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河南淇县多位村民被贷款 个人信用莫名上黑名单

4月22日,河南省鹤壁市淇县西岗村村民冯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他从未办过贷款,但却发现自己在淇县西岗农村信用社有一笔农户贷款,并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给人担保了一笔高…

山西省临汾市浮山县张庄乡城南村村民王思峰,今年8月底突然遭遇一场“债务”县信用联社张榜公告其欠信用社贷款2笔共5.8万元,限期归还。据王思峰回忆,公布的贷款用途是养殖业,而他根本不知道这回事。

当地信用社为了清除陈旧的死账,默许信贷员在年末向村民借钱,垫付信用社到年底仍无法收回的贷款,借以隐藏不良贷款。

4月22日,河南省鹤壁市淇县西岗村村民冯先生向《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反映,他从未办过贷款,但却发现自己在淇县西岗农村信用社有一笔农户贷款,并且在不知情的情况下还给人担保了一笔高达200万元的贷款。

和王思峰一样,该县城南村、寨上村、大卫村、前河村、小卫坡村共36户村民(部分查无此人)被冒名贷款,合计涉及资金95.83万元,村民们至今没有得到任何说法。

垫资还贷、冒名贷款等事件层出不穷,给农村金融带来极大的风险隐患。

此前,冯先生曾找到信贷员,却被告知:贷款人不承认,信贷员想不起来把这钱到底给谁了。

据媒体报道,2008年山西省组织的对全省农村信用社系统大量借冒名贷款进行清理工作中,曾发现借冒名贷款2.72万笔,涉及金额10.03亿元。其后山西省农村信用社联合社(下称山西省联社)加大了合规建设和案件防范力度,但基层信用社的借冒名贷款现象仍时有发生。

◤陕西农信社华县联社的蹊跷事儿,暴露出农村金融的风险隐患。

据了解,冯先生的遭遇并非个案,西岗乡张先生也莫名其妙地背上了贷款逾期的黑锅。据张先生爱人介绍:听说我们村和邻村好多人都有贷款,有的现在还没解决。

贷款乱象

冯新民从村民李喜盈眼前消失已经两个半月了。

河南农村信用社淇县联社范姓理事长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他们已经在公安局报案,公安局正在侦破,有关人员被刑拘过,至于贷款给谁用,正在落实。

2009年7月,城南村村民陈玉玲去张庄信用社领征地款时,被告知丈夫王安国还有笔贷款没有还,不能领款。“我就找他们主任,他好像知道些什么,问我真没贷过款?我说真没贷过,他就让我下去领钱了。之后也没再找过我。”陈玉玲回忆说。

李喜盈还记得2012年3月21日那天,在陕西省渭南市的一家小饭店里,几名便衣警察突然进来,随后带走49岁的陕西省农村信用社华县联社侯坊分社的信贷员冯新民。

身份证复印件有误?

今年8月,陈玉玲在村委会门口看到名为《关于限期归还农村信用社贷款的通告》中竟然还有王安国的名字,贷款金额是2.9万元,『民生网(微信ID:minshengwangcom)』,贷款用途是买农用车。

不久,冯新民被公安局正式批捕,其所经办的将近两百万元的垫资还贷、冒名贷款也浮出水面,卷入其中的数十名出资垫款的村民也索要无门。

冯先生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他2009退伍后得知,退伍军人可以申请5万元的贷款进行创业,可是当他把身份证拿到银行后却被告知,他名下有一笔9000元的贷款未偿还,由此被银行拉入了黑名单。

“通告写着的32个人名中有9个人我们村没有,也没有贷款用途中所说的农机运输和养殖业。”城南村村委会主任王长珍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他本人也莫名背了2.9万元的贷款。他靠在村里给别人帮忙,一个月收入不到2000元,真要还这钱压力很大。

事实上,冯新民的事件,只是暴露出当地农信社系统乱象冰山之一角。

冯先生提供的个人征信报告显示,他于2007年10月12日在淇县农村信用联社贷款9000元,该笔贷款于2008年10月10日到期,截至2011年8月尚未归还本金。除此之外,报告还显示他为一位名为李忠华的人担保了一笔200万元的贷款,仍有100万尚未归还。

