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奶业告急农产品国际化中国准备好了吗?

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前提下,商品价格受供需影响波动十分正常,受国际市场的冲击更是不可避免。单纯依靠政府出台政策进行扶植帮助,短期或许能够解决燃眉之急,但从长远来…
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前提下,商品价格受供需影响波动十分正常,受国际市场的冲击更是不可避免。单纯依靠政府出台政策进行扶植帮助,短期或许能够解决燃眉之急,但从长远来说,依靠政策保护来实现行业发展并不能真正解决乳业困局。
在全球奶价疲弱的背景下,低价进口乳制品正在不断冲击国内市场。从2014年1月份到2014年10月,新西兰进口奶粉价格从42000元/吨跌到21000元/吨,还原成牛奶后的成本约在2.2元至2.5元每公斤,远远低于目前国内3.5元到4.5元/公斤的原奶收购价。
由于饲养成本高企,奶企限收甚至停收生鲜乳,青海、河北、山东、广东等地频发散户奶农倒奶杀牛事件。虽然日前河南新乡畜牧局辟谣称,此前的倒奶图片为奶农情绪激动,配合记者拍照所致,但是,其背后奶农们正在遭遇的危机却是事实存在。
其实早在2011年6月,一些乳企以卫生不达标为由拒绝收购散户手工挤奶,吉林长春等地就出现过倒奶卖牛现象。而2012年以来,由于奶牛散养户大量退出,但是规模化牧场未能填补缺口,全国奶牛存栏量大幅减少,奶荒严重,原奶收购价格直线攀升。至2014年初,生鲜乳平均价格攀升到每公斤4.27元左右,达近年来的最高点。而反过来,新西兰因恒天然肉毒杆菌乌龙事件,价格下跌,进口奶在中国价格低于中国原奶。
对此,业界称中国乳业目前出现的不是奶荒,而是不断出现奶晃。因此,业界呼吁政府要出台对奶农、对中国乳业的保护措施,不要让中国奶农倒下,不要让中国乳业倒下。
中国乳业目前正处于转型阶段,的确需要政策支持,也需要政府出台一些保护措施。但是,在市场经济环境下,在全球经济一体化前提下,商品价格受供需影响波动十分正常,受国际市场的冲击更是不可避免。单纯依靠政府出台政策进行扶植帮助,短期或许能够解决燃眉之急,但从长远来说,依靠政策保护来实现行业发展并不能真正解决乳业困局。
目前大部分乳业企业仍以收购分散奶农原奶的方式,相对于国外全产业链的乳品生产模式显得十分原始。而且,因为乳企处于过分强势的地位而常被诟病。乳企可以以原奶的质量问题而凌驾于奶农之上。这样的原始生产方式已经无法应对日益开放的奶业市场挑战。过去国外进口乳制品的渠道有限,而目前国外奶源进入中国的渠道已经日益多元化。因此中国的原奶必须面对国外乳制品的冲击。
乳企对于奶农,最大的问题是质量和价格,而奶农对乳企最大的问题是价格和成本。两方面的问题看似矛盾,实际上完全可以通过整合升级产业链得以解决。目前应当推动的是,将乳业厂商和散户的关系从对立转为合作,使其成为同一产业链上密不可分的两环。积极扶持奶牛大户、联户经营、家庭牧场等经营主体,扶持奶农合作社发展,提高奶农组织化程度和整体竞争力,养殖场规模化之后,不仅仅有利于降低原奶的供应成本,还能够增加奶农与乳业之间的议价能力。
此外,通过乳企与奶农双方互相的深入参与,乳企能够进入奶农的生产全过程,则能够掌握奶农的生产标准,这对于解决中国乳业长久以来的安全问题同样帮助巨大;而奶农与乳企形成合作,则能够提高生产效率降低成本。这在国外的合作农场是屡见不鲜的。而这也几乎是提高目前中国散户奶农集约化生产水平的唯一途径。
[责任编辑:chengtian]

