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鲁家村党的总支部委员会部书记记朱仁斌:有心思,更要懂经营

风景变产业美丽焕生机 ——浙江省安吉县乡村旅游发展扫描
陈毛应本报记者蒋文龙朱海洋 临近中秋,记者走进“中国美丽乡村”…

有情怀,更要懂经营

美丽乡村怎么建,看看安吉鲁家村

www.3659699.com,风景变产业美丽焕生机

——记浙江省安吉县鲁家村党总支书记朱仁斌

——记浙江省安吉县鲁家村党支部书记朱仁斌

——浙江省安吉县乡村旅游发展扫描

www.3659699.com鲁家村党的总支部委员会部书记记朱仁斌:有心思,更要懂经营。陈毛应 本网记者 蒋文龙 朱海洋

www.3659699.com鲁家村党的总支部委员会部书记记朱仁斌:有心思,更要懂经营。www.3659699.com鲁家村党的总支部委员会部书记记朱仁斌:有心思,更要懂经营。本报通讯员 陈毛应 本报记者 严红枫

陈毛应本报记者蒋文龙朱海洋

刚领完“中国十佳小康村”的奖杯,朱仁斌便急着飞回浙江安吉。第二天,几十名中央媒体的记者将来到鲁家村,专门采访生态文明建设。紧接着,就是村里首次股民代表大会。自从当上村书记,朱仁斌没闲下来过,平均每天,要接待10个考察团,就连春节期间,也是安排得满满当当。

昔日名不见经传的浙江安吉县鲁家村党支部书记朱仁斌,如今却是远近闻名的新闻人物:党的十九大召开期间央视一套播出的电视剧《青恋》,剧中的男主角是以他为原型而塑造;在陕西西安举办的“中外农民创业论坛”上,他作为台上唯一一个村级嘉宾,介绍了“村+公司+农场”田园鲁家模式;2017年度浙江省乡村振兴十佳带头人评比,他榜上有名;今年2月26日在北京会议中心举行的第十一届“中国十佳小康村”颁奖典礼上,他又走上了领奖台……

临近中秋,记者走进“中国美丽乡村”的发源地——浙江省安吉县,惊喜地发现,这里十年倾力打造的美丽乡村,正依托乡村休闲旅游,让风景变产业,使美丽焕生机。去年,在安吉千万级的游客中,有近一半选择了乡村旅游,安吉这座浙北小县,正走出一条“绿水青山就是金山银山”的发展道路。

人们不知道的是,成名之前,鲁家村曾是个空心村、落后村,一无产业,二无资源,三无名胜古迹。但就在七年间,村集体经济收入增了185倍,村集体资产增了466倍,曾经脏乱差的村庄,如今遍地是风景。迸发的生机从何而来?朱仁斌向记者讲述了他的心路历程。

鲁家村有16.7平方公里,辖13个自然村。在过去,这里一没资源,二没产业,大部分人都外出打工,农田山林荒废不少,是远近闻名的落后村、空心村。在外闯出名堂的人有很多,但愿意回来的却很少。眼见村庄日渐衰败,许多人连家庭聚会都放在了城里。

www.3659699.com鲁家村党的总支部委员会部书记记朱仁斌:有心思,更要懂经营。统一规划,每个家庭农场都是一个景点

那一年,老百姓放炮庆祝

朱仁斌是土生土长的鲁家村人,他和许多村民一样,长年在外经商。2011年初村里换届,因组织的召唤和村民的期盼,他当选村党支部书记。上任当天一查账,他发现村集体年收入不足两万元,账上只有6000元钱,还背负着150万元的外债。

地处安吉县城东北部的鲁家村,是个有着2200多人口的大村,除了距离县城近,这里既无名胜古迹,也无主导产业,再难找出其他优势。前几年,村民几乎都外出务工,农田、山林大片抛荒,鲁家村成了远近闻名的落后村、“空心村”。

如许多人一样,朱仁斌青年时就外出闯荡,经营着一家不大不小、效益可观的企业,只不过,相比旁人,他更关心村庄发展。2011年换届,他当选党支部书记,“尽管长年在外,但看到别的村庄越建越好,自己村却一塌糊涂,心里很不是滋味,满腹抱怨不如自己来干。”

几天后,县里开大会,公布187个村的卫生检查结果,鲁家村竟然全县垫底!会上会下,朱仁斌满脸发烫。

2011年换届,村党支部书记朱仁斌新官刚上任,就在全县大会上被点名批评:安吉对187个村进行卫生检查,鲁家村排名倒数第一。朱仁斌听得满脸发烫,回村后,便下定决心对村庄改头换面。

怎么建设好村庄?朱仁斌心中已有谋划:先把环境搞干净,再依托美丽乡村的建设基础,做生态农业和观光旅游的文章。首当其冲的,就是钱的问题。当时,村里账户仅剩6000元,还背负着150万元的债务,哪还有钱搞建设。实在没则,朱仁斌只能先盘活土地资源,再跑各个部门“讨钱”,最后实在不够,他又找乡贤“化缘”,甚至还个人担保去借款。