浮山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李琰告诉记者,至少3名信用社信贷员涉嫌冒名贷款,分别是王振峰、王生龙、段海丽,36户38笔贷款中,23户24笔本人不知情,13笔查无此人,1笔人已死亡。“我们一直在初查,还没立案。贷款底单上只有签名和手印,什么证件、证明都没有。”

www.3659699.com,渭南一位金融人士还表示,目前农村金融的监管缺位,个别地方内控不严,造成垫资还贷、冒名贷款等事件层出不穷,不仅给农村中小金融机构信贷资金安全带来极大的风险隐患,而且已成为农村中小金融机构案件发生的主要诱因之一,需要及时疏导和应对。

冯先生称:我根本没有申请过贷款,再说贷款发放的日期我在部队。后来我报案了,公安局调取卷宗,贷款合同上的签名明显不是我本人签的,身份证复印件正面是我的,背面是其他的人。因为复印件背面的发证日期和我的身份证上发证日期不一致。

记者经过近10天的调查得知,山西临汾市下辖的翼城、洪洞也有类似的借冒名贷款或信贷员私存私贷现象。

被默许的垫资还贷

对于200万元的担保,冯先生更是表示,根本不认识李忠华这个人,更别提替他担保了。冯先生称当他找到办理贷款的信贷员时,信贷员竟然表示:我忘记把这钱给谁了。你问领导去吧。

在翼城县南唐乡南唐村,村民杜楠楠今年6月发现有人在去年8、9月用他的身份证信息在桥上信用社贷款10万元,还给杜楠楠捏造了假结婚证,担保人也是一对假夫妻。“我不知道他们是如何获取我的身份证信息的,我10月8日刚领了结婚证。公安局经侦大队来调查过。”

堵信用社的窟窿,就是华县民间所谓的垫资还款当地信用社为了清除陈旧的死账,默许信贷员在年末向村民借钱,垫付信用社到年底仍无法收回的贷款,借以隐藏不良贷款。过完春节后再让信贷员将借款归还村民。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就此致电河南省鹤壁市淇县西岗乡农信社办理此笔贷款的张姓信贷员,电话一直处于关机状态。该农信社另一员工却表示:确实不是他本人贷的,这个事已经解决了,他的不良信用记录已给他消除了,这事和他没关系了。

翼城县桥上镇大阳院村村民段元虎2008年将自己的身份证及5000元入股费一起交给了中间人,让其转交给翼城县桥上信用社,希望能在桥上信用社贷到款。结果苦等一年,也没有等到一分钱的贷款。最后他在信用社查到自己名下有45000元的贷款。段多次找信贷员宋海荣想弄清楚事情原委,可这位信贷员避而不见,最终信用社内部处理,宋海荣调离桥上信用社。

时间回到2008年12月。李喜盈当时借了4万元钱给同村的冯新民,月息1分2,约定次年春节后归还。另一位认识冯新民才几天的叶淑娟,也被冯要求借70万块钱用来堵信用社的窟窿。

冯先生也证实,目前农信社已经消除了他的不良信用记录。2012年12月底,我又去央行打印了一份个人征信报告,上面贷款记录和逾期记录都已经没有了。我要不找他们,他们肯定不会给我消除的。

记者联系翼城县公安局经侦大队大队长李俊峰,他说没有接到上述两个事情的报案。

冯新民所说的堵信用社的窟窿,就是华县民间所谓的垫资还款当地信用社为了清除陈旧的死账,默许信贷员在年末向村民借钱,垫付信用社到年底仍无法收回的贷款,借以隐藏不良贷款。过完春节后再让信贷员将借款归还村民。

多人曾被贷款

管理乏力

叶淑娟在华县经营了十多年的资金生意,经常跟信用社打交道,非常熟悉信用社的这套堵窟窿做法。据她介绍,除了历史的坏账外,信用社信贷员年初放出去的贷款到年终经常无法收回,信贷员往往通过私人关系从民间拆借资金,填补这部分窟窿;到了来年年初,信用社会向原有的贷户发放新一年的贷款,这部分新发放的贷款转而回到民间放款人的手里。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这样的事在鹤壁市淇县西岗农村信用社并非个案。当地村民张先生也曾有过类似的遭遇,虽然他们名下有贷款,但是农信社从未催收和告知过,都是去银行办理贷款业务才发现有不良信用记录。

山西省部分信用社为何频发借冒名贷款问题呢?

