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卫生部再一次拒却公开生乳国家规范会议纪要

www.3659699.com 1

近日,卫生部就河南籍消费者赵正军要求公开生乳新国标制定会议纪要的公开申请进行了重新答复,称会议纪要属于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不属于卫生部应公开的政府信息,因此不予公开…

新修订的生乳标准出台后,因其蛋白质含量远低于发达国家标准,而菌落总数放宽至美国、欧盟标准的20倍,郑州消费者赵正军要求卫生部公开政府信息,公开生乳新国标制定会议纪要。因上述要求遭拒,赵正军一纸诉状将卫生部推上法庭。10月17日,市一中院认为卫生部不予公开的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令其在法定期限内对赵正军的申请予以重新答复。昨天,卫生部回应法院判决称,法院判令卫生部在法定期限内对赵正军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予以重新答复,并非判令公开。卫生部将严格按照法院要求期限重新答复。
叫板卫生部 申请信息公开
赵正军说,他起诉卫生部,是缘于2010年新修订的生乳标准出炉。在生乳新国标中,乳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每100克生乳蛋白质含量不低于2.9克降到了2.8克,菌落总数则从2003年的每毫升≤50万调至≤200万。新标准中蛋白质含量远低于发达国家3克以上的标准,而菌落总数放宽数倍后,是美国、欧盟标准的20倍。
赵正军说,他通过媒体报道得知,曾任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的王丁棉,曾公开炮轰该标准为“全球最差,是全球乳业的耻辱”,并称“中国生乳标准被个别生产常温奶的大企业绑架”,细菌数越高,致病菌的分泌产物保留在牛奶里面的就越多,这对人体健康是有害的。很少的蛋白质,那么高的细菌,还不如喝白开水,并称标准讨论期间,他们一直反对降低标准,只是反对无效。地方奶协和专家提的20条意见基本没有被采纳,制定乳业标准出现一边倒的声音和结果,那就不正常了。
这场论战中,也存在相反的声音,行业专家称,新标准“对消费者、对奶农都有好处”。标准低了,奶农能达到这个标准,起码能让消费者喝上没有添加剂的真正的牛奶。
为了弄清楚新标准的制定中,到底存不存在“中国生乳标准被个别生产常温奶的大企业绑架”的情况;新标准的讨论过程中,反对和支持的声音到底各占多少比例,赵正军向卫生部提出了信息公开的申请。
卫生部答复 不属于公开范围
去年12月2日,赵正军向卫生部申请信息公开,要求卫生部公开生乳等66项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起草单位和起草人、生乳标准起草工作单位与卫生部签订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制订项目委托协议书、起草单位对反馈意见中不予采纳意见的信息资料、生乳标准审查讨论中专业分委员会编写的会议纪要等政府信息。其中,重点是生乳新国标制定会议纪要的公开。
2012年1月20日,针对赵正军的申请,卫生部作出了一份《非本机关政府信息告知书》,称“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施行<中华人民共和国政
府信息公开条例>若干问题的意见》和《卫生部关于做好贯彻实施<中华人民共和国政府信息公开条例>工作的通知》,答复如下: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是负责审查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草案科学性和实用性等内容的技术机构,其会议纪要不适于卫生部政府信息公开范围”。
辩称如公开 或影响社会稳定
2012年2月16日,赵正军将卫生部起诉到市一中院。赵正军认为,卫生部作为掌握会议纪要信息的行政机关,负有公开信息的法定义务,并要求法院判决卫生部公开他所申请的政府信息。
法庭上,卫生部答辩称,赵正军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制作单位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并非卫生部。而且,《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管理办法》也没有规定会议纪要应报送卫生部。因此,卫生部并未曾获取这些信息。
此外,卫生部还表示,根据《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的规定,“行政机关在日常工作中制作或者获取的内部管理信息以及处于讨论、研究或者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一般不属于应公开的政府信息”。因此,卫生部认为,会议纪要属于过程性信息,一旦公开可能影响社会稳定,增加行政管理工作负担。
法院作判决 卫生部重新答复
法院审理后指出,本案的争议焦点为卫生部是否是上述会议纪要的制作机关。
判决书中,法院列举了大量法律法规条文,并指出卫生部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制定机关,审评委员会对于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审查是制定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一项必经程序,该程序既是法律法规的明确规定,亦属于卫生部履行其制定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这一法定职责的一个环节,且审评委员会系由卫生部组织成立、不具有独立法人资格的专业技术机构,故审评委员会专业分委员会在审查食品安全国家标准过程中制作编写的会议纪要即属于卫生部在履行其法定职责过程中制作的政府信息。
因此,法院认为,卫生部以赵正军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非由其制作为由不予公开,该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
最终,法院判决支持了赵正军的起诉,判决撤销了卫生部于2012年1月20日作出的《非本机关政府信息告知书》,并要求其在法定期限内重新答复。同时,法院指出,本案不涉及会议纪要是否应当公开的问题,赵正军关于判令卫生部公开其申请的政府信息的诉讼请求,法院予以驳回。

