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少林寺诉政府索门票分成 要求付出近5000万元的门票分红款

www.3659699.com ,少林寺与政府部门的门票官司引发争议。南都记者 孙旭阳 摄 南都记者 孙旭阳
发自河南登封 9月20日早上7时20分左右,在嵩山少林寺塔林的围栏外,几名穿…
少林寺与政府部门的门票官司引发争议。南都记者 孙旭阳 摄

少林寺起诉嵩管委门票纠葛背后:港中旅抽51%

919wan独步天下

  少林寺诉政府索门票分成。上一年年底,河南嵩山少林寺向郑州市中级法院提申述讼,状告登封市嵩山景色名胜区办理委员会(下称嵩管委)违约,要求后者付出近5000万元的门票分红款,以及推迟付出违约金200多万元。

南都记者 孙旭阳
发自河南登封9月20日早上7时20分左右,在嵩山少林寺塔林的围栏外,几名穿着僧衣的男子拉着质问“少林寺门票70%去哪了”的横幅,向嵩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下称嵩管委)讨说法。

少林寺的门票纠葛:地方政府抱怨见释永信,得看他心情

官网:

  

两条横幅很快被景区保安收走。30多年来,少林寺僧人的最新一次维权草草结束。但这所千年古刹与政府管理部门之间的恩怨,即将在法庭上做一次阶段性的了断。去年年底,少林寺将嵩管委告上法庭,称后者从2011年1月到2013年10月,共拖欠寺方将近5000万元的门票款。

围绕门票收益分配,少林寺和地方政府之间再起纠葛。

独步天下:

  少林寺称嵩管委赖账

佛门清净地卷入世俗官司难免引发争议。事实上,从陕西法门寺开始,近年来寺庙与地方政府以及政府授权的开发公司间的矛盾时有发生。自上世纪70年代末恢复宗教政策起,绝大多数寺庙道观在被列入文物保护目录的同时,也成为可资收费的旅游景点,被地方政府视作一种产业。宗教与权力,文物与商业的冲突,亟待寻求一条解决之道。最近有媒体报道称,寺庙或将取消门票,这会是一个美好愿景吗?

9月20日一早,嵩山少林寺塔林外,几名穿着僧衣的男子在求真相,“嵩管委分得少林寺门票70%去哪儿了?”诉求虽直指嵩管委,但藏身嵩管委背后的香港中旅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亦未能避嫌。

沉思在幻想里,919wan《独步天下》小火马

  少林寺在上一年11月提交的一份民事申述状中称,2009年12月30日,该寺同嵩管委签定协议书,约好由嵩管委统一办理嵩山少林寺景区门票的运营事务;少林寺依照每人次30元分得门票收入。除此之外,少林寺不担负其他费用;嵩管委担任将收入按月付出给少林寺。

秘而不宣的官司

嵩管委的全称是嵩山风景名胜区管理委员会,是登封市政府的派出机构,统筹管理包括少林寺景区在内的登封众多旅游景点。

919wan独步天下组队副本多少级可以玩,有什么奖励,下面小编为大家介绍一下吧!

  少林寺方面以为,自协议书签定后,少林寺一向依约合作嵩管委对景区的运营办理工作,但嵩管委并未依照两边的约好及时、足额地付出原告应得的门票分红款项,并长时间拖欠。少林寺方面称,据他们的计算,从2011年1月到2013年10月,嵩管委共拖欠少林寺门票分红款共计人民币4970万余元,以及推迟付出违约金232万余元。

这场官司本来很低调。少林寺向郑州市中院提交的民事起诉状,落款于2013年11月18日。“他们正式向法院起诉,就在起诉状写好一个星期左右。”嵩管委方面的代理律师称。

事实上,少林寺和嵩管委之间围绕门票分配的争端早在去年底就已上诉至郑州中院。少林寺要求嵩管委支付4970万余元的少林寺景区门票分成款,并支付延迟违约金232万余元。作为被告的嵩管委则以“无可奈何”、“无理取闹”来形容对方,并表示,“该承担的责任承担,不该承担的交给法律解决”。

少林寺称嵩管委赖账

  法院领先行了调停,让两边洽谈处置。少林寺一位内部人士称,由于两边底子谈不拢,调停很快归于失利。要是能说和,还用闹上法庭吗?而嵩管委方面的代理人也证明调停失利,并泄漏本案正本应在本年4月份就开庭审理,但因故延迟,至今不决开庭日期。

