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阿合奇县低保核查准现“精准识别”

五华清除8372名低保对象
这些人都不符合低保条件。两年前该县曾经清退过3420户,当时并未追责
南方农村报记者 段凤桂… 五华清除8372名低保对象
这些人都不符合低保条件。两年前该县曾经清退过3420户,当时并未追责www.3659699.com,
南方农村报记者 段凤桂
我领了10多年的低保,现在为什么没有了。1月14日下午,年近七旬的五华县棉洋镇平安村村民谢应桂告诉记者,如今,他依然为政府取消了他的低保资格感到困惑。
在他的低保专户上,记者看到,最后一笔存入资金为580元,存入时间为2015年10月23日。
和谢应桂一样被取消低保资格的还有棉洋镇荣华村村民陈福兴。1月14日上午记者看到,在他家门口停放着一辆小汽车,后经证实为他儿子所有。陈福兴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他有三个儿子,最小的26岁,他领取了多年低保金,但2015年11月以后就没再领过。去年9月,镇里的工作组来我家了解情况,说我们家现在不符合低保条件,所以取消了,我们村一次砍掉了十几户。
1月15日上午,五华县民政局社会救助股股长陈远洲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为贯彻落实梅州市基层工作会议精神和加强农村基层治理工作,去年9月14日,五华县委办公室和五华县人民政府办公室联合下发《关于开展低保救助对象清查工作的通知》(以下简称《清查通知》),决定对全县的低保救助对象进行一次全面清查,清查完成时间为2015年10月30日。
《清查通知》写道,近年来,我县低保工作有效地解决和保障了困难群众的基本生活,但也存在骗保、关系保、人情保、霸王保、漏保以及不完全按家庭收入、困难程度核发救助金额等问题。为打造公平、公正、阳光低保,各镇党委、政府务必扎实开展清查活动。
我们意识到这个问题,所以出台了文件,把低保对象彻底清查一遍。陈远洲说。根据他提供的统计资料,此次共清除不符合条件的农村低保户和低保人数分别为2651户和8372人,不符合条件的户数和人数分别占总数的11.37%和12.02%。其中,棉洋镇共清除163户、552人次。
1月14日下午,棉洋镇分管民政的副镇长张盛开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清除的163户主要为已脱贫、死亡和换户名三种类型,也有少部分采取了欺骗的手段,没有如实申报,具体占比没有统计。
棉洋镇民政办提供的材料显示,平安村村民谢应桂和荣华村村民陈福兴被取消低保资格的原因是他们已经脱贫。低保跟贫困户一样是实行动态管理的,家中劳动力增加了、生活条件改善了的肯定要退出来。张盛开说。
在这次大清查中,转水、华城、周江、横陂四个乡镇不符合条件的低保户都超过了15%。取消低保户数最多的为横陂镇,共清除471户,不符合户数占比22.86%。其中,横陂镇西湖村原有低保户73户,清查后减为21户,不符合户数占比71.23%。
这次清查是五华近三年内的第二次全县范围内的大规模清查。2013年,广东省要求,以县(市、区)为单位,对全省低保对象进行地毯式核查,逐户逐人登记造册,完善低保备案登记信息,重新公示低保对象。
据媒体报道,2013年,五华县由县纪委牵头,成立了四个核查组,逐户核查了全县16个镇25865户低保户,共清退原享受低保对象3420户。2015年上半年,横陂、梅林镇都由镇纪委牵头,组织相关部门在辖区范围内进行了监督检查,分别取消了28户和21户不符合条件的农村低保对象。
这次清查比以前更严厉,上一次没有追责。而且,过了两年,很多低保户的家庭条件改善了。陈远洲说,2013年的大清理是从各个单位临时抽调成员组成的,每个人认识的标准不同,而且责任意识没那么强。这次县里的文件明确写了,经调查符合低保条件的,每户需要由镇挂村领导、驻村工作组组长、村支部书记、村委会主任签订《低保复查工作承诺书》。
横陂镇分管民政工作的党委委员陈思德明显感受到了行政压力的陡增。他说,文件说明,驻村领导是第一责任人,低保清查工作后,全镇低保户中仍有30户以上不合格的,要对镇主要负责人实行问责。这次是严格按照县里的规定来的,即人均月收入不超过275元,行就行,不行就不行。

