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甘肃:解开束缚脱贫的绳索

缺钱,这根束缚了贫困户脱贫致富手脚很多年的绳索,如今被成功解开了。甘肃省积极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指示精神,通过实施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工程,打通农村金…

央广网北京8月6日消息据中国乡村之声《三农中国》报道,针对扶贫资金短缺的难题,甘肃省发挥财政资金杠杆作用,撬动金融信贷向贫困地区聚集,破解了贫困户“贷款难、贷款贵”的难题,还把贫困户变成“股东”,巩固脱贫成果。
在甘肃省和政县新庄乡奋斗村,四十多岁的李鹏忙得“脚不沾地”。眼下正是羊儿挂膘的关键时候,用他的话来说,哪怕自己不吃饭,也不能让羊饿着。
记者:你养了多少只羊? 李鹏:这个圈里就是一百左右。
记者:一年下来能挣多少钱? 李鹏:去年就能收入个两三万块钱。
记者:光靠养羊? 李鹏:对,种地没啥收入。
和政县是甘肃省58个重点贫困县之一。山大沟深,气候干旱。种几亩薄田,收成多少还得看老天爷的脸色。别说致富,就连温饱都难。老李说,穷则思变,不少人开始在养殖上谋出路。可建羊圈、买羊羔的钱从哪来?想贷款,得有固定工作的人担保,几间破房自己都看不上,更别说用来抵押了。
2013年,针对贫困户“贷款难”的问题,甘肃省推出了“双联惠农贷款”。由农业银行每年拿出60亿,专门给像老李这样的贫困户定制“每户五万,贴息三年”的贷款服务。县级财政注资成立政策性担保公司,为农民贷款提供担保。省级财政全额贴息。
就这样,老李的羊圈终于建起来了。
李鹏:放了贷款后,我买了三十来只。去年三年的贷款已经到期了,然后我去还了。
记者:已经还清了? 李鹏:对,还清以后,这一次申请又贷了十万。
记者:这一次的贷款还是贴息的? 李鹏:贴息的,扩大一下规模。
财政资金在金融扶贫的杠杆作用在甘肃被极度放大。数据显示,截至今年三月,仅在“双联惠农贷款”一项,33万贫困户顺利拿到了230亿元的贷款,甘肃省财政为此累计贴息12亿元。
农业银行甘肃省分行副行长徐杨春说,这种模式不仅解决了农户“贷款难、贷款贵”的难题,也消除了银行“不敢贷”的顾虑。
徐杨春:我们组建了由农行、政府和担保公司三方组成的担保调查团队,县级政府是双联惠农贷款发放、管理、收回和风险防范的主体。通过政府增信、财政贴息、银行让利的融资结构,既解决了农户因担保难以落实而无法准入的制度困境,又有效降低了农户贷款的资金成本,确保双联惠农贷款有人放、有人管、管得住。”
我们知道甘肃省是重点贫困省,全省有近300万贫困人口还没有脱贫。当地自然条件恶劣,尤其是特别缺水,让种植业很难得到发展。
我们的记者前段时间去甘肃进行乡村调查的采访,发现当地的土地资源确实很难进行开发利用。黄土地大片的荒着,寸草不生。部分农民居住的房屋老旧破败,有的甚至还在用牛犁地。这样的条件如何脱贫致富,确实对当地党政干部是一次智慧的考验。
那么当地是怎么利用好政策,将局部的成功经验推广到全省呢?
迄今为止,甘肃省仍有近三百万贫困人口,仅靠一两家银行参与进来还远远不够。从2015年7月开始,甘肃省整合各类涉农资金,财政和银行按照7比3的比例设立10亿元风险补偿基金,撬动440亿元的精准扶贫专项贷款。
与以往扶贫贷款发放不同的是,专项贷款还针对不同贫困户的需求,“定制”了多种方案:有经营能力的贫困户,可以选择自贷自用;想贷款但经营能力不足的,可以与能人大户、合作社、龙头企业协议使用,实现“农户贷款、带资入股、就业分红”。甘肃省委书记王三运:
王三运:村里面可以由协会、合作社,或者龙头企业把这个钱集中起来,然后来做,你来入股,每年保证给你来分红,你算入股了,他就有钱去发展生产了,这是很重要的一个核心政策。
甘肃定西市临洮县太石镇三易村村民龚玉霞告诉记者,自己穷怕了,想搞养殖没经验,搞种植又没手艺。贷款拿到手里,就好像一块烫手的山芋。但得知贷款可以用来入股的消息后,她的顾虑一下子打消了。
龚玉霞:我贷了五万块钱,加入了合作社,统一安排我们种植大棚,种植技术由合作社请上农业局的、科技局的,经常来给我们指导,现在这棚里已经卖了三万多块钱了,光就这一茬。
数据显示,截至目前,甘肃省已发放精准扶贫贷款260亿元,惠及55万贫困人口。