“奶荒”似乎刚缓解不久,“倒奶”又成为当下乳业困局的新写照。近日,全国多地“倒奶杀牛”现象持续发酵,河南众多奶牛养殖户也被波及。为助奶农解困,1月11日农业部表示将通过协调乳品企业增加收购等措施保护奶农利益。而业内专家则认为,除国际乳品价格持续走低、国内乳制品产量过剩等客观因素外,我国牛、奶分离的模式,更是导致原奶定价无序的症结所在。中小养殖户陷“倒奶”重灾区“现在的形势已不是亏损不亏损的问题,很多牛场迈不过这道坎儿就面临倒闭。”2014年,国内奶源价格走出一条下滑的“悲伤曲线”,河南驻马店新蔡的奶牛养殖户李先生告诉记者,2013年末正值奶荒,当时养牛赚得多,一公斤牛奶能卖4块多。自己和其他养殖户一样,购买了大量奶牛,每头牛购入价在18000元左右。可2014年受到进口奶源冲击,本地牛奶又产量过剩,如今牛奶售卖价几乎不足每公斤3元钱,周边牛场都在廉价处理奶牛,一头牛才能卖8000元左右。尽管赔了大钱,自己仍把牛场规模从1200头压缩到800头,如果形势没有好转,他还得卖掉更多的牛。由于牛奶加工企业收奶时判定奶源不达标,过去一个月中他已接连倒了7天奶,每次都要倒4吨多。然而更可怕的是,即将到来的3月至9月是产奶高峰期,市场奶源过剩的现象将更加严峻,到那时多数企业将挺不过这场乳业寒冬。李先生面临的困境,已成为国内多数地区奶农的共同危机。有农业部统计数据显示,近期全国生鲜乳价格均呈现持续下降趋势。2015年1月第一周全国主产省生鲜乳价格为3.67元/公斤,同比下降12.4%。当前一些乳品加工企业已限收、停收生鲜乳,“卖奶难”问题在国内多地凸显。广东省奶业协会顾问、原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09年起,我国奶农杀牛卖牛不断,每年退出、弃养的农户均超10万户。而今年,奶源最欠缺的广州也有10户奶农弃养,这是15年来首次出现的现象。根据农业部对482个生奶固定观测点1至9月份的价挌调查,国内收奶价已从每公斤4.26元降至3.84元。而实际上,年底最后这两三个月的奶价一直呈下跌趋势,青海、山东的散养户奶价已跌至1.6元/公斤。“这一波奶源困局,受冲击最大的还是散户。”国内一知名乳企河南区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2013年底,蒙牛、光明、伊利等国内知名液态奶全线涨价,但在国内经济平稳运行的情况下,牛奶这一刚需消费依旧呈现了稳步上升趋势。而目前,大型乳制品生产企业为从源头保证产品质量,几乎大多数都采用合作共建或是自建奶源的形式,也与大型奶牛养殖企业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因此“卖奶难”现象还是多存在于中小养殖散户中。河南科迪乳业董事长王宇骅也表示,2014年企业销售量增长超过30%,市场并不存在萎缩现象。如今多数乳类生产企业都在向自有奶源发展,科迪90%均为自控奶源,因此并不会受到此次原奶危机的波及。国际奶价下跌冲击国内原奶市场奶荒和杀牛在奶业领域不断交替上演,这似乎已成为一种常态,时刻考验着奶农和乳企的抗击打能力。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受消费者恐慌心理影响,全国生鲜乳价格一路下滑,到2009年7月底达到最低点,奶牛养殖效益下滑,直接挫伤了奶农积极性,卖牛杀牛现象严重。随后,2009年下半年由于需求恢复,生鲜乳价格触底回升,奶业开始恢复性增长。同时,国家出台举措鼓励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引导乳企加强奶源基地建设,散户奶农面临生存压力。2011年6月,一些乳企以“卫生不达标”为由拒绝收购散户手工挤奶,少部分地区出现倒奶卖牛现象。随后即造成2012年全国奶牛存栏量大幅减少,加之2013年的恒天然肉毒杆菌事件,“奶荒”更为严重,原奶收购价格应声而涨,奶价从每公斤4元一下子就被抬高至每公斤5元到6元,直至2014年初达到最高点。然而,奶价并未在高位走稳,因2014年受进口奶粉影响,奶价出现大幅回落,目前并未出现止跌的迹象,奶农倒奶杀牛再度重演。造成此次国内奶源销售危机的原因是什么?“不得不承认,如今进口奶源的价格和品质优势都十分明显。”上述知名乳企河南区负责人表示,2014年受新西兰乳企肉毒杆菌事件影响,国际原奶均价从每吨5万元直降至每吨1万元左右。进口奶源如今的收购均价为每公斤2元至2.3元,而国内散养户奶农每公斤原奶生产成本却接近3元。