他上任后做的第一件事,就是从村民看得见的垃圾处理做起,说干就干。拆简易厕所和破烂草屋很有必要,但拆迁需要赔偿,村里没钱,他从家中拿出50万元垫付。买垃圾桶,同样面临无钱的窘境,他又自掏腰包拿出8.5万元,一周后村民家门口都摆放了垃圾桶。

仅用3个月,鲁家村几十年的“脏、乱、差”景象,就退出了历史舞台;紧接着,铺马路、修河道、建礼堂,村里实在太穷,朱仁斌就到处筹钱,甚至还个人作担保借款……两年后,鲁家成功获得“美丽乡村精品村”的称号。

除了钱,还有“人心”的问题。改造前,朱仁斌专门花了1500元将规划图做成喷绘立在村口,却引来不少人泼冷水。而治理垃圾、拆除茅坑、扩建道路等,难免会牵动个人利益,那段时间,朱仁斌带着村干部几乎天天走家串户,有时还直接被村民赶出家门。

接着雇保洁员,选妇女队长监督,建污水管道……三个月后,村容村貌焕然一新,村民们往日随手乱扔垃圾的习惯也得到了改变。

“可没有主导产业,美丽乡村建得再好,也只是个空壳子,必须得有产业作支撑。”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提家庭农场,这令朱仁斌眼前一亮,“村里有一万多亩低丘缓坡,发展农场再适合不过。”

也就在那一年,鲁家村打了个漂亮的翻身仗。因为变化太大,2012年春节时,外村人来鲁家走亲,一时竟还迷了方向。听闻此事,朱仁斌特意买了串鞭炮在村委会放,没想到,村民们也三三两两效仿,以示庆贺。那一刻,朱仁斌的心无比宽慰。

安吉非常重视美丽乡村建设,朱仁斌干的第二件大事就是创建美丽乡村精品示范村。可仔细一算,村里还需要1700万元的资金。既使创建成功,政府也只给357万元的奖补资金,对于负债累累的鲁家村来说,这是一个难以实现的梦。

关键是如何把美丽乡村和家庭农场结合起来?对规划,朱仁斌一窍不通,这时,他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出资300万元,聘请高端专业团队,对全村按4A级景区标准,进行综合规划和设计;先期设置的18个家庭农场,则根据区域功能划分,量身定制各自的面积、风格、位置、功能等。

有了示范带头后,鲁家剩余的几个自然村纷纷上马工程。一年后,鲁家成功摘得“美丽乡村精品村”的桂冠。朱仁斌感慨说:“过去,老百姓对村班子不信任,总爱搭不理。其实,只要干部做实事,老百姓都看在眼里,自然也会全力支持。”

没钱怎么办?朱仁斌决定采取多种方法筹资:首先,他盘活村里的闲置资产,筹得500多万元;紧接着,他跑部门,获得各项涉农项目资金600万元;最后,他到在外成功创业的20名老乡那里筹款300万元。在项目施工过程中,由于资金不能到位,加之村里太穷,为不影响工程进度,他就以个人名义作担保去借款。

“每个家庭农场就是一个景点,再串联成大景区,既各有特色,又统一规划和经营。”如今,一条4.5公里的环村观光线,将分散农场串点成线。坐在缓缓行驶的小火车上,朱仁斌兴奋地介绍,“这里是蔬菜农场、高山牧场,那边是桃花农场、乡村客栈,目前已成功招商并签约18家,总投资达5亿多元。”

300万的规划花得值

就这样,他们一边筹钱一边干。修建办公楼,建造篮球场、幼儿园、老年活动中心;拓宽通村公路,再予亮化和绿化;通了自来水,每个自然村又建了化粪池和污水处理池……就在当年,4个自然村通过了县美丽乡村精品村的考核。

起初,许多人对高价做规划的行为颇为不解,但在今天的安吉,这种“不可思议”的事情,已越来越司空见惯。县旅游委主任管永丰告诉记者,在安吉县整个乡村旅游发展中,规划扮演着重要角色,从县到各乡镇,再到乡村旅游经营示范村,每级都有乡村旅游专项规划,“我们的原则是:不规划、不设计;不设计、不施工。目的就是要避免盲目、重复建设,以及恶性竞争的出现。”

光有好环境还不够,朱仁斌明白,想要可持续发展,“造血功能”必不可少。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提家庭农场,这令他眼前一亮:村里有1万多亩低丘缓坡,发展农场再合适不过!