本报兰州1月20日电
针对贫困户“贷款难、贷款贵”问题,甘肃财政厅积极创新,主动对接兰州银行等金融机构,设计出覆盖全省所有贫困户的精准扶贫…

针对贫困户“贷款难、贷款贵”问题,甘肃财政厅积极创新,主动对接兰州银行等金融机构,设计出覆盖全省所有贫困户的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制度。

缺钱,这根束缚了贫困户脱贫致富手脚很多年的绳索,如今被成功解开了。

本报兰州1月20日电
针对贫困户贷款难、贷款贵问题,甘肃财政厅积极创新,主动对接兰州银行等金融机构,设计出覆盖全省所有贫困户的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制度。

专为贫困户量身定制的“穷人贷款”,由省财政拿出7亿元进行全额贴息,将撬动银行贷款500亿元。农户无抵押、免担保,每户贷款额度可达5万元,期限1—3年。去年7月项目启动,截至去年11月底,全省已发放到户174亿元,惠及165万贫困人口。

www.3659699.com,甘肃省积极贯彻习近平总书记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指示精神,通过实施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工程,打通农村金融血脉,使困扰农民多年的贷款难、贷款贵问题迎刃而解。

专为贫困户量身定制的穷人贷款,由省财政拿出7亿元进行全额贴息,将撬动银行贷款500亿元。农户无抵押、免担保,每户贷款额度可达5万元,期限13年。去年7月项目启动,截至去年11月底,全省已发放到户174亿元,惠及165万贫困人口。

钱有了,如何用在刀刃上?根据贫困户的实际需求,精准扶贫专项贷款采取灵活多样的私人定制思路,形成“财政+金融+贫困户+企业或合作社”的新模式:有经营能力的贫困户,贷款更方便;无经营能力的贫困户可将贷款流转给企业或合作社,按比例分红,还可通过在企业务工,得到工资和土地流转收入。

精心打造的脱贫利器

钱有了,如何用在刀刃上?根据贫困户的实际需求,精准扶贫专项贷款采取灵活多样的私人定制思路,形成财政
金融 贫困户
企业或合作社的新模式:有经营能力的贫困户,贷款更方便;无经营能力的贫困户可将贷款流转给企业或合作社,按比例分红,还可通过在企业务工,得到工资和土地流转收入。

据初步估算,甘肃省实施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工程,实现应贷尽贷,3年可使贫困农户增收减支达220多亿元,户均年收益7400元。

甘肃贫困面积大、贫困程度深、贫困发生率高、脱贫难度大,是全国脱贫攻坚的主战场之一。带领417万贫困农民同全国一道迈入全面小康社会,不拉全国的后腿,是甘肃肩负的光荣而艰巨的使命。

据初步估算,甘肃省实施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工程,实现应贷尽贷,3年可使贫困农户增收减支达220多亿元,户均年收益7400元。

钱贷出了收不回怎么办?甘肃省通过一系列严密的制度设计,铺设出一条“贷得出、收得回”的“安全通道”。财政厅带头出资设立风险补偿基金,严控贷款不良率;同时认真落实县级政府作为贷款实施的责任主体,对贷款发放、管理、回收负全责;更重要的是,积极引导农户发展富农产业,将增收作为还款的最大保障。

面对挑战,甘肃省委省政府主要领导进村入户,摸情况、找出路。通过调研他们了解到,农民贷不到款,没有致富的本钱,是甘肃农民脱贫的最大瓶颈。为此,甘肃财政积极作为,大胆创新,在总结双联惠农、妇女小额担保等扶贫贷款经验基础上,主动对接金融机构,设计出覆盖所有贫困农户的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制度。

钱贷出了收不回怎么办?甘肃省通过一系列严密的制度设计,铺设出一条贷得出、收得回的安全通道。财政厅带头出资设立风险补偿基金,严控贷款不良率;同时认真落实县级政府作为贷款实施的责任主体,对贷款发放、管理、回收负全责;更重要的是,积极引导农户发展富农产业,将增收作为还款的最大保障。

按计划,甘肃将在58个集中连片贫困县和17个插花型贫困县实施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工程,发放500亿元贷款,为全省101万户、417万贫困人口筹措致富本钱。每户贷款额度1万5万元,期限13年;贷款执行国家同期基准利率,省财政全额贴息;对农户免抵押、免担保,按年结息。

这款专为贫困户量身定制的金融产品,是真正的穷人贷款特惠金融,受到贫困户的交口称赞。不到5个月时间,全省已发放到户174亿元,惠及30多万农户、165万贫困人口。

想贷尽贷的庄重承诺

清水县红堡镇红堡村45岁的贫困户张士伟,想建大棚,但因父母和妻子有病,家庭负担过重,无力投入,一家人一直在贫困线下挣扎。这些年我申请过10多次贷款,都因为没有抵押、没人担保贷不上。2015年8月,在外打工的张士伟听村里人说,现在想贷款的都能贷到款,便立即返回老家,承包8亩地建蔬菜大棚。他算了一笔账:一个棚一年种两茬,除去成本能挣5000元,14个棚就能收入六七万。