高企的养殖成本、检测成本,让国内奶农在市场上丧失了竞争力,尽管如今一些奶农将奶源贱卖至每公斤2.5元以下,依然无法与进口奶源抗衡。的确,2014年奶牛养殖户面临卖奶难困境时,国内众多乳业巨头却在这一年里先后宣布要进军海外、投资海外牧场、寻求海外奶源。有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进口奶粉88.4万吨,同比增长20.2%。奶粉进口快速增长的同时,2014年国内生鲜乳产量也增长了5.2%,奶源相对过剩成为卖奶难的主因。王丁棉分析表示,目前常温奶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家已有27个,包括美国、德国、法国、英国、韩国等,品牌多达近100个,其中德国就有20余个,澳大利亚有15个,新西兰有5个。2014年全年我国预计液态奶进口量将有28万吨,而在2010年仅有1.59万吨,仅4年的时间进口量就增长了10多倍。与此同时,洋奶粉的进口量也从2008年10.08万吨,增长到去年全年过100万吨。大量的洋牛奶、洋奶粉涌入中国市场,已直接威胁我国的奶牛养殖业。“饲料售价高位不下,人工等养殖成本上升,也是导致奶农陷入困局的原因。”王宇骅表示,散养户奶农对市场波动没有强大的防御意识与应对能力,风险发生时只能一次次地被动应对。其次,在市场波动已形成后救市只有短期效应,要解决原奶定价无序的问题,还需要我国乳业产业链更加完善。原奶定价无序需农企携手解决由于近期各地频现的“卖奶难”问题,农业部也及时出手,干预市场。几日前,农业部下发《关于协调处理卖奶难稳定奶业生产的紧急通知》,全力以赴协调处理“卖奶难”,确保奶农利益、稳定奶业生产。《通知》指出,当下保证生鲜乳正常销售是当务之急,要密切监测生鲜乳销售形势,通过各种形式督促乳品企业履行收购合同。通过密切关注生鲜乳生产、收购情况,实行奶业生产周报制度,及时处置各种突发事件。同时,《通知》还强调积极争取地方政府出台奶粉收储补贴、救助奶农补贴、信贷金融支持等办法,把此次奶农“卖奶难”所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并派出督导组,赴河北、山东、山西等奶业主产省检查指导解决“卖奶难”问题。记者还注意到,上述《通知》也着眼长远层面考虑,强调从技术层面、行业标准的制定与发展,引导奶农走向标准化规模养殖。然而,行政命令干预甚至指挥市场显然非长久之计。王丁棉认为,国内生鲜乳业究竟路在何方,终究是市场所决定,只有乳企和奶农由博弈改为合作,才能赢来中国乳业的共赢。他表示,目前原奶定价的无序与市场的混乱,多源于中国式的养殖模式,农户散养,乳企收购牛奶,如此的牛与奶的分离,一旦原奶供应紧张,导致价格上涨,奶农便兴奋地一头扎进繁荣的市场,奶牛养殖量与原奶供应量激增,随之而来奶价又会迅速下跌,最终奶农只能惨淡离场。奶价大跌,养殖户和乳品生产企业也是劳燕分飞,而在这场博弈中毫无议价能力的散养户转化为灾难的最后承受者。同时,让乳企也陷入不得不“舍近求远”购买进口还原奶的尴尬境地。所以,近年来不少乳企开始建立注重上游建设,主导奶农合作组织,甚至规模化养殖牧场。然而,对于目前中国乳企和奶农的发展情况,王丁棉指出,目前国内奶牛养殖应分为两步,可初步推广家庭规模养殖模式,待其发育成熟,乳企可入股家庭养殖牧场,从而形成利益共同体,确保各环节利益分配合理,保证奶源质量,同时实现风险共担。据了解,家庭规模养殖在欧洲等发达地区已成熟发展,其以家庭为经营单位,养殖存栏在100~2000头不等的规模养殖,一方面便于对奶牛进行较为细致的经营管理,实现成本可控,规模效益相对显着,同时又具备了与乳企的议价能力,可直接对乳企发生贸易交易。建立合理的养殖模式,同时中国乳业的发展也需要政府“扶上马,送一程”。王丁棉表示,短效措施,也恐怕是扬汤止沸,还需建立切实的长效机制。除了业界的自律外,中国还应建立乳企使用收购生鲜奶备案制度,公开透明登出所产奶制品的鲜牛奶和还原奶所用比例和来源,既方便监督乳制品安全,也倡导了乳企使用鲜奶进行加工。同时,政府还可采用生鲜奶配额制度,鼓励乳企使用本土生鲜奶,并对企业进行政策层面的支持。王丁棉举例解释,以日本为例,对于使用生鲜奶的乳企,政府可适当给予还原奶的进口优惠政策或使用配额,如此既保障乳企的效益,也支持了本土奶牛养殖业的发展。尊重市场规律,加强市场秩序,政府要宏观政策指引,加之制定切实可行的乳业发展模式,最终才能引导我国奶牛养殖由“散、弱、小”走向规模经营,引导我国乳业从传统走向现代。