有了示范带动,剩下的自然村纷纷效仿。两年后,鲁家村成功获得“美丽乡村精品村”称号。

责任编辑:雍敏

这时,朱仁斌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出资300万元,聘请高端专业团队,对全村按4A级景区标准,进行综合规划和设计;再设置18个家庭农场,根据区域功能划分,量身定制各自的面积、风格、位置、功能等。

光有好环境还不够,朱仁斌明白,想要可持续发展,“造血功能”必不可少,这就得植入新业态。正当踌躇不定之时,2013年,中央一号文件首提家庭农场,这令朱仁斌眼前一亮:村里有1万多亩低丘缓坡,发展农场再合适不过。

2014年,鲁家村第一版规划图出炉,18个农场各有侧重,再用一条小火车轨道将其有机串联,融入休闲农业、民宿餐饮等业态后,整个村子就是个大景区。大手笔的规划很快吸引了工商资本的关注,安吉浙北灵峰旅游公司主动上门,和村里联姻成立鲁家乡土公司。

怎么把美丽乡村和家庭农场结合起来?朱仁斌作出了一个惊人的决定:出资300万元,聘请高端专业团队,对全村按4A级景区标准,进行综合规划和设计;设置18个家庭农场,根据区域功能划分,量身定制各自的面积、风格、位置、功能等,并制作成PPT,让人看了对村里的未来发展一目了然。这一招果然奏效,18个农场主纷至沓来,累计投资超过了20亿元。

合作后,鲁家成了大平台,由旅游公司负责专业化运营,恰好解决了落地困难,两者资源共享,从而达到共赢。从最初的招商,到后来的选商,到2016年4月,家庭农场的招商引资任务宣告圆满结束,比预期还多了3个农场,总投资超过了20亿元。

农场建起来后,如何经营?这让朱仁斌犯了难。“让专业的人做专业的事。”2015年1月,村里与浙北灵峰旅游公司签订协议成立新的旅游公司,由对方出资2500万元建设游客中心、火车站,购买小火车、电瓶车等,占51%股份;村里负责火车轨道、电瓶车道、绿道、绿化、水环境建设等,占股49%。村里的建设项目资金是通过向上争取各种项目而获得的,村里的股份按村民人数均分并发了股权证。

随着发展越来越快,浙北灵峰的资金开始限制了鲁家发展,去年3月,鲁家股份经济合作社全资回购了灵峰手上持有的乡土公司51%的股份。朱仁斌说:“饭碗拿到自己的手里后,村集体的利益和村民的利益更紧密地捆绑在一起。”

如今,一列小火车将18个家庭农场串连成一个大景区,让游客流连忘返。村民的收入不断提高:全村7000亩流转土地,平均每户的租金约为8000元;700人在自家田里就业,2017年发放工资2000多万元;100多名年轻人返乡创业,已有30余户人家将房屋改造成精品民宿,每户年收入在20万元以上;还有60多人在村里开起了各种店铺。

“300万对当时的鲁家来说,几乎是个天文数字,但拿来做规划,我觉得非常值!在我看来,村干部不只是搞好服务和管理,更要懂得经营,抓住每一次机遇,踩准每一个发展的节点,带动村集体和村民共同致富。”朱仁斌感慨说。

2月27日村里召开的股民代表大会上,朱仁斌说:“2014年,村里总资产评估为98.5万元。除去20%风险金,剩余80%的资产量化后折算成78.8万元,根据全村在册人口数2099人计算,每股价值375元。2017年7月1日村级资产评估达1.45亿元,根据同样的方法计算,除去投资,每股价值为1.9811万元。”

3年,股权增值近53倍

2016年底,鲁家村成立了美丽乡村“两山”培训学院,成为浙江省委组织部和省委党校“千名好支书”的现场培训基地。“未来的培训收入将十分可观,随之衍生出来的模式化输出,还将为外地的美丽乡村建设,提供从建设、设计、技术到资本的全方位服务。因此,还有一笔收入就是模式收入。”朱仁斌说。

正月十二,鲁家村迎来了第一次股民代表大会。会前,大伙隐约知道股权肯定会增值,但到底增了多少,谁都没底。当听到“3年增值近53倍”,全场报以热烈掌声。七年前,半数村民外出打工,而现在,越来越多的年轻人选择回乡。去年,全村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3万多元。

去年7月,鲁家村入围首批国家田园综合体试点项目,国家在三年内将给予1.5亿元、地方政府将配套1.5亿元的资金补助。眼下鲁家村正在修编规划,将相邻的义士塔、南北庄和赤芝三个行政村纳入其中,富村带穷村将由此揭开新的一页。

朱仁斌告诉记者,未来,鲁家村民会有6笔收入:首先是租金收入,平均每户的土地租金约为8000元;第二是就业收入,目前已解决700人就业,预计正常运行后还将更多;第三是创业收入,开餐馆、办民宿在鲁家,正热火朝天;第四是待真正盈利后的分红收入;第五是美丽乡村“两山学院”带来的培训收入;最后是模式收入,即为外地美丽乡村提供从建设、设计、技术到资本的全方位服务。

(本报通讯员 陈毛应 本报记者 严红枫)

“利益共享是市场经济的内涵之一,鲁家要走的就是一条共创共富之路,这一准则坚守住了,就会形成良性循环。”朱仁斌说,鲁家村的创新模式就是农村、农业、农民的高度融合,从而实现共赢共享。

责任编辑:朱瑞

尽管还未正式开园,但一天一个样的鲁家村,早已名噪四方,前来参观、游览的客人络绎不绝。回顾当村书记的七年多时光,朱仁斌感慨万千:“鲁家村能有今天,都是一步一个脚印走来的,未来的道路还有很长,幸福都是奋斗出来的。”

责任编辑:梁冰清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