在此后的10个月里,这场官司一直不为外人所知。郑州中院首选的审理方案就是调解,为此还将原定于今年4月份的开庭延后,至今未定日期。

虽然是法庭上的对手,但两者在谈起拿走门票大头的港中旅时,都颇有微词。一位不愿具名的少林寺工作人员表示,此次起诉嵩管委不仅是“讨债”,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

少林寺在去年11月提交的一份民事起诉状中称,2009年12月30日,该寺同嵩管委签订协议书,约定由嵩管委统一管理嵩山少林寺景区门票的经营业务;少林寺按照每人次30元分得门票收入。除此之外,少林寺不负担其他费用;嵩管委负责将收入按月支付给少林寺。

  门票款统计口径不一

“双方没有对话的基础。”嵩管委一位官员曾旁听调解会,“少林寺说我们拖欠四五千万元票款,我们一分钱也不认,怎么谈?”

少林寺和嵩管委围绕门票分成的争议已不是第一次,但以往多通过协调解决,此次对簿公堂还是第一次。

少林寺方面认为,自协议书签订后,少林寺一直依约配合嵩管委对景区的经营管理工作,但嵩管委并未按照双方的约定及时、足额地支付原告应得的门票分成款项,并长期拖欠。少林寺方面称,据他们的统计,从2011年1月到2013年10月,嵩管委共拖欠少林寺门票分成款共计人民币4970万余元,以及延迟支付违约金232万余元。

  嵩管委与少林寺于2009年12月30日所签协议书证明,其时河南省政府和郑州市政府都参加了和谐。该协议书约好,嵩管委和少林寺依照少林景区票面价格每人次100元实施分配,少林寺分得每人次30元,含常住院(少林寺主体)、达摩洞、塔林和初祖庵景点,不担负其他费用,且按月付出。

少林寺方面也认为没必要调解。释永信的一位下属告诉南都记者,如果调解可以解决问题,少林寺就不会打官司了。他认为,在过去的30多年里,少林寺对于与官方的矛盾,要么忍受,要么通过释永信和僧人上访来解决,都不是长久之计。

根据少林寺在去年底向郑州市中院提交的起诉书称,双方于2009年12月30日签订协议书,约定由嵩管委统一管理嵩山少林寺景区门票的经营业务;少林寺按照每人次30元分得门票收入。

“法院先进行了调解,让双方协商解决。”少林寺一位内部人士称,因为双方根本谈不拢,调解很快归于失败。“要是能说和,还用闹上法庭吗?”而嵩管委方面的代理人也证实调解失败,并透露本案本来应在今年4月份就开庭审理,但因故拖延,至今未定开庭日期。

  在这份协议中,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代表寺方签字,赞同将少林称号无偿用于嵩管委在郑州合资注册的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行有限公司称号上。依据其时媒体报道,上市公司港中旅介入嵩山景区开发和运营后,少林寺被迫卷入了一场上市风云。

少林寺在起诉书中称,2009年12月30日,原告少林寺同被告嵩管委签订协议书,约定由嵩管委统一管理嵩山少林寺景区门票的经营业务;少林寺按照每人次30元分得门票收入。除此之外,少林寺不负担其他费用;嵩管委负责将收入按月支付给少林寺。

但在少林寺看来,嵩管委并未按照双方的约定及时、足额支付原告应得的门票分成款项,并长期拖欠部分款项。根据少林寺的计算,2011至2013年10月间,嵩管委共拖欠门票分成款4970万余元,及232万余元的延迟支付违约金。在附加诉讼请求中,少林寺以嵩管委严重违约为由,要求解除双方在2009年底签订的协议。

门票款统计口径不一

  少林寺申述嵩管委,首要由于两边对上述协议条款的了解不同,对门票分红的计算口径也纷歧样。少林寺首要按实际进入景区观赏人次计算,嵩管委则在给少林寺的门票款分红中,对享用50元票价的有些散客票价收入,对应折半,只交给少林寺15元,并且免票的人数也没有给少林寺分红。

少林寺认为,自协议书签订以来,少林寺一直依约积极配合嵩管委对景区的经营管理工作,但嵩管委并未按照双方的约定及时、足额支付原告应得的门票分成款项,并长期拖欠部分款项。根据少林寺的计算,嵩管委2011年全年拖欠门票分成款1301万余元,2012年全年拖欠1473万余元,2013年1月至10月共拖欠2135万余元,总计拖欠4970万余元,并产生了232万余元的延迟支付违约金。