这不是冯新民第一次垫资还贷,自从2006年成为华县信用联社侯坊分社信贷员后,每年年末,冯新民都会照例登门借款,这笔钱用于垫付信用社平账。到次年春节后,再将信用社新发放的贷款还给村民。

张先生的爱人表示:听说我们村和邻村好多人都有贷款,有的现在还没解决。

据山西信用社系统的一位不愿具名的高层管理人员透露,信用社存款任务压力太大,加之管理混乱是发生借冒名贷款问题的根本原因。在山西,一些县级农信联社在评定信用户时无视上级有关规定,借口“自己的生意自己做,自己的事情自己办,别人不可靠”,将“聘请村干部、村民代表、大学生村官参与”的信用户评定方式弃置一边,私下搞“信贷员独立评定”,而该信贷员仅仅照抄以前资料,用手中之笔随意划定信用等级。更为令人不可思议的是,有的联社主任面对信贷员独立评定的信用等级,既不审资料也不看报告,放任信贷员刻盖自己名章,代签自己姓名,使信用评级流于形式。

冯新民早先都能按时在年后向村民偿还本息。在村民心中,他一直诚实、能干。李喜盈说,我们一个村的,新民需要用钱,大家自然都会帮一把。

河南农村信用社淇县联社范姓理事长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我也是刚调到鹤壁工作,我们已经在公安局报案了。公安局正在侦破,有关人员被刑拘过。贷款给谁用正在落实,谁办理的,我也不知道当时怎么办理的。

今年6月,永济市联社为完成存款任务,利用该月最后两个工作日,集中向本单位员工及员工亲属发放无真实用途的保证贷款208笔、1.7亿元,又以月末集中发放贷款次月初归还的方式,用于虚增存款,到7月3日,该市各项存款比6月底下降2.5亿元。事发后,永济市联社3名负责人被停职检查,违规贷款被责令全部收回。

这是信用社的潜规则做法,领导也默许。冯新民妻弟史进民告诉南方周末记者,这样既能完成上级下达的信贷任务,盘活呆滞款,又能提高自己的工作业绩,争取上级的肯定。

至于农信社是如何获取村民的身份证复印件等资料,贷款的资金去了哪里,到底有多少村民被贷款等这些问题,范理事长称:我也不知道,我才调到鹤壁工作。

即使这样,山西省信用联社仍然坚持年初制定的存款任务,并要求“今年的欠账要累加到明年,直到相关领导人调整”。

据陕西省联社渭南市办事处一位内部人士介绍,当时每年由省联社下达到地方的清理不良资产的任务达到上亿元,指标再被下放到各基层分社。因此,信用社基层分社负担着清收不良贷款的沉重压力。

不过,当被问及范理事长是否刚调任此处时,河南农村信用社淇县联社办公室一位工作人员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已经在这儿工作好几年了。

山西省信用联社主任邢亮喜在今年6月23日召开的一个会上公开讲,联社近期对运城市两个基层联社主要领导内控管理不严、有章不循、屡查屡犯的问题进行了纪律处分,这是联社2005年成立以来第一次对违规违纪人员采取组织措施,“以往,都是等到违法了,成了烂账才处理。”

为完成清除死账的任务,各基层分社也就允许信贷员垫资还贷。另一位已从华县信用联社辛庄分社辞职的信贷员也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在当地,这种行业潜规则从2004年就已开始盛行,私底下为了完成任务,这一伙都借钱了。信用社不管内勤外勤,是个人都知道这事儿。

