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日照:“牛路子”致富一方人

普利乡东关村村民叶江怎么也不会想到,通过种草养牛,他在短短四年的时间内,从一个外出打工的漂泊者变成了开着小轿车带动乡亲脱贫致富的养牛大户。
“养牛之前,我在广州打过数年工,后来养…

安顺:“牛路子”致富一方人
近年来,安顺市关岭自治县通过把“牛产业”作为关岭的支柱产业来抓,利用北盘江沿岸30余万亩的草山草坡和千家万户会养牛、善养牛、能养牛的群众基础,把“牛骨头”当“硬骨头”来啃,有效致富了一方人。“关岭牛”也成了家喻户晓的品牌。

图为叶江的妻子给牛添草喂料。
2月6日早晨7点,天还未全亮,叶江已打开牛棚大门,给62头肉牛添草喂料。两年多前还在省外“漂泊”的他,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竟能…

图为叶江的妻子给牛添草喂料。
2月6日早晨7点,天还未全亮,叶江已打开牛棚大门,给62头肉牛添草喂料。两年多前还在省外“漂泊”的他,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竟能成为村里有名的养牛大户。
叶江是关岭自治县普利乡东关村村民,今年40岁的他,从2013年返乡创业开始至今,一直从事肉牛养殖,规模已从最初的18头发展到如今的62头。“养牛并不轻松,前些日子有头母牛刚下崽,我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它身上,就怕养不好。”叶江告诉记者,养牛虽然辛苦,但回报也不少,“我去年卖了6头牛,平均一头牛获得利润3200元。”
这样的收入在几年前根本不能想象。“以前就种了几亩玉米,一年收入才几千元。”2006年,为了增加收入,刚退伍的叶江便外出打工,到了2013年因为挂念家中的老人,叶江才决定回家。“刚回家就赶上农闲,不知道能做点啥,很迷茫。”叶江说,恰好当时乡里开始引导当地农户养牛,听说养牛很赚钱,叶江便拿出多年打工的积蓄,再借助乡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协调的20余万元项目资金,修建了标准养牛圈舍,开始饲养肉牛。“从架子牛买进到精心育肥,乡里的技术指导员经常过来,有什么不懂的随时都能问。”叶江说。
为充分发挥农村致富带头人在农村发展产业的风向标作用,带领群众发展致富,普利乡党委积极整合县乡各级帮扶资源,帮扶农村致富带头人壮大产业规模,在群众中积极营造发展致富的导向。并采取“1+n”精准扶贫模式,明确致富带头人帮扶不少于2户以上群众发展种养殖业。在此政策的基础上,叶江主动成立合作社,带动65户群众种植牧草150亩、40户群众饲养肉牛386头、53户群众养鸡2600羽,群众平均年收入可增加近3万元。
“以前想养牛,没有30万元,成不了规模,赚不了钱,现在我只花了3万元,就建起了200平方米的养殖场,并且还有20头受孕母牛,等到明年,我最少可赚10万元。”说起养牛,普利乡月霞村村民王金刚很是兴奋,“我修牛圈花了11万元,项目就补助了8万元,母牛由鸿龙公司免费提供不花一分钱,牧草畜牧部门免费给种子、给肥料,自己种草养牛,成本就3万元。”王金刚的牛舍白墙灰瓦,和住房没什么区别。进入圈内,闻不到异味,为了让牛住得“舒服”,他每天得打扫3次卫生,牛粪挑到地里作为种草的有机肥。凭借王金刚的经验和干劲,他把赫赫有名的“关岭牛”养得毛光水滑。
王金刚所说的鸿龙公司建于普利乡月霞村,是“贵州省2014年能繁母牛繁殖场建设项目”和我市兴建的三个“千头牛场”之一。依托龙头企业,普利乡采取“公司+农户”形式,引导农户向公司借养能繁母牛,实行“六统一分二次获利”的利益链接模式,即实行统一规划、供种、技术、质量、收购、销售和分户养殖;其中“二次获利”的第一次收益为农户借养能繁母牛,六年内产下的牛犊,公司以每公斤30元的保底价收购,第二次收益为农户交售给公司的育肥牛,公司育肥销售后农户可获得每头500元的红利。有效解决了群众缺思路、缺资金、缺技术、缺销路,抵御市场风险能力差的困境。