过往风波中一向沉默的嵩管委,这次罕见地爽快回应。据参与过调解的嵩管委宣教科科长刘少伟回忆,到法院之前还有些紧张,在看到双方律师交换的证据之后,心情放松下来。“两边的律师就那点鸡毛蒜皮的事情,争论了两个多小时。我觉得没意思,就出去了。”

嵩管委与少林寺于2009年12月30日所签协议书证实,当时河南省政府和郑州市政府都参与了协调。该协议书约定,嵩管委和少林寺按照少林景区票面价格每人次100元实行分配,少林寺分得每人次30元,含常住院、达摩洞、塔林和初祖庵景点,不负担其他费用,且按月支付。

  依照国家政策,有些游客需求免票,景区一分钱都没收,怎样跟少林寺分?嵩管委方面一位人士表明,景区进入多少人,都享用什么票价政策,有专门的网络系统实时计算。

少林寺在诉状中强调,门票收入分成是少林寺最重要的收入来源,也是少林寺维系日常僧众生活支出、开展佛事活动、保护千年古寺、弘扬和发展少林文化的经费保障。嵩管委的拖欠,已经严重影响到上述事项的正常进行。

在他看来,“针对这起官司,我们之间的分歧之一是港中旅登封公司纳税问题。”据刘少伟介绍,港中旅登封公司从成立至今,缴纳税项均以所辖景区门票收入总额作为纳税基数,全额上缴,再以税后额分成。

在这份协议中,少林寺方丈释永信代表寺方签字,同意将“少林”名称无偿用于嵩管委在郑州合资注册的“港中旅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名称上。根据当时媒体报道,上市公司港中旅介入嵩山景区开发和经营后,少林寺被动卷入了一场“上市”风波。

  分红争执由来已久

在附加诉讼请求中,少林寺以嵩管委严重违约为由,要求解除与嵩管委2009年12月30日签的协议,这意味着少林寺将脱离景区“单干”。

少林寺方面则认为,早在1989年国家税务局就有“寺庙所售门票收入免征营业税”的规定。据此,少林寺的分成部分不应纳税。“双方更大分歧还存在于分成方面。”刘少伟说。

少林寺起诉嵩管委,主要因为双方对上述协议条款的理解不同,对门票分成的统计口径也不一样。少林寺主要按实际进去景区参观人次计算,嵩管委则在给少林寺的门票款分成中,对享受50元票价的部分散客票价收入,对应减半,只付给少林寺15元,而且免票的人数也没有给少林寺分成。

  少林寺方的代理律师通知南都记者,鉴于该案尚未开审,不方便承受采访,但原告律师团队已拟定了一套诉讼计划,将在接下来实施。嵩管委方的代理律师表明,依据他收集的各种文书依据和有关法令法规,少林寺的诉讼理由并不建立,但当前他尚不能揭露回答少林寺的诉求,都交法令路径处置。

各有各的算法

目前,关于少林寺景区分成依据有两份,一是2005年5月8日登封市人民政府下发的《关于少林景区门票管理有关问题的协调办公会议纪要》,二是2009年12月30日嵩管委与少林寺签署的关于少林景区门票收入分成的《协议书》。

“按照国家政策,有些游客需要免票,景区一分钱都没收,怎么跟少林寺分?”嵩管委方面一位人士表示,景区进去多少人,都享受什么票价政策,有专门的网络系统实时统计。

  建立于1984年的嵩管委,依照河南省和郑州市的规则,作为登封市政府的派出机构,办理以少林寺景区为中心的嵩山景色名胜区域。这些年,嵩管委与少林寺对立接连不断。早在2005年5月,两边就因门票疑问洽谈,商定了依照票面价100元,少林寺分30元的规范。以后6年里,少林寺一向以为嵩管委拖欠门票分红,屡次向上反映。

在少林寺内部人士看来,2009年12月30日,少林寺与嵩管委签订的协议书很像一份城下之盟。在此3天前,港中旅已经与登封政府旗下的嵩山少林文化旅游公司共同成立了新公司,名为港中旅(登封)嵩山少林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下简称“港中旅”),注册资金1亿元,港中旅以现金出资,占51%股份,登封市政府则以经营性资产和部分现金合作,占股49%。

两份文件明确规定了各方在全价、一日游、团队和政务接待等票种上的分成规则,但全免即政策性免票和半价票两项未被明确,如今成为双方争执的焦点。

分成争执由来已久

  2011月11月,郑州市多个部分还因释永信的反映,建立联合调查组,担任和谐处置此事。最终,登封市政府拨付少林寺1500万元,了结了从2005年到2010年的旧账

在政商合作大局已定的情况下,少林寺在谈判桌上已经没有太多余地。“政府招商港中旅,没征求过少林寺的意见。”一位接近释永信的人士称。接着,少林寺又被卷入了一场“被上市”风波。