原标题:卫生部被判令限期答复信息申请
郑州消费者申请公开生乳新国标制定会议纪要

近日,卫生部就河南籍消费者赵正军要求公开生乳新国标制定会议纪要的公开申请进行了重新答复,称会议纪要属于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不属于卫生部应公开的政府信息,因此不予公开。

阅读提示

12月26日,赵正军决定再次起诉卫生部,以事实不清,适用法律错误为由要求法院撤销卫生部的上述答复。

2010年发布的生乳新国标,有业内专家认为是在企业“绑架”下出笼的。对此,郑州消费者赵正军要求卫生部公开生乳新国标制定会议纪要被拒后,将其起诉到法院,法院判令卫生部在法定时限内作出答复。

2010年新修订的生乳标准中,乳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每100克生乳蛋白质含量不低于2.9克降到了2.8克,菌落总数则从2003年的每毫升50万调至200万。新标准中蛋白质含量远低于发达国家3克以上的标准,而菌落总数放宽数倍后,是美国、欧盟(10万)标准的20倍。

□首席记者 孙斌

www.3659699.com,为了搞清楚制定新标准时,到底存不存在中国生乳标准被个别大企业绑架的情况,赵正军向卫生部提出了信息公开的申请,要求公开生乳新国标制定时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以下简称食安国标委)编写的会议纪要。但是,卫生部以食安国标委为技术机构,其会议纪要不属于卫生部政府公开范围为由,拒绝了赵正军政府信息公开的要求。

主要指标变化情况www.3659699.com 1

2012年2月16日,赵正军将卫生部起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10月17日,法院审理认为,会议纪要属于卫生部在履行其法定职责过程中的政府信息,应由卫生部负责公开,判令卫生部在法定期限内对赵正军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予以重新答复。但法院认为此案不涉及上述会议纪要是否应当公开的问题,驳回了赵正军要求判令卫生部公开会议纪要的诉讼请求。

谢景豹 配图

关于会议纪要是否属于应该公开的政府信息,一些专家也有不同意见。中央财经大学教授曾康华就表示,会议纪要确实属于决策过程中的过程性事项,如果这种涉及细节的信息也要公开,可能在一定程度上会干扰政府部门的正常工作。但生乳国标这种事关乎大家的利益,相关部门应该在最大限度上予以答复。

“叫板”卫生部,郑州消费者申请信息公开

中国社会科学院副研究员吕艳滨则认为,会议纪要虽然属于过程性信息,但无法公开的此类信息必须满足几个条件:如过早公开可能导致社会混乱、公开可能导致参与讨论的人员无法公正地发表意见、过早公开可能导致某一部分人因此获取非法利益等。因此,相关部门将一些可以归为过程信息的政府信息,一律简单排除在信息公开范围之外的做法却是不恰当的。