普利乡东关村村民叶江怎么也不会想到,通过种草养牛,他在短短四年的时间内,从一个外出打工的漂泊者变成了开着小轿车带动乡亲脱贫致富的养牛大户。

6月5日,调研采访团来到关岭县关岭牛核心种牛场,通过实地考察采访,切实感受了当地人走出的“牛路子”。
“关岭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地处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石头多田地少、土地分散破碎、土壤肥力差,农民普遍种植苞谷等传统作物,产量极低、收入微薄,生态压力和脱贫压力一直是摆在全县面前的两座大山。”关岭牛投资有限公司董事长罗茂特直言不讳,种草养牛,是关岭根据自身条件做出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举措。
关岭农户过去一直有养牛的习惯,且所养“关岭牛”属全国优良地方品种,只是各家各户散养一两头,不成气候。推广规模养殖“关岭牛”,具有经验基础和群众基础。为此,县政府早在2013年就开始引导推动,并在2016年提出“关岭牛”三年振兴计划,通过提供能繁母牛、牧草种子、种养技术以及金融支持等,采取“村社合一”的方式,鼓励、支持和引导村支两委、致富带头人领办“关岭牛”产业,推行“村集体+合作社+农户”的发展模式,引导贫困农户加入合作社,不断提高农户的积极性、造血功能和自我发展能力。
沙营镇养牛村村民何万权就是其中受益者之一。何万权身有残疾,右腿不便,想要去打工却多次被拒之门外。“养牛是个好出路,利润可观,而且我祖辈也曾养牛,有经验,更何况如今有了政府的好政策,我们干起来心里更有底了。”何万权说。
据了解,关岭县根据当地情况创新推行了“五户联保”养牛模式:以村合作社为龙头,贫困户申请5万元特惠贷入股合作社,再以1户或2户非贫困户与3户或4户贫困户自由组合为一个养殖小组,每户可在村集体专业合作社承包5头牛养殖,农户饲养的牛由合作社销售,卖牛后本金归还合作社,增值部分的80%归饲养农户,合作社提成20%用于支付村集体入股分红及其它费用。
“我现在用贷款养了6头母牛了,今年已经产了3头小牛仔,我3年后卖掉一部分保守估计可以赚15万。”谈到以后的发展,何万权信心满满。
自2016年以来,关岭通过走好“牛路子”,从种草到饲料加工、到养牛及销售,形成了“关岭牛”产业发展的全产业链。目前,“关岭牛”已带动当地贫困户5316户18611人。

www.3659699.com ,图为叶江的妻子给牛添草喂料。

“养牛之前,我在广州打过数年工,后来养鸡搞创业,不过失败了。”叶江说。

2月6日早晨7点,天还未全亮,叶江已打开牛棚大门,给62头肉牛添草喂料。两年多前还在省外“漂泊”的他,一定不会想到,自己竟能成为村里有名的养牛大户。

转折出现在2013年,东关村隶属的关岭布依族苗族自治县引导全县农民种草养牛,叶江才转变了发展思路,通过自筹资金40万元,流转土地建牛舍、种草料,逐步走上了稳定的致富路。

叶江是关岭自治县普利乡东关村村民,今年40岁的他,从2013年返乡创业开始至今,一直从事肉牛养殖,规模已从最初的18头发展到如今的62头。“养牛并不轻松,前些日子有头母牛刚下崽,我把所有的精力都花在了它身上,就怕养不好。”叶江告诉记者,养牛虽然辛苦,但回报也不少,“我去年卖了6头牛,平均一头牛获得利润3200元。”

贵州省安顺市关岭县是国家扶贫开发工作重点县,地处滇桂黔石漠化片区,石头多田地少、土地分散破碎、土壤肥力差,农民普遍种植苞谷等传统作物,产量极低、收入微薄,生态压力和脱贫压力成为摆在全县面前的“两座大山”。种草养牛,是关岭根据自身条件做出的农业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举措。

这样的收入在几年前根本不能想象。“以前就种了几亩玉米,一年收入才几千元。”2006年,为了增加收入,刚退伍的叶江便外出打工,到了2013年因为挂念家中的老人,叶江才决定回家。“刚回家就赶上农闲,不知道能做点啥,很迷茫。”叶江说,恰好当时乡里开始引导当地农户养牛,听说养牛很赚钱,叶江便拿出多年打工的积蓄,再借助乡党委、政府和有关部门协调的20余万元项目资金,修建了标准养牛圈舍,开始饲养肉牛。“从架子牛买进到精心育肥,乡里的技术指导员经常过来,有什么不懂的随时都能问。”叶江说。

关岭县县长韦朝虎说,关岭农户过去一直有养牛的习惯,且所养“关岭牛”属全国优良地方品种,只是各家各户散养一两头,不成气候。推广规模养殖“关岭牛”,具有经验基础和群众基础。同时,引导农户种植草料,为规模化养牛提供所需饲料,既可推进石漠化治理,又可调整传统苞谷产业结构,使石山增绿、农民增收。