以2011年为例,少林寺将政策性免票和半价票都计成30元,各项分成合计应为5911.8万元;嵩管委则把半价票依据30%的分成原则算为15元,政策性免票一项给少林寺的分成为零,各项分成合计实为4959.8万元。

少林寺方的代理律师告诉南都记者,鉴于该案尚未开审,不便接受采访,但原告律师团队已拟定了一套诉讼方案,将在接下来实施。嵩管委方的代理律师表示,根据他搜集的各种文书证据和相关法律法规,少林寺的诉讼理由并不成立,但目前他尚不能公开回应少林寺的诉求,“都交法律途径解决”。

少林寺与嵩管委当时签订的协议书约定,甲方嵩管委统一管理嵩山少林景区门票的经营业务,按照少林景区票面价格每人次100元实行分配,乙方少林寺分得每人次30元,少林寺常住院(少林寺主体)、达摩洞、塔林和初祖庵景点不负担其他费用。嵩管委按照“现行支付方式”按月支付给少林寺。

少林寺共计算了2011年全年、2012年全年和2013年1月-10月的门票分成款分歧金额,也就是向嵩管委索赔的4970万余元。

成立于1984年的嵩管委,按照河南省和郑州市的规定,作为登封市政府的派出机构,管理以少林寺景区为核心的嵩山风景名胜区域。近年来,嵩管委与少林寺矛盾接连不断。早在2005年5月,双方就因门票问题协商,商定了按照票面价100元,少林寺分30元的标准。之后6年里,少林寺一直认为嵩管委拖欠门票分成,多次向上反映。

“双方主要是对门票分成的统计不一样。”嵩管委宣传科负责人告诉南都记者,按照少林寺的统计,政策性半价和免票的人次,嵩管委都得按照100元全价票的三成来与少林寺结算。而且,少林寺也拒绝景区经营部门在门票分成款中预扣相对应的税款。

2011年11月,双方门票在分成款方面的矛盾公开化。郑州市多个部门因此成立联合调查组。联合调查组与嵩管委、少林寺双方多次沟通提出意见建议:政策性免票不计入分成;半价票按票面面值的30%计算分成。

2011月11月,郑州市多个部门还因释永信的反映,成立联合调查组,负责协调处理此事。最后,登封市政府拨付少林寺1500万元,了结了从2005年到2010年的旧账

嵩管委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在整个涉案期不足3年的时间内,少林寺共实得门票分成款1.4128亿余元。少林景区政策性免票,2011年为20万余人次,2012年为26万余人次,2013年1月至10月则接近21万人次。这些人次,少林寺都不会得到门票的分成。而享受半价票的人次,少林寺的分成款也对应减半为15元。据统计,享受半价票者,2011年为22万余人次,2012年为28万余人次,2013年1月至10月,为34万余人次。

同年11月,郑州市委常委、副市长牵头召集登封市市委书记、市长,少林寺方丈释永信和嵩管委负责人,召开少林寺门票分成问题协调会。会议议定:关于所欠旧账问题,登封市政府“拨付”少林寺1500万元。不过,联合调查组针对门票款分成的意见建议并未形成具体规定,问题实质上也未获正式解决。

独步天下中,等级达30级或以上的玩家可从游戏上方的“组队副本”进入组队大厅,每天仅有三次机会。

除了上述庞大的享受政策性减免票价的人数外,少林景区的所有门票收入均需按国家税法规定进行全额纳税,其中营业税为门票收入的3%,再加上城建税、教育费附加以及地方教育费附加,总纳税比例超过了门票收入的3.3%。

该案目前已完成诉讼双方证据交换。郑州市中级人民法院表示,法庭正在努力调解,一旦调解失败,将尽快审理,择期宣判。

919wan独步天下

嵩管委负责人解释说,政策性免票以及半价票,政府都有明文规定,“我们没有收到钱,怎么跟你少林寺分?”至于门票收入的税收,如果偷漏的话就是刑事犯罪,经营景区的港中旅公司每个月都会照章缴纳。“我们向法院提交了每一个月的纳税证明。”

若想厘清这起门票官司背后的是非恩怨,还需从39年前说起。

官网:

这位负责人进而表示,少林寺的诉求毫无道理,属于“无事生非、无理取闹”。少林寺方面则告诉南都记者,寺方已经掌握了嵩管委内部人滥发免票、以权谋私的一些证据,“必要时将向社会公开”。