“奶荒”似乎刚缓解不久,“倒奶”又成为当下乳业困局的新写照。近日,全国多地“倒奶杀牛”现象持续发酵,河南众多奶牛养殖户也被波及。为助奶农解困,1月11日农业部表示将通过协调乳品…
奶荒似乎刚缓解不久,倒奶又成为当下乳业困局的新写照。近日,全国多地倒奶杀牛现象持续发酵,河南众多奶牛养殖户也被波及。为助奶农解困,1月11日农业部表示将通过协调乳品企业增加收购等措施保护奶农利益。而业内专家则认为,除国际乳品价格持续走低、国内乳制品产量过剩等客观因素外,我国牛、奶分离的模式,更是导致原奶定价无序的症结所在。

随着中国逐渐融入国际市场,国际农产品成本、供需和价格波动对中国影响越来越大。近年,国际国内农产品价差问题突出,引发进口大增,棉花、食糖等市场受到严重冲击。这一次,则是奶业,多地…

中小养殖户陷倒奶重灾区

随着中国逐渐融入国际市场,国际农产品成本、供需和价格波动对中国影响越来越大。近年,国际国内农产品价差问题突出,引发进口大增,棉花、食糖等市场受到严重冲击。这一次,则是奶业,多地奶农“倒奶”事件引发全国性关注。

现在的形势已不是亏损不亏损的问题,很多牛场迈不过这道坎儿就面临倒闭。2014年,国内奶源价格走出一条下滑的悲伤曲线,河南驻马店新蔡的奶牛养殖户李先生告诉记者,2013年末正值奶荒,当时养牛赚得多,一公斤牛奶能卖4块多。自己和其他养殖户一样,购买了大量奶牛,每头牛购入价在18000元左右。可2014年受到进口奶源冲击,本地牛奶又产量过剩,如今牛奶售卖价几乎不足每公斤3元钱,周边牛场都在廉价处理奶牛,一头牛才能卖8000元左右。尽管赔了大钱,自己仍把牛场规模从1200头压缩到800头,如果形势没有好转,他还得卖掉更多的牛。由于牛奶加工企业收奶时判定奶源不达标,过去一个月中他已接连倒了7天奶,每次都要倒4吨多。然而更可怕的是,即将到来的3月至9月是产奶高峰期,市场奶源过剩的现象将更加严峻,到那时多数企业将挺不过这场乳业寒冬。

这和低价进口奶源的冲击直接相关。“不是因为我们需要那么多,而是国外太便宜。”农业部农村经济体制与经营管理司司长张红宇告诉财新记者。

李先生面临的困境,已成为国内多数地区奶农的共同危机。有农业部统计数据显示,近期全国生鲜乳价格均呈现持续下降趋势。2015年1月第一周全国主产省生鲜乳价格为3.67元/公斤,同比下降12.4%。当前一些乳品加工企业已限收、停收生鲜乳,卖奶难问题在国内多地凸显。

相对于粮食、棉花等农产品的配额制以及配额外高关税保护,原奶以及奶粉等乳品,市场基本开放。新西兰是中国最主要的乳品进口国家,中新之间2008年签订自由贸易协定,逐年提高开放度,原乳和奶粉2013年以后基本实行5%以下的低关税,甚至相当多品种是零关税,进口数量超过一定额度后才启用最惠国关税税率。2014年,中澳又签订了自贸协定。这使得中国乳业已经和国际市场越来越成为一个整体,乳业也成为在真正意义上直接面对国际市场竞争和国际市场变化的农产品行业。