手里有了本钱,像张士伟这样放开手脚大干起来的贫困户,在甘肃农村十分普遍。上个月,我贷了3万元开了个烧饼店,现在已经见效益了。会宁县中川镇中川村31岁的农民王世伟高兴地告诉记者。该村村民周行也是精准扶贫专项贷款的受益者,他贷了5万元盖起了牛棚,买来4头西蒙塔尔良种牛,养牛一年收入就在2万元以上。

据估算,通过实施精准扶贫专项贷款工程,实现应贷尽贷,可使甘肃贫困农户3年增收减支达到220多亿元,户均年收益7400元,人均1800元。

灵活多样的私人定制

贫困户的情况千差万别,为了满足不同农户的需求,甘肃专项扶贫贷款以政府引导、财政撬动、金融支持为基本思路,以带动贫困户增收为目的,以发展新型经营主体为着力点,充分调动各方面积极性,形成财政
金融 贫困户 企业或合作社的扶贫新模式。

对有经营能力、有贷款需求的贫困户,由政府集中办理贷款、发放到户,实施一站式服务;对有贷款意愿但经营能力弱的贫困户,采取农户贷款、带资入社、按股分红的方式,把优惠贷款发放到专业合作社,带动贫困户发展生产、参与分配;对无经营能力但有贷款意愿的贫困户,则采取农户贷款、带资入股、就业分红的形式,通过签订协议,将贷款流转给龙头企业,农民在企业务工,并按比例分红,形成资产和劳务双重收益。

临洮县洮阳镇农民康仲祥想养牛,但一直贷不到款。2015年,他以土地入股的方式加入合作社,并提交申请贷款1万元,短短几天贷款就到手了,1万元,8000元买牛,2000元饲养,一年后就能卖一万三。

刘月福是天祝藏族自治县深沟村贫困户,靠8亩薄田养家,2014年全家人均年收入不到2200元。2015年7月,村干部到他家宣传精准扶贫专项贷款政策,老刘既心动又迷茫:我这辈子都在种地,拿着钱也不知道发展啥,到时候钱还不上咋办?为了打消他的顾虑,当地政府帮助他与当地一家食用菌企业签订了协议,老刘以5万元贷款入股,企业安排老刘在菌菇生产车间工作,每月领工资3000元,年底还可分红4000元,贷款到期时由企业负责还款。

据统计,在已贷款的30多万贫困户中,选择自贷自用的占86%,另有14%的选择与能人大户、合作社、龙头企业协议使用。

设计严密的风险管控

钱贷出了收不回怎么办?

起初省财政厅找我们商量时,我们也有顾虑。兰州银行董事长房向阳坦言。把钱贷给偿债能力较弱的贫困户,仅靠银行自身力量,很难控制风险。

面对疑问,省财政厅厅长张勤和充满信心:我们有多年的扶贫贷款经验,实践证明中国农民守信用。精准扶贫专项贷款不同于其他商业贷款,发放、管理、使用、回收都由政府主导,我们的政治优势和组织优势,是农民增收、风险防范的核心。

2012年,为支持实施联村联户、为民富民行动计划,省财政厅与农行甘肃分行联手打造双联惠农贷款,支持全省58个贫困县的农户发展产业。截至目前,农行共发放贷款217亿元,银行账面不良率为0;担保公司代偿3.03亿元,代偿后收回1.40亿元,不良率也只有0.75%。农行甘肃分行韩国强行长介绍。

为管控风险,甘肃省通过一系列严密的制度设计,铺设出一条贷得出、收得回的安全通道:财政和银行按照7∶3的比例,出资10亿元设立风险补偿基金,县级不良率控制红线为3%,红线内不良贷款由风险补偿基金代偿,超出部分主要由县级政府承担;县级政府是贷款实施的责任主体,对贷款发放、管理、回收负全责;贷款户以土地承包经营权、宅基地使用权和农机具、农业设施等,或以多户联保、干部担保等方式,向乡、村两级提供抵押担保,建立反担保机制。

专项贷款能不能精准落地,各级干部的操盘作用至关重要。乡村干部一方面通过入户调查,精准识别贫困人口及贷款需求,保证贷款精准落地;另一方面帮助贫困户研判市场,选准产业项目,选好合作对象,让贷款真正用到刀刃上,为贫困户创造稳定的收入来源,这是按时还款的最大保障。

精准扶贫专项贷款,既实现了政府扶贫脱贫的目标,又保证银行业可持续发展,开创了政府目标与金融服务完美结合的新典范。房向阳说。

相关文章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