1975年,少林寺开始对外售票,票价5分钱。门票的制作和发售由登封文教局下属的文物保管所负责,门票收入均进入登封财政局账户。

独步天下:

老问题“争斗”新办法

1984年4月1日起,少林寺的门票权和管理权被移交给少林僧人,门票收入也全部归少林僧人。登封县文物保管所撤出少林寺。

嵩管委的解释,并未得到少林寺的认可。“嵩管委想赖账,总得找点理由吧。”少林寺方面一位人士称,按照双方协议和相关法律法规,少林寺的要求合情合理。少林寺代理律师也表示,他的律师团队已准备了一整套诉讼方案,以回击嵩管委。

“少林寺之所以能夺回‘主权’,最大的贡献在于老方丈行正10多年的持续反映。”登封市少林文化研究学者岳晓锋表示。

事实上,双方2009年12月30日签订的协议,回避了政策性减免票和纳税问题。因为参与谈判的少林寺和嵩管委负责人都拒绝接受采访,目前并不清楚5年前的协议为何有上述不明之处。但少林寺维权的经历显示,上述问题至少已持续9年之久。

1983年国务院发布
60号文《国务院批转国务院宗教事务局《关于确定汉族地区佛道教全国重点寺观的报告》的通知》),确定在全国汉族地区开放163座重点寺观作为佛道教活动场所,并规定其中曾由文物、园林等部门管理使用的94座寺观,要在1984年内移交给佛道教组织和僧道人员管理使用。

2005年5月8日,时任登封市市长陈松林召集森林公园、物价局、旅游局、宗教局、少管局、少林寺等单位,就少林景区门票管理问题进行协调,释永信参加了会议。官方与少林寺约定,在实行新门票价格100元后,少林寺一张票可以分得30元,官方的登封市少林旅游公司分得70元,等2012年少林旅游公司贷款到期后,门票分成比例再重新协商。

这94座寺观当中,即包括少林寺。释永信曾在一篇回忆行正的文章中写道:“当时文物部门没有把少林寺交给宗教界,而是划拨给风景名胜区。于是,老方丈带着我们多次到开封地区统战部、省委统战部、中央统战部、国家宗教局、中国佛协去做工作,要求僧人管寺,要求把门票的经营权等从文物部门移交给僧人。最终,功夫不负有心人。”

接下来的几年里,少林寺一直按照自己认定的标准对门票分成进行计算,直至释永信最后上访。2011年11月8日,郑州市委下督办函,要求尽快处理“释永信反映登封市政府拖欠少林寺门票收入分成一事”。据少林寺内部人士称,当时释永信向更高层反映了这个问题,才引起了郑州市的重视。

“1987年,老方丈行正圆寂时,登封政府部门为维持少林寺稳定,成立13人政府工作组进驻寺内,少林寺门票权和管理权均受到冲击。”释永信师弟释永海在行正去世后曾短暂主持少林寺。

少林寺和嵩管委对2005年至2010年门票分成情况各有计算,意见分歧高达4800万元。目前双方对簿公堂的分成存疑问题,当时也曾摆上桌面,但并未达成共识,而是以登封市政府财政拨付少林寺1500万元了结了2010年底之前的旧账。当时的郑州市有关领导要求双方进一步协商,避免类似纠纷,但也只是说说而已。

5年之后,登封政府在少林寺东1000米处修建了“天下第一名刹”石牌坊,并在该处卖票10元一张。而僧人则在少林寺山门处同时卖票,每张8元。

少林寺此次起诉,正是沿用了上一次的维权逻辑。但在嵩管委一位官员看来,上一次的1500万元就不应该给,这一次更不能姑息。“登封市当时财政有钱,也想尽快维稳。”这位官员说,嵩管委只是一个处级单位,即使郑州市委市政府,跟释永信可以接触到的上层领导比,也都处于弱势。

“1994年,少林寺的门票权回到政府手中。准确的说法应该是:政府卖票,少林寺取消山门前的卖票。政府从门票收入中按比例分给少林寺一部分。或者说少林寺和登封县政府联合卖票。”岳晓锋在《少林寺门票简史》一文中写道。

少林寺提出老问题,登封市却不再想沿用老办法,于是双方便法庭见了。一个背景是,登封市在这3年来卖了几个大矿好矿,又大规模拆旧建新,地方财政早已入不敷出。

负责少林寺门票的登封政府后将少林寺周边的百鸟林、全周影院、十方禅院、少林寺武术馆等纳入少林景区门票。门票价格从10元升至40元,政府从每张门票收入分成10%给少林寺。