广东省奶业协会顾问、原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王丁棉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从2009年起,我国奶农杀牛卖牛不断,每年退出、弃养的农户均超10万户。而今年,奶源最欠缺的广州也有10户奶农弃养,这是15年来首次出现的现象。根据农业部对482个生奶固定观测点1至9月份的价挌调查,国内收奶价已从每公斤4.26元降至3.84元。而实际上,年底最后这两三个月的奶价一直呈下跌趋势,青海、山东的散养户奶价已跌至1.6元/公斤。

“倒奶”危机缘起

这一波奶源困局,受冲击最大的还是散户。国内一知名乳企河南区负责人告诉记者,尽管2013年底,蒙牛、光明、伊利等国内知名液态奶全线涨价,但在国内经济平稳运行的情况下,牛奶这一刚需消费依旧呈现了稳步上升趋势。而目前,大型乳制品生产企业为从源头保证产品质量,几乎大多数都采用合作共建或是自建奶源的形式,也与大型奶牛养殖企业签订了长期合作协议,因此卖奶难现象还是多存在于中小养殖散户中。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之后,许多中国消费者便把目光转向国外,中国市场也被国外乳企重点瞄准。而财新曾报道,三聚氰胺事件之后,国内奶农曾有一轮大批量屠杀奶牛的情况。上一轮屠宰造成的奶源缺口尚未填补,到2012年由于牛肉价格大幅上涨,散户养殖又不受国家鼓励,出现了又一轮屠宰热。如此,2013年,国内出现“奶荒”,原奶价格高涨。这在直接刺激国内扩张产能的同时,也直接刺激了国际的生产者们。在一些观察者看来,中国的生产者们和一些政府人士显然并未认识和适应变化的来临,对此并无充分的估计和准备。

www.3659699.com,河南科迪乳业董事长王宇骅也表示,2014年企业销售量增长超过30%,市场并不存在萎缩现象。如今多数乳类生产企业都在向自有奶源发展,科迪90%均为自控奶源,因此并不会受到此次原奶危机的波及。

国家奶牛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中国农业大学教授李胜利告诉财新记者,引发此次国内原奶价格下跌以及“倒奶”事件的原因是多方面的。首先即是农产品贸易国际化趋势,中新、中澳之间的乳品贸易几乎是完全畅通的,它们有很大的成本优势,更有竞争力,中国规模化奶牛场的原乳成本大约在3.6元/公斤,而美国约为2.5元/公斤,澳大利亚和新西兰在2.0元/公斤左右。这在某些阶段,必然对中国奶业造成影响。

国际奶价下跌冲击国内原奶市场

这次奶价下跌还有周期性因素。在中国、新西兰以及欧盟等国家和地区扩张产能的同时,需求并未随之上升。李胜利说,这一年来,世界经济仍不太景气,农产品、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都走低,国际市场原乳以及奶粉等乳制品价格一路下滑。中国国内消费能力也没有明显提升,2014年上半年甚至出现乳制品和液态奶产量的负增长。最终形成大量低价乳品进入中国、国内市场相对过剩的局面。

奶荒和杀牛在奶业领域不断交替上演,这似乎已成为一种常态,时刻考验着奶农和乳企的抗击打能力。

以奶粉为例,乳业专家王丁棉介绍,进口奶粉价格已经从2014年初的5万多元/吨,跌至现在的不到两万元/吨。而据海关总署统计,2014年1-11月,中国奶粉进口同比增长了两成。

2008年三聚氰胺事件发生后,受消费者恐慌心理影响,全国生鲜乳价格一路下滑,到2009年7月底达到最低点,奶牛养殖效益下滑,直接挫伤了奶农积极性,卖牛杀牛现象严重。

不过,李胜利说,“倒奶”主要发生在散户及部分养殖小区,在全国具有区域性特点。但尽管占到国内规模化养殖比例四成的规模化牧场奶价还在4元/公斤以上,这些牧场也出现了交奶困难的情况,值得关注。

随后,2009年下半年由于需求恢复,生鲜乳价格触底回升,奶业开始恢复性增长。同时,国家出台举措鼓励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引导乳企加强奶源基地建设,散户奶农面临生存压力。

应急措施能否治本?