10月19日,郑州消费者赵正军收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寄来的判决书。一个普通消费者与卫生部打的这起官司,缘于2010年新修订的生乳标准出笼。

在11月23日延长答复期限后,卫生部在12月13日的答复中坚持其在庭审中的依据,认为会议纪要属于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查中的过程性信息,按照《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做好政府信息依申请公开工作的意见》(国办发[2010]5号)规定,不属于卫生部应公开的政府信息,因此不予公开。

生乳新国标中,乳蛋白含量从1986年的每100克生乳蛋白质含量不低于2.9克降到了2.8克,菌落总数则从2003年的每毫升≤50万调至≤200万。新标准中蛋白质含量远低于发达国家3克以上的标准,而菌落总数放宽数倍后,是美国、欧盟标准的20倍。

赵正军在接受中国青年报记者采访时表示,随着生乳国标的公布实施,会议纪要已不属于处于讨论中,原来的过程性信息也就不再继续是过程性信息了。

这一标准因此被业界和消费者称为“一夜之间倒退了25年”,再次引发公众对我国乳制品行业的信任危机。

12月26日,赵正军再次向卫生部申请信息公开,要求获知4项内容,分别是生乳新国标起草单位与卫生部签订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制(修)订项目委托协议书,起草单位和起草负责人书面征求标准使用单位、科研院校、行业和企业、消费者、专家、监管部门等各方面意见和标准编制说明,网上征求意见时收集到的反馈意见和起草单位不予采纳说明理由,以及卫生部对标准的实施情况进行跟踪评价的信息资料。

广州市奶业协会理事长王丁棉,曾任中国奶业协会常务理事。他公开炮轰该标准为“全球最差,是全球乳业的耻辱”,并称“中国生乳标准被个别生产常温奶的大企业绑架”,细菌数越高,致病菌的分泌产物保留在牛奶里面的就越多,这对人体健康是有害的。很少的蛋白质,那么高的细菌,还不如喝白开水。标准讨论期间,他们一直反对降低标准,只是反对无效。地方奶协和专家提的20条意见基本没有被采纳,制定乳业标准出现一边倒的声音和结果,那就不正常了。

在这场口水战中,有行业专家称,新标准“对消费者、对奶农都有好处”。标准低了,奶农能达到这个标准,起码能让消费者喝上没有添加剂的真正的牛奶。

在这场大论战中,郑州消费者向卫生部叫板,要求卫生部公开政府信息,看看新标准的制定有没有被企业“绑架”,反对倒退的声音到底多不多。

卫生部辩称不被支持,判令答复信息申请

去年12月2日,赵正军向卫生部提出信息公开申请,要求其公开生乳等66项食品安全国家标准的起草单位和起草人、生乳标准起草工作单位与卫生部签订的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制订项目委托协议书、起草单位对反馈意见中不予采纳意见的信息资料、生乳标准审查讨论中专业分委员会编写的会议纪要等政府信息。其中,重点是生乳新国标制定会议纪要的公开。

今年1月20日,卫生部在赵正军的三次申请问询下答复称,赵申请的信息不属于公开范围。

今年2月16日,赵正军将卫生部起诉到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卫生部称,赵正军申请公开的政府信息的制作单位是食品安全国家标准审评委员会,非卫生部;会议纪要不属于卫生部政府信息公开范围;该会议纪要一旦公开可能“影响社会稳定,增加行政管理工作负担”。

10月17日,北京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作出判决。法院认为,会议纪要即属于卫生部在履行其法定职责过程中制作的政府信息,卫生部不予公开的理由缺乏事实和法律依据,判令卫生部在法定期限内对赵正军的政府信息公开申请予以重新答复。

赵正军说,生乳新国标事关13亿人消费安全,卫生部应坚持公开为原则,努力打造透明政府。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