为充分发挥农村致富带头人在农村发展产业的风向标作用,带领群众发展致富,普利乡党委积极整合县乡各级帮扶资源,帮扶农村致富带头人壮大产业规模,在群众中积极营造发展致富的导向。并采取“1
n”精准扶贫模式,明确致富带头人帮扶不少于2户以上群众发展种养殖业。在此政策的基础上,叶江主动成立合作社,带动65户群众种植牧草150亩、40户群众饲养肉牛386头、53户群众养鸡2600羽,群众平均年收入可增加近3万元。

为此,县政府早在2013年就开始引导推动,并在2016年提出“关岭牛”三年振兴计划,通过提供能繁母牛、牧草种子、种养技术以及金融支持等,采取“公司
合作社 家庭牧场 农户”“村集体 合作社 家庭牧场 贫困户”“政府 家庭农场
贫困户”三种模式,推动“关岭牛”的养殖。

“以前想养牛,没有30万元,成不了规模,赚不了钱,现在我只花了3万元,就建起了200平方米的养殖场,并且还有20头受孕母牛,等到明年,我最少可赚10万元。”说起养牛,普利乡月霞村村民王金刚很是兴奋,“我修牛圈花了11万元,项目就补助了8万元,母牛由鸿龙公司免费提供不花一分钱,牧草畜牧部门免费给种子、给肥料,自己种草养牛,成本就3万元。”王金刚的牛舍白墙灰瓦,和住房没什么区别。进入圈内,闻不到异味,为了让牛住得“舒服”,他每天得打扫3次卫生,牛粪挑到地里作为种草的有机肥。凭借王金刚的经验和干劲,他把赫赫有名的“关岭牛”养得毛光水滑。

一场旧貌换新颜的农业变革在关岭展开。叶江和他所在的东关村以及邻近的月霞村成为了领跑者。2013年,叶江养牛30头、种植草料20多亩。第二年,他成立了合作社,带动两村9户贫困户。2016年,其养牛规模扩大到了100多头,草场达到了210亩,9户贫困户顺利实现了脱贫。

王金刚所说的鸿龙公司建于普利乡月霞村,是“贵州省2014年能繁母牛繁殖场建设项目”和我市兴建的三个“千头牛场”之一。依托龙头企业,普利乡采取“公司
农户”形式,引导农户向公司借养能繁母牛,实行“六统一分二次获利”的利益链接模式,即实行统一规划、供种、技术、质量、收购、销售和分户养殖;其中“二次获利”的第一次收益为农户借养能繁母牛,六年内产下的牛犊,公司以每公斤30元的保底价收购,第二次收益为农户交售给公司的育肥牛,公司育肥销售后农户可获得每头500元的红利。有效解决了群众缺思路、缺资金、缺技术、缺销路,抵御市场风险能力差的困境。

叶江说,近年来,养牛市场前景可观、供不应求,但小规模的养殖户根本没有议价能力,必须带动更多农户将规模扩大,才能更好地站稳脚跟。

“我们引导贫困户种草养牛,免费向他们提供牧草种子、能繁母牛以及技术指导,产下的小牛由他们自己养,合作社最后统一销售,利润他们占大头。”叶江说。

站在叶江牛舍矗立的小山包上,能看到四周荒坡地头那一块块绿色,长在平地里的黑麦草、紫花苜蓿郁郁葱葱;石坡上高蛋白的构树齐膝般高,不时有农户穿梭忙碌的身影。曾是贫困户的东关村村民梁友福,刚刚从地里割草回来,去年,他在叶江的带领下实现了脱贫。目前,他养有15头牛,有草地20多亩。

“过去,我们这里只能种苞谷,一亩地至多出600斤,一斤苞谷还卖不到1块钱,吃饭都成问题。现在,一亩草地平均产草3吨左右,卖给合作社或养牛大户,按每吨约400元计算,能挣1000多块钱,日子好很多。”梁友福说,2015年他流转了20亩土地种草,专门用来喂牛,去年卖了大大小小5头牛,赚了4万多元。今年,他打算修建牛舍,再增加十几头牛,将规模扩大,多添些收入。

“目前,关岭全县‘关岭牛’存栏13.1万头;组建养牛农民专业合作社134个,带动贫困户1033户4443人;完成牧草、构树种植、草山草坡改良等逾5万亩。”关岭县畜牧服务中心主任田景耀介绍,2017年全县将实现“关岭牛”存栏达18万头以上,天然草山草坡改良、优质高产人工牧草基地建设、构树种植等超14万亩,让石山更绿、农民更富。罗羽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