口水仗与经济账

旅游带来的收益也让地方政府加大了对少林寺景区的投资力度。“1986年登封县政府在少林寺东开辟商业街,商业欺诈泛滥,少林寺外围环境引起中央领导不满。登封政府投入3亿元对少林寺附近居民、商户进行拆迁。2008年登封市政府为嵩山历史建筑群申遗,进行环境整治,又投入数亿元。”岳晓锋说,登封政府在少林寺环境改造投入方面的不遗余力,进一步加强了己方的话语权。2005年5月,少林景区门票大规模调价至100元。

在少林寺状告嵩管委的过程中,作为少林景区经营方的港中旅除了出具相关书证外,一直保持沉默。在当地一位熟悉内情的人士看来,少林寺这次看似起诉嵩管委,实乃剑指港中旅。至少门票分成款都是由港中旅方面收取后,转交嵩管委再支付少林寺的。

对此,释永信公开反对:“不了解内情的人纷纷传言少林寺成为门票收入达亿元的‘大财主’,这对佛门净地是极大的伤害。”不过,少林寺的门票分成比例,也从之前的每张25%提高到30%。

这位人士认为,释永信管理风格强势,在宗教与商业领域一向善于开疆拓土。但现实却是,任凭少林寺开的公司和海内外下院再多,少林寺常住院却一直只有60多亩地,处处受制于人。登封市政府又与港中旅签订了经营少林景区40年的协议,更让少林寺时时警惕“被上市”的风险。

随着时间推移,登封政府与少林寺的地位出现微妙变化。“少林寺刚起步时,释永信和师父去市里反映问题,等一天也不一定能见到市领导。现在,即便是我们市的主要领导想见释永信,也要看他心情。”登封市一位官员感慨,“以前跟我们合作时,释永信态度还挺好的。现在,我们已经很难左右他了。”

在2009年底港中旅入股少林景区经营后,“三国争霸”的局面便持续至今。最初,是少林寺就“被上市”的传言在媒体上喊冤并发难;一两年后,少林景区因管理混乱,又被警告将面临5a级景区摘牌,媒体再次聚焦景区的官商合作模式。这一次,登封官方发现有公关公司介入推波助澜;到2013年7月1日,登封市又以港中旅违约,只收门票不投资为由,强行接管了少林景区售票处,仅仅一天,便被河南省领导叫停。

而在抵制了“少林寺上市”风潮,后又讨回1500万元门票欠款之后,少林寺在与嵩管委的博弈中得心应手。此次起诉,他们正是沿用了之前的维权逻辑。

在这四五年间,释永信也总是隔三岔五地被网上传言困扰,虽然他曾求助官方帮助澄清,但被后者拒绝,导致双方更加对立。最近的一个消息是,少林寺方丈室在装修时,发现了数个针孔摄像头。

一位熟悉双方纠葛的知情人士透露,2013年农历腊月二十九,登封市一位主要领导曾带着两个花盆看望释永信,试图就门票欠款一事与释永信协商。后者回道:“这两个花盆顶多值3000块,但你们欠的钱连3000万元都不止。”

释永信曾多次呼吁寺庙免门票的新闻,被嵩管委方面下载打印,作为其言行不一的证据。这位“佛门ceo”也被外界尤其是利益对立面不断进行世俗化的描述。

面对日渐强势的少林寺,作为被告的嵩管委方面只得以“无可奈何”、“无理取闹”形容对方。就目前诉讼中金额最大的政策性免票一项,刘少伟反问:“景区本来就没有收到钱,怎么分给少林寺?”

“少林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嵩管委一位官员的话颇有代表性,“少林寺都是出家人,能花多少钱?他们接受那么多布施,什么时候被审计过?”