至于为何该信用社频频发生农民被贷款的情况,上述理事长表示,都已经向公安局报案了,牵涉的信贷员都被开除了。

此外,山西各级信用社的风险合规工作也存在问题。2009年,山西省信用联社下文提出3年内风险合规工作要有机构、有人员,但记者采访时发现,3年即将到期,一些县联社尚未设立独立的风险合规部门,仅仅挂靠在风险资产管理或稽核等部门。

但在2009年初风向急转,县联社对垫资还贷收紧了政策。华县信用联社监察室党纪朝对南方周末记者说,我们发现这种借钱还贷的苗头,多次在会议上三令五申,不准垫资还贷。

整治难题

这对冯新民来说是噩耗,这意味着,他之前向亲朋好友和同村村民筹集的百余万借款,已经划给侯坊分社信用分社用于平账,现在这笔百余万借款无法像以前那样在春节后贷出来,再返还给出借的村民。

根据银监会关于再次全面清理借冒名贷款的要求,为彻底澄清全省农信社借冒名贷款底数,锁定贷款余额,山西省联社从今年4月1日开始在全省农信社再次开展了借冒名贷款的自查工作。记者到山西省联社采访,希望了解自查情况,联社办公室主任聂宏伟说随后提供材料,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没有收到任何信息。

南方周末记者所获得的冯新民被拘捕前留下的垫资情况明细表及信用社出具的收回贷款凭证显示,冯新民从民间借贷偿还贷款共计183万余元,其中包括向李家村23户村民借款105.2万余元,这大多是村民数年的积蓄。

不过聂宏伟告诉记者,山西的农村信用社近年来发展迅猛,截至上月底,省联社资产达5400多亿元,存款3500多亿元,贷款2200多亿元。同时,他们积极推进股份制改造,截至目前,该省已经有8家农信社先后获得中国银监会批准组建农村商业银行,其中,临汾市尧都区、晋中市灵石县、忻州市五台县农村商业银行已经挂牌营业。虽然这样,但山西农村信用社在全国的相关排名至今还是倒数几位。

李喜盈在内的23户村民,在2009年春节后就再也拿不回他们出借的一百多万借款。村民们认为,这笔钱就躺在侯坊信用分社的账上,但追回欠款的希望渺茫。

“省政府是队长,银监会是裁判。信用社在银行业中属于弱势群体,在落后的环境中发展很困难,加之历史上管理体制多变、现实中政府支持力度不够等原因,问题不少,解决问题的难度也不小。”聂宏伟表示,“我们服务的主要对象是中小企业和农户,你让我们像正规银行对大企业一样那样规范,很难。”

南方周末记者调查发现,垫资贷款是当地农信社系统普遍存在的现象,除了冯新民借款23户外,侯坊信用分社另一位信贷员饶永孝也为了平账,共借款六十余户,涉及垫资贷款的金额在200万元左右。

【www.3659699.com】河南淇县多位村民被贷款 个人信用莫名上黑名单。原辛庄分社信贷员王齐也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他在2008年负责的四五十万贷款无法收回,当时信用社叫我借钱还,说你要把款收回来才能上班。但王齐因无法完成垫资还贷任务而辞职。

做资金生意的叶淑娟也透露,早在2006年底她就曾以5分利息出借二十多万给华县信用联社城区营业部的信贷员用以给信用社堵窟窿,两个月后对方如数归还。直到数周前,叶淑娟还收到华县信用联社大明分社副主任的电话,要求借款20万元,用途是完成不良贷款清收任务。

饶永孝曾向村民透露,因政策收紧而承担上百万元债务的信贷员共有108名。数名当地人士均向南方周末记者证实,深陷债务危机的信贷员至少占总数的八成。而华县信用联社提供的数据显示,华县联社全县信贷员最多时达到一百多名,后来降到八十多名。

当地金融人士声称,被用作填补信用社不良贷款的民间垫资还贷的资金超过5000万元。不过,陕西省农村信用社华县联社方面否认了这一数字,并向南方周末记者答复称:垫资还贷仅是信贷员个人行为,与信用社无关。

