扇贝属于在产品存货。

  财务分析专家对本报记者称,獐子岛连续数年存货达20多亿元,又借了高达20多亿元的银行贷款,对于现金销售交易的养殖业来说,现金流不应该这么糟糕。

对于自然灾害等影响存货资产安全的分析中,獐子岛表示,养殖海域一旦发生台风、风暴潮等自然灾害,或发生赤潮、溢油等环保事故,会影响到公司养殖产品的生存安全。但同时,獐子岛认为,“我国台风、风暴潮主要发生在南方海域”,在黄海北部海域发生的频率较低。

  在獐子岛招股书中,底播虾夷扇贝属于在产品存货。

而招股书内容显示,“底播在产品一般不会发生减值情况,公司各年底播海产品的亩产基本保持稳定;投入到产出的增值幅度较大,不存在减值的情形。”

  对于自然灾害等影响存货资产安全的分析中,獐子岛表示,养殖海域一旦发生台风、风暴潮等自然灾害,或发生赤潮、溢油等环保事故,会影响到公司养殖产品的生存安全。但同时,獐子岛认为,“我国台风、风暴潮主要发生在南方海域”,在黄海北部海域发生的频率较低。

农业公司存货核算一直是审计领域难题,而獐子岛存货占据总资产比例长期较高。2006年上市当年,存货占总资产比例仅为31%,2007年之后,存货就长期占据总资产的半壁江山。

  而招股书内容显示,“底播在产品一般不会发生减值情况,公司各年底播海产品的亩产基本保持稳定;投入到产出的增值幅度较大,不存在减值的情形。”

2006年年底,獐子岛存货金额为3.89亿元,两年半后,2009年6月存货金额超10亿元,又于2011年6月突破20亿元。至2014年6月,獐子岛存货金额达28.3亿元,经过本次核销后,9月底尚有16.96亿元。

  农业公司存货核算一直是审计领域难题,而獐子岛存货占据总资产比例长期较高。2006年上市当年,存货占总资产比例仅为31%,2007年之后,存货就长期占据总资产的半壁江山。

www.3659699.com獐子岛拟计提2.78亿损失 深圳证交所追问是还是不是财务“洗大澡”。值得一提的是,獐子岛2012年向审计机构支付112万元审计费用,与2006年50万元和2011年65万元年报审计费用相比,以平均水平计算费用涨幅接近1倍。而2012年獐子岛因“虾夷扇贝平均亩产大幅下降”致使第四季度亏损、全年净利润同比缩水八成。

  2006年年底,獐子岛存货金额为3.89亿元,两年半后,2009年6月存货金额超10亿元,又于2011年6月突破20亿元。至2014年6月,獐子岛存货金额达28.3亿元,经过本次核销后,9月底尚有16.96亿元。

  值得一提的是,獐子岛2012年向审计机构支付112万元审计费用,与2006年50万元和2011年65万元年报审计费用相比,以平均水平计算费用涨幅接近1倍。而2012年獐子岛因“虾夷扇贝平均亩产大幅下降”致使第四季度亏损、全年净利润同比缩水八成。

  存疑二:融资不断 短借长用

  獐子岛融资动作不断。2014年前三季度,獐子岛以借款方式取得现金超过34亿元,而公司上市以来借款现金年度均值仅12亿元,同时獐子岛融资结构令人关注。

  獐子岛2014年三季度资产负债表显示,短期借款和长期借款分别为26.82亿元、7.15亿元。对此,www.3659699.com獐子岛拟计提2.78亿损失 深圳证交所追问是还是不是财务“洗大澡”。海通证券认为獐子岛高度依赖短期债务,融资结构不甚合理,因为短期借款多为1年以内银行贷款,而獐子岛主营的底播增殖项目收获期为
3 年,“短借长用”加剧流动性风险致使公司高度依赖借新还旧。

  自2009年起,獐子岛根据会计准则开始披露借款费用资本化的金额,仅5年就涨了10倍。2007年后,底播虾夷扇贝归类为存货中消耗性生物资产,2009年至2013年獐子岛计入消耗性生物资产中的借款费用资本化金额,分别为937.99万元、1710.59万元、3485.45万元、9178.37万元、1.21亿元。

www.3659699.com獐子岛拟计提2.78亿损失 深圳证交所追问是还是不是财务“洗大澡”。  除了银行借款,獐子岛还发行过4期短期融资券,在债券市场累计融资18亿元。以起息日划分,2010年獐子岛首次发行短融5亿元,2012年3月和5月分别发行短融5亿元、4亿元,最后一次短融发生在2013年8月,融资4亿元今年8月已兑付。

  值得一提的是,獐子岛今年前三季度通过借款取得现金34亿元,与此同时,为偿还债务又支付现金22.76亿元,2013年更是借款32.8亿元但还债31.8亿元,此前数年的借款也大多用于归还债务。

  存疑三:关联方长期非经营性占款

  此次存货核销后,有投资者怀疑公司实际控制人长海县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挪用了资金,而獐子岛投资发展中心在大连当地开发住宅和商业地产。对此,獐子岛董事长吴厚刚予以否认,解释实控人主要通过质押獐子岛股份进行融资。

  一位私募人士表示,“农业企业贷款容易、利率很低,过去几年房地产和高利贷领域堪称暴利,公司贷款入账后再去对外放贷至少赚取10个点以上的利息收益。”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年度审计包括一份公司控股股东及其它关联方资金占用的专项审计,獐子岛存在过旗下地产公司非经营性占用獐子岛数亿资金的情况。

  这些公司大多采取了期间占用、期末归还的方式。2008年,大连獐子岛耕海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非经营性累计占用獐子岛2.02亿元资金,年末降至200.66万元;2009年,其再度累计占用1.8亿元,年末降至8681万元;2010年,其占用1.5亿元,年末前全部归还。

  2010年之后,耕海房地产再无出现。记者注意到,2010年11月15日,獐子岛与公司实际控制人签订股权转让协议,以现金方式将耕海房地产100%股权转让。

  2011年之后獐子岛集团(荣成)养殖公司成为占款大户,在2013年非经营性占用上市公司10.32亿元资金,年末归还下降至2.71亿元。荣成养殖首次出现在2011年专项报告中,当年非经营性累计占款3.33亿元、年末占款1.93亿元。

  存疑四:溢价86倍收购云南公司

  獐子岛旗下的可消耗性生物资产除了底播虾夷扇贝,还有鲟鱼。2013年专项报告首次出现云南阿穆尔鲟鱼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阿穆尔鲟鱼),该公司属于其它关联人及其附属企业,以委托贷款的形式非经营性占用獐子岛500万元资金。

  2011年,獐子岛投资1亿元获得阿穆尔鲟鱼20%股权,其中2000万元为转让价款,8000万元为增资款。根据其当时发布的资产评估报告,阿穆尔鲟鱼彼时账面资产总计为2622万元,所有者权益合计为481万元,但评估后的资产达到4.42亿元,股东全部权益价值达4.2亿元,评估增值率达8629.97%。而被重估的资产主要是存货(即鲟鱼)和长期股权投资。收购完成后,云南阿穆尔鲟鱼业绩连年下滑直至亏损。2011年至2013年,云南阿穆尔鲟鱼净利润分别为661万元、171.6万元、-234.13万元。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