广东五华县三年两次大清理,每次均清退数以千计不符合条件的低保户
为何如此多“低保户”不靠谱? 南方农村报记者 段凤桂 …
广东五华县三年两次大清理,每次均清退数以千计不符合条件的低保户
为何如此多低保户不靠谱? 南方农村报记者 段凤桂
低保是国家体恤民生疾苦、保障低收入家庭维持基本生活的一项社会救济制度。截至2014年12月底,广东全省城乡低保对象共191万人,其中城镇32万人、农村159万人,共支出低保资金46亿元。
然而,近年来,随着农村低保资金投入越来越大,低保待遇越来越高,许多村民对待低保政策的心态也发生了变化,由过去的以吃低保为耻变为如今的以争低保为荣,加上农村低保体制建设还不够完善,如何避免骗保、关系保、人情保、霸王保、漏保等情况,成为基层政府和社会救助部门的一大难题。2013年,五华县通过地毯式核查,共清退原享受低保对象3420户,时隔两年之后,又一次清除出2651户不符合条件的低保对象,可见这项工作之难。
五华县人民政府的官网能查阅2014年以来每季度的城乡低保名单,也能看到去年发布的《关于开展低保救助对象清查工作的通知》。
过 去 逐级分指标,低保卖人情较普遍
棉洋镇荣华村村民陈福兴多年前开始领取低保金。他告诉南方农村报记者,以前每年村里都有低保名额,村委会让每个村民小组把困难户的名单上报到村委,村委根据名单到村民家中核实,再挑出几户交到镇里。
分指标的说法也得到棉洋镇平安村村支书谢乃溪的印证。他说,平安村有7000多人,六七年前,镇里每年都会分三五户低保指标到村,村委会召开会议讨论决定,然后上报到镇里的民政所,镇里和县里也不需要每家每户去调查。每年都有指标,低保户的数量因此也逐渐多起来了。
1月15日上午,五华县民政局社会救助股股长陈远洲坦承,2009年以前,五华的低保是采取分指标的形式,县分到镇,镇再发到村,有些村由于没有严格按照文件去执行,很难保障公平。有些村干部为了选举,人情保比较普遍,这是共性的问题。
棉洋镇分管民政的副镇长张盛开有同样的感受。他说,村委会是农村低保申请的第一道关口,但部分村干部为了不得罪村民,一般把关不严,卖个人情,只要村民写申请,村委会一般都会盖章,证明情况属实。有些村可能还会出现根据与村干部的亲疏关系去决定低保额度的高低。
平安村村支书谢乃溪则称,有些有能力的村民能通过关系搞到指标,上面指定谁就是谁。有些真正困难的人没有享受到低保,我很同情,但也没办法。反正村委会的宗旨是能享受低保肯定支持,都是同一个村的。
此外,审批程序上的不完善也让一些不符合条件的低保户成了漏网之鱼。据陈远洲透露,以前是县民政局集中审批,比如一个镇一年有200个指标,镇民政所把200户的申请表和审核完的资料交到民政局就可以了,然后,我们按一定比例随机入户抽查。
其实,我们从2005年开始要求年审,每年审核低保户是否需要变动,通过镇和村去执行,但效果不好。陈远洲说,县里要求每年11月年审,次年1月再根据新的名单发放,但是村干部任期只有三年,很多人不愿意去清理,如果上一任村干部任期内选了一批低保户,新干部上台后取消其中一部分,就很容易得罪人。
问 题 无法查实银行存款 冒领资金追回难
陈远洲告诉记者,近几年来,五华在低保政策落实过程中根据所碰到的问题,不断调整和完善相关制度。目前,低保的申请程序分为四步走:第一步,村民只要家庭收入低于五华县低保标准,都可以备齐相关材料向村委会提出书面申请;第二步,村委会接到申请后必须入户调查,然后由村委召开镇驻村干部、村民小组长(或村民代表)参加的会议进行民主评议,确定之后上墙公示7天;第三步,镇政府接到村委会上报的材料后,及时组织人员入户调查;第四步,县民政局对各镇提交上来的材料进行审核,再入户调查,符合条件的对象批准享受低保补助金额,并长期公示名单。
但在具体操作过程中仍存在一些难题。棉洋镇副镇长张盛开坦言,由于没有一套科学的农民家庭收入测算体系,容易出现超标纳保、应保漏保等不合理现象。最关键的还是银行存款无法查实。张盛开说,除了特别贫困的对象外,其余贫困对象很难从外表分辨贫富差距。此外,务工收入、隐性就业弹性就业收入、饲养收入、农作物收入的估算也很难做到绝对准确,尤其当一些申请对象故意隐瞒、甚至欺骗的时候。我们只能靠经验去判断,比如在珠三角打工,就最起码每月有2000块收入。
目前只能通过公示名单,由村民去监督,但就是怕群众不举报。张盛开说。五华是目前全省为数不多的长期在网上公开低保名单的县区之一,从2014年开始,每季度的城乡低保名单都可以在县政府网站和县民政局网站查阅。此外,各乡镇和村在公布栏长期公示。陈远洲告诉记者,县民政局没有详细统计村民举报不符合条件的低保对象的次数,但总数不多,算上一些重复举报和恶意举报,一周有三五次举报,每次他们举报了我们都要下去核查。在横陂镇,这个数字为每月五六次,棉洋镇则为每年十来次。
今年56岁的平安村村民谢献计由于腿部风湿导致走路不便,三个儿子虽然都已成年且在珠三角打工,但他仍长期享受低保补贴,去年清查被发现,被取消了低保户资格。面对南方农村报记者,谢献计再三强调他们家很困难。让他气愤的是,他认为村里有些比他条件好的也拿了低保。真正按照人均275元的标准去算,平安村可能最多只有5户符合。
你给我十万我也不会去举报,我不是怕得罪了村干部或者镇干部,我是怕得罪了还保留有低保的村民。当记者问谢献计为何不去举报时,他如此说。同样,在荣华村和西湖村,部分受访的村民所持态度基本与谢献计一致。
2014年广东省民政厅颁发的《广东省最低生活保障申请家庭经济状况核对及认定暂行颁发》中指出,获得最低生活保障的家庭的人口状况、收入状况、财产状况发生变化时,家庭人员应当及时告知乡镇人民政府。对不符合条件的人员弄虚作假或隐瞒可支配收入和财产状况,骗取低保金的,一经查实,立刻取消待遇,追回之前冒领的保障金。
事实上,大部分群众即使脱贫了也不会主动报告。陈远洲说,在现有条件下,想要追回恶意骗保的资金难度很大,没有明确的文件和指导意见该如何去追,只能通过下发通知给相关对象,再由镇、村去做工作。2013年以来,他们根据村民举报只追回了4户的低保资金,共计2万余元。