李喜盈和被涉及的同村村民则表示,希望信用社能早日归还村民的血汗钱。

牵扯出来的冒名贷款

垫资还贷还牵扯出冒名贷款,在华县当地频频发生,这是农村金融安全的另一颗毒瘤。

2009年收紧垫资还贷政策后,冯新民等信贷员遭到债主逼门讨债。东躲西藏的冯新民和饶永孝,多次通过私人关系找到省联社要求解决债务,却无功而返。

2011年10月,因躲避债务而长期未到信用社上班的冯新民被信用社辞退。2012年3月,冯新民则因涉嫌违反国家规定发放贷款被公安机关带走。这又牵扯出冯新民经手涉及三十多万元的冒名贷款案。

所谓冒名贷款,就是利用别人的名义向银行申请贷款,其特有的虚假性和欺骗性,掩盖了贷款质量的真实性,是农村金融机构信贷资产的重要隐患之一。

【www.3659699.com】河南淇县多位村民被贷款 个人信用莫名上黑名单。冯新民所涉冒名贷款的主要案情是:2008年8月,由尹建青和谷峰(查无此人)担保,惠家村村民张会从侯坊信用社贷出34.3万元,而25岁的张会是一名残疾人,常年卧病在床,对这笔贷款并不知情,实际领用这笔贷款的人是尹建青。

尹建青在这之前还发生一起冒名贷款事件,侯坊王里渡村村民周娟娟以假房产证抵押贷出13万元,而实际用款人则为周娟娟丈夫的弟弟尹建青。

【www.3659699.com】河南淇县多位村民被贷款 个人信用莫名上黑名单。据一位接近案件的知情人士介绍,2008年7月尹建青利用侯坊信用社整合贷款之机,向冯新民提出能否将自己名下的贷款整合于他人名下,冯新民表示同意,并答应尹建青在归还信用社前期贷款后,还可以在该社重新贷款。

如果把尹建青贷款整合到张会名下,张会必须到场,但张会实际上没有到场,他们在张会的照片上压了一张别的照片合成了新的身份证。冯新民以为那个人就是张会,但实际上不是张会。华县信用联社监察室党纪朝说。

在冯新民被以涉嫌违反国家规定发放贷款罪批捕后,尹建青也以涉嫌骗取贷款罪被拘留,但尹并不承认取走了这34.3万元。而当案件转移至检察院后,尹建青的儿子向检察院上交了40万余元,尹得以暂时释放并被监视居住。冯新民则仍被关押在华县看守所。

冯新民妻子史芳侠则认为冯新民很冤,因为在冒名贷款案中,冯新民只是经手人,只能负次要责任,大部分贷户都是侯坊信用分社主任马亚峰介绍的,尹建青也是马亚峰介绍来的,主要负责人是马亚峰,你想一个员工不听老板的能行不?

【www.3659699.com】河南淇县多位村民被贷款 个人信用莫名上黑名单。华县信用联社监察室党纪朝则对南方周末记者称,对马亚峰的处理办法是早就免职了,并以我们也联系不上为由拒绝提供马的联系方式。但事实上,华县联社内部工作人员证实,马亚峰仍在县联社新成立的清收大队上班。

在华县,如果想从信用社贷款,一般需要支付给信贷员10%的回扣。冯新民在这些信贷员当中似乎是个异类。经他办理获得贷款的受访者对南方周末记者表示,冯新民老实、口碑不错、没听说他拿过回扣。

冯新民家人还认为,冯被抓起来是被信用社报复。党纪朝对此称,冯新民是由被冒名的张会家属举报到有关部门。但经侦大队及检察院的办案人员均向南方周末记者记者证实,2011年11月23日到公安机关报案的是华县信用联社,而非当事人张会家属。

谁出风头就逮谁,吓得我,电话里头都不敢说现在联社采取的就是抓和关的办法,一抓一关,就没有人告了。冯新民原来的同事,52岁的侯坊信用社信贷员饶永孝,在电话里战战兢兢地说。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