他援引相关规定称,景区应对现役军人、老人(70岁以上老人及60岁以上登封籍老人)、残疾人、记者、佛教人士、登封籍未满14岁独生子女及其父母、少林寺的客人等人群免票。“况且,全免票和半价票可以由少林寺门口电子门禁系统进行识别,能够算清该部分人数。”

根据这位官员介绍,嵩管委可以分得景区门票款的49%,30%要交给少林寺,还要再分钱给景区其他景点。加上其他不断增长的开支,嵩管委现在每一年都要亏损1000多万元。

而正是政策性免票一项,目前成为少林寺4970余万元索赔款中的大头。相关证据显示,少林景区政策性免票,2011年为20万余人次,2012年为26万余人次,2013年1月至10月则接近21万人次。

对参与门票分成的质疑,少林寺方面的解释是,少林景区强行将少林寺圈入,“断了少林寺走了1500年的路”,导致信众无法自由入寺,香火布施颇受影响,只能依赖票价分成维持生活。

“这些都不是小数目。2012年26万余人次享受政策性免票,以每张票100元计算,总价值达到2600多万元。而少林景区当年门票总收入不过两亿元。这意味着,政策性免票相当于少林景区全年收入的13%。依据规定该免票的,我们没话讲。但一年能免掉这么多票,怎能不让人怀疑这其中是否有猫腻。”不过,这位不愿具名的少林寺工作人员坦承,由于他们没有机会经手少林景区的门票销售工作,所以没能掌握具体证据。

释永信一直强调少林寺是一家子孙庙,庙产和人事皆应由僧人掌管。而在官方看来,作为文保单位和旅游景点的少林寺,土地和房产都为国有,政府有权进行规划和开发。登封市有关领导多次表示,官方为了提升少林寺周边环境,拆迁改造一共花了超过10亿元。

负责景区经营业务的港中旅登封公司负责人婉拒了经济观察报记者的采访要求。而就在9月20日清晨,数名身着僧衣的男子在塔林的围栏上挂起横幅。横幅上书“少林寺门票30用于恢复重建支持慈善使少林文化走上世界”、“试问嵩管委分得少林寺门票70%去哪儿了?求真相”。条幅内容虽未直接点名,但藏身嵩管委背后的香港中旅国际投资有限公司,亦未能避嫌。

对少林寺和释永信来说,向政府讨说法并不陌生,几乎贯穿了少林寺30多年来的复兴史。在释永信看来,少林寺塔林中最重要的高僧就是他的师父行正。1981年,释永信出家到少林寺之后,行正曾多次带着他到登封甚至北京上访。

“2009年,港中旅仅以5100万的出资就拿走了少林景区的控股权,当时少林寺仅一年的门票收入就将近1.5亿元。港中旅起初承诺3年内投资8亿至10亿元,但承诺一直没兑现。”上述不愿具名的少林寺工作人员透露,少林寺起诉嵩管委不仅是“讨债”,更是“项庄舞剑意在沛公”,“政策性免票那块儿需要真相,港中旅登封公司更需给出真相。70%的门票收入本应取之于少林,用之于少林,而不是被他们当蛋糕切走一大块。”

在释永信20多年后口述的回忆录中,这是一段很屈辱的往事。他也经常以少林寺当年的破败弱势,来为现在的商业化辩护。

2009年12月27日,港中旅和登封市政府所属嵩山少林文化旅游集团有限公司,合资成立港中旅登封公司,注册资本为1亿元,港中旅占51%股份,双方规定合资年限为40年。合资公司负责包括少林景区、嵩阳景区和中岳景区在内的嵩山景区的管理和经营。

门票“争锋”

与港中旅合作将近五年的嵩管委,“不仅吃了官司,日子还越过越穷”,他们对港中旅也是颇有微词。刘少伟透露,去年少林寺景区门票收入2亿左右,港中旅作为合资方拿走51%,少林寺分走30%,“最后那点钱,我们还需支付登封市文物局、宗教局等单位至少3240万,另外嵩管委员工工资加上每年接待等费用至少2000万。到最后,我们还亏损上千万元。”

根据少林寺的计算,嵩管委2011年全年拖欠门票分成款1301万余元,2012年全年拖欠1473万余元,2013年1月至10月共拖欠2135万余元,总计拖欠4970万余元,并产生了232万余元的延迟支付违约金。

据嵩管委一位官员透露,他们工会有一年曾想在建党节期间举行一次活动,需要2000元的经费,“工会的人找到我们领导,领导说‘连工资都发不下来了,还搞什么活动!’活动也就取消了。”

嵩管委提供的统计数据显示,在不足3年的时间内,少林寺共实得门票分成款1.4亿余元。而少林景区政策性免票的人次,2011年至2013年10月接近70万人次,享受半价票者,则有84万余人次。

“正常来说,港中旅登封公司应服从嵩管委管理。但嵩管委既管不了他们的人,又管不了他们的钱。”一个曾在港中旅登封公司有过多年工作经历的嵩管委官员如是形容个中关系,“看起来孙子应该听爷爷的,其实孙子还是听他爹的,因为他爹给他钱,管他吃穿。”