2011年6月,一些乳企以卫生不达标为由拒绝收购散户手工挤奶,少部分地区出现倒奶卖牛现象。随后即造成2012年全国奶牛存栏量大幅减少,加之2013年的恒天然肉毒杆菌事件,奶荒更为严重,原奶收购价格应声而涨,奶价从每公斤4元一下子就被抬高至每公斤5元到6元,直至2014年初达到最高点。

“倒奶”事件发生后,多个中国政府部门做出反应。首先是海关总署于1月5日公告,中新协定中,实施特殊保障管理措施的固状和浓缩非固状乳及奶油,进口申报数量已经达到179186.49吨,超过2015年133675吨的特殊保障措施触发标准,自1月7日起,对其实行最惠国税率关税。根据《海关进出口税则》,其税率应为10%。在关税问题上,留给中国的空间并不多。

然而,奶价并未在高位走稳,因2014年受进口奶粉影响,奶价出现大幅回落,目前并未出现止跌的迹象,奶农倒奶杀牛再度重演。

紧接着,1月7日,农业部下发紧急通知,要求各级地方农牧部门在当地政府领导下,迅速行动起来,全力以赴协调处理“卖奶难”,确保奶农利益、稳定奶业生产。“要千方百计组织协调加工企业保证生鲜乳收购”。近期,农业部已派出督导组,赴河北、山东、山西等奶业主产省。如河北省政府已经要求河北所有乳品企业“应收尽收”。农业部同时要求,各地抓紧落实奶牛良种补贴、振兴奶业苜蓿发展行动、奶牛标准化规模养殖等已有的扶持政策。

造成此次国内奶源销售危机的原因是什么?

对于奶业受到的冲击,李胜利认为,市场周期性变化有它的规律性,而中国面向国际市场竞争也是不可避免的,“国际贸易是一种必然趋势。人家质量好、价格又便宜,消费者必然选择。”中国乳业发展的关键还是要在竞争中“练内功”,通过提高规模化养殖水平、工艺、科技支撑,提高单产、降低成本。此外,政府还应该在如何降低土地成本上想办法,“国外家庭牧场,土地是‘爷爷的爷爷’传下来的,没有流转成本,种养结合,成本低。”

不得不承认,如今进口奶源的价格和品质优势都十分明显。上述知名乳企河南区负责人表示,2014年受新西兰乳企肉毒杆菌事件影响,国际原奶均价从每吨5万元直降至每吨1万元左右。进口奶源如今的收购均价为每公斤2元至2.3元,而国内散养户奶农每公斤原奶生产成本却接近3元。高企的养殖成本、检测成本,让国内奶农在市场上丧失了竞争力,尽管如今一些奶农将奶源贱卖至每公斤2.5元以下,依然无法与进口奶源抗衡。

他表示,国家应该加大对某些企业使用奶粉还原液态奶的监察力度,同时乳品加工企业在这个关键时期应该按照合同全额收购养殖场的牛奶,国家也可以拿出一部分资金支持企业建立奶粉储备,支持边远地区的健康事业。

的确,2014年奶牛养殖户面临卖奶难困境时,国内众多乳业巨头却在这一年里先后宣布要进军海外、投资海外牧场、寻求海外奶源。有数据显示,2014年我国进口奶粉88.4万吨,同比增长20.2%。奶粉进口快速增长的同时,2014年国内生鲜乳产量也增长了5.2%,奶源相对过剩成为卖奶难的主因。

相比于中国惯用的政府直接干预协调收购,有意见认为,与市场经济相适应的补贴和保险制度更可借鉴。比如,2014年美国新农业法案取消了乳制品价格支持项目和乳品收入损失合同项目,代之以乳制品利润保障项目和乳制品捐赠项目。当利润低于目标水平时,启动乳制品利润保护项目。而在乳制品捐赠项目下,当牛奶价格与饲料价格之差低于最低保障利润的时候,美国农业部将以市场价格购买乳制品,捐赠给营养项目,支援低收入家庭。不过,美国目前的农业补贴政策注重托底,而非以此实现农民收入增长。