2013年,五华县通过“地毯式”核查,清退原享受低保对象3420户;2015年,该县又一次清除出2651户不符合条件的低保对象。如何避免…
2013年,五华县通过地毯式核查,清退原享受低保对象3420户;2015年,该县又一次清除出2651户不符合条件的低保对象。如何避免骗保、关系保、人情保、霸王保、漏保等情况,成为基层政府和社会救助部门的一大难题(1月23日《南方农村报》)。
无论是低保,还是扶贫,无一不是体现底线的民生工程,无一不是事关公平的社会政策。然而,在治理手段不断朝着科学化和多样化迈进的今天,我们突然发现,寻找穷人竟然成了一大难题。
无论是社会救济中低保资格的精准确认,还是脱贫攻坚中贫困人口的精准识别,明确的标准、严格的程序、严密的监督,都在相关政策文件中有规可依、有章可循。从家庭年纯收入,到人均可支配收入,从劳动力状况到是否孤寡残疾,从公示名单到反复核验不过,制度网眼纵然密密麻麻,却总也兜不住复杂现实中的千差万别与千变万化。
首先,救助标准往往以量化形式出现,但总体薄弱甚至存在盲区的基层统计体系建设难以支撑对救助对象收入水平财产状况锱铢必较的识别方式,而统计工作最后一公里的这段烂尾路导致的后果,则是一方面相关部门只能依靠对村干部的简单信任来确定救助名单,另一方面村干部也只能凭目测和直觉在村民中间画出一道贫富分水岭.
其次,改革开放以后农村人口流动性大大增强,特别是在一些被外出务工潮席卷的空心村,熟人社会中较为紧密的人际关系逐渐崩溃,农户家庭财产状况的隐性程度提升,曾经一目了然的贫富差别而今变得扑朔迷离;再次,监督机制中最为关键的公示环节,虽然充分体现了民主原则,但其有效性往往更多体现在程序上,考虑到人情、风俗、宗族等传统势力等因素,村民举报权的行使往往走向两个极端,或者知而不报,或者不知而报。
改革开放后,农民居民收入水平虽然出现了阶层分化,但尚未完全能够用简单量化手段进行以贫富为特征的群体划分。更为重要的是,指标化的救助资源分配方式,在为权力寻租提供土壤的同时,也很容易让行政色彩浓厚的公共资金成为分裂村庄的稀缺资源。
解决低保问题资格认定难问题,更为恰当的用力点与其说是为权力主体套上更多紧箍咒,不如说如何通过扩大覆盖面、增强普惠性以降低低保资源的稀缺性,通过发育乡村慈善组织,以政府向其购买社会服务方式让低保资金的分配法则更接地气,最终使现代国家治理理念与乡村社会传统救济手段实现接榫。
换言之,提升低保政策实施的精准性,单靠反复抽脂积水还远远不够,也要更多从供给侧进行结构性改革:一则要加大资金的供给总量,变僧多粥少为按需申领,二则要丰富供给主体,让慈善组织等传统力量焕发青春,成为资源分配的掌勺人。
(作者元白,广州媒体人)

为完善低保对象动态管理机制,切实做到“应保尽保、应退尽退”的要求,近日,阿合奇县全面开展核查低保对象核查工作,截至目前,全县共完成292户、922名新申请低保人员家庭经济状况核对工作,对符合条件的低保户进行了公告公示,确保低保真正发到需要的群众手中。

今年以来,阿合奇县专门成立惠民政策清查治理工作领导小组,以公平、公正的态度将低保工作透明化、公开化,全面复核低保对象,集中开展“人情保”、“关系保”、“错保”、“轮流保”专项整治,最大限度清理社会救助领域干部不作为、乱作为问题,清理结果将于近期在全县通报。

阿合奇县相关负责人表示,此次核查对不再符合低保条件的予以清退,对符合低保条件的家庭全部纳入低保范围,做到低保金据实差额发放。同时,还对低保金末端发放环节进行严格排查,确保惠民资金确实落到低保对象本人手中。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