少林景区强行将少林寺圈入,“断了少林寺走了1500年的路”,导致信众无法自由入寺,香火布施颇受影响,只能依赖票价分成维持生活。

与港中旅的那次合作,起初曾是登封市招商引资的“重大成果”。如今,登封市高层都不愿在公开场合提及此事。而无奈之余的嵩管委方面,只能“更积极地看问题”。“很多承诺都不兑现,上个老总一直讲客观原因。换了现在的老总,不讲了,他至少想着努力兑现承诺,这就算进步。”一位嵩管委内部人员表示。

———少林寺方面的解释

目前,这场官司的正式开庭日期尚未确定。可以确定的是,一旦双方走上庭审,整个过程将旷日持久。

“少林寺要那么多钱干什么?少林寺都是出家人,能花多少钱?他们接受那么多布施,什么时候被审计过?”

9月24日,少林寺方面针对此次诉讼正式向经济观察报记者发来声明:“永信大和尚一贯倡导少林寺作为佛教寺庙,是中华民族传统文化的重要组成部分,属于国家财产,由僧团负责传承、守护和管理,少林寺有责任有义务必须担当。”“如果第一场官司输了,那么我们会继续上诉,一定要讨回一个公道。”前述少林寺不愿具名的工作人员甚至隔空喊话,“我们还是有一些猛料的,不排除在庭审现场上拿出来的可能性。”

———嵩管委一名官员的话

嵩管委方面也做好了应对准备:“随便他们告吧,反正我们没有钱了。”这种无力,同时也折射出登封市政府目前的财政困局。

链接

2011年那次纠纷,登封市财政比较富裕,给了少林寺1500万元。在少林寺准备打这场官司之前,郑州市政府为了息事宁人,曾出台一份会议纪要,建议登封市政府支付少林寺索要的门票分成款,但登封市没听。“他们现在连教师的工资都要延期十天支付,怎么可能拿得出这么多钱?”这位知情人士说。

佛门难清净

缺钱的登封市亟需城市转型,同时也希望减少对少林寺的依赖。为此,河南省政府近期出台了《关于支持登封市建设华夏历史文明传统创新示范工程的指导意见》。“做这个示范工程,是为了从最普通的以景点景观旅游为主,向以休闲服务旅游为主延伸,尽可能拉长旅游产业链。”刘少伟表示,在整个规划之中,少林寺只是一个分量不重的点,而且日后其分量会越来越小。

2009年3月,陕西法门寺为抗议景区公司强行在山门口砌建围墙,关闭山门谢客。

对此,少林寺方面并不买账。少林寺方面认为,依靠少林寺,以旅游业为龙头的第三产业增加值已占登封生产总值的1/3以上,这使得他们将长期被当作“人人都要咬一口的唐僧肉”。

2009年4月,重庆温泉寺僧人维权,质疑有关部门在寺庙搞商业开发,污染水源,破坏环境。

因此,在附加诉讼请求中,少林寺以嵩管委严重违约为由,要求解除与嵩管委2009年12月30日签订的门票款分成《协议书》,这意味着他们将脱离景区“单干”。“少林寺作为文物所有权归国家所有,仅有经营权和使用权。但所谓国家所有,概念很空泛,政府就可以进入。寺产归属界限不明,导致少林寺无法获得自主自治的权利,这就使地方政府得以随意宰割使用少林寺。而在国外,寺庙全部是自主管理,自主经营,政府无权干涉。”华东师范大学宗教文化研究中心主任李向平分析道。“如上述附加诉讼请求获法院支持,即表示少林寺将重新夺回门票权等寺院自主权,政府和寺院之间的寺产归属界限,也将以判例形式清晰界定。”李向平表示,在公权与寺院交锋不断的当下中国,这场官司颇具代表性意义。

2013年秋,河南汝州风穴寺住持释永海上访,举报汝州市政府将风穴寺打包卖给商业公司搞旅游开发。

特别声明:本文转载仅仅是出于传播信息的需要,并不意味着代表本网站观点或证实其内容的真实性;如其他媒体、网站或个人从本网站转载使用,须保留本网站注明的“来源”,并自负版权等法律责任;作者如果不希望被转载或者联系转载稿费等事宜,请与我们接洽。

2013年12月,福建省福州瑞云寺被强拆,佛像也被砸毁。

2014年6月,媒体爆出,江西省南昌市西湖区为了拆迁,将三座小寺庙合并成一个大寺庙,让尼姑和尚住一起。

(整理:南都记者 孙旭阳)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