王丁棉分析表示,目前常温奶进入中国市场的国家已有27个,包括美国、德国、法国、英国、韩国等,品牌多达近100个,其中德国就有20余个,澳大利亚有15个,新西兰有5个。2014年全年我国预计液态奶进口量将有28万吨,而在2010年仅有1.59万吨,仅4年的时间进口量就增长了10多倍。与此同时,洋奶粉的进口量也从2008年10.08万吨,增长到去年全年过100万吨。大量的洋牛奶、洋奶粉涌入中国市场,已直接威胁我国的奶牛养殖业。

饲料售价高位不下,人工等养殖成本上升,也是导致奶农陷入困局的原因。王宇骅表示,散养户奶农对市场波动没有强大的防御意识与应对能力,风险发生时只能一次次地被动应对。其次,在市场波动已形成后救市只有短期效应,要解决原奶定价无序的问题,还需要我国乳业产业链更加完善。

原奶定价无序需农企携手解决

由于近期各地频现的卖奶难问题,农业部也及时出手,干预市场。几日前,农业部下发《关于协调处理卖奶难稳定奶业生产的紧急通知》,全力以赴协调处理卖奶难,确保奶农利益、稳定奶业生产。

《通知》指出,当下保证生鲜乳正常销售是当务之急,要密切监测生鲜乳销售形势,通过各种形式督促乳品企业履行收购合同。通过密切关注生鲜乳生产、收购情况,实行奶业生产周报制度,及时处置各种突发事件。同时,《通知》还强调积极争取地方政府出台奶粉收储补贴、救助奶农补贴、信贷金融支持等办法,把此次奶农卖奶难所带来的损失降到最低。并派出督导组,赴河北、山东、山西等奶业主产省检查指导解决卖奶难问题。

记者还注意到,上述《通知》也着眼长远层面考虑,强调从技术层面、行业标准的制定与发展,引导奶农走向标准化规模养殖。

然而,行政命令干预甚至指挥市场显然非长久之计。王丁棉认为,国内生鲜乳业究竟路在何方,终究是市场所决定,只有乳企和奶农由博弈改为合作,才能赢来中国乳业的共赢。

他表示,目前原奶定价的无序与市场的混乱,多源于中国式的养殖模式,农户散养,乳企收购牛奶,如此的牛与奶的分离,一旦原奶供应紧张,导致价格上涨,奶农便兴奋地一头扎进繁荣的市场,奶牛养殖量与原奶供应量激增,随之而来奶价又会迅速下跌,最终奶农只能惨淡离场。

奶价大跌,养殖户和乳品生产企业也是劳燕分飞,而在这场博弈中毫无议价能力的散养户转化为灾难的最后承受者。同时,让乳企也陷入不得不舍近求远购买进口还原奶的尴尬境地。

所以,近年来不少乳企开始建立注重上游建设,主导奶农合作组织,甚至规模化养殖牧场。然而,对于目前中国乳企和奶农的发展情况,王丁棉指出,目前国内奶牛养殖应分为两步,可初步推广家庭规模养殖模式,待其发育成熟,乳企可入股家庭养殖牧场,从而形成利益共同体,确保各环节利益分配合理,保证奶源质量,同时实现风险共担。

据了解,家庭规模养殖在欧洲等发达地区已成熟发展,其以家庭为经营单位,养殖存栏在100~2000头不等的规模养殖,一方面便于对奶牛进行较为细致的经营管理,实现成本可控,规模效益相对显着,同时又具备了与乳企的议价能力,可直接对乳企发生贸易交易。

建立合理的养殖模式,同时中国乳业的发展也需要政府扶上马,送一程。王丁棉表示,短效措施,也恐怕是扬汤止沸,还需建立切实的长效机制。

除了业界的自律外,中国还应建立乳企使用收购生鲜奶备案制度,公开透明登出所产奶制品的鲜牛奶和还原奶所用比例和来源,既方便监督乳制品安全,也倡导了乳企使用鲜奶进行加工。同时,政府还可采用生鲜奶配额制度,鼓励乳企使用本土生鲜奶,并对企业进行政策层面的支持。王丁棉举例解释,以日本为例,对于使用生鲜奶的乳企,政府可适当给予还原奶的进口优惠政策或使用配额,如此既保障乳企的效益,也支持了本土奶牛养殖业的发展。

尊重市场规律,加强市场秩序,政府要宏观政策指引,加之制定切实可行的乳业发展模式,最终才能引导我国奶牛养殖由散、弱、小走向规模经营,引导我国乳业从传统走向现代。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