www.3659699.com乳业兼人己一视组方案形同虚设 市集和政坛都难堪

文/雷海超
近日,有媒体报道,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改委、财政部和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联合制定的《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

文/雷海超

经过一年零两个月的喧嚣,乳粉行业兼并重组大戏却在一片唏嘘声中落幕,留下太多“意犹未尽”的感叹。  正在外界纷纷猜测
“乳粉行业兼并重组方案”或已流产之际,《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悄然出台,这份与《中国经营报》记者早前拿到的报批稿并无重大差别的落地方案在千呼万唤中现身,却未能引起行业内期待中的惊喜。  有业内人士指出方案大而空,与其筹划初衷想要达到的效果大相径庭,最终或许很难落到实处。  政策落幕  6月13日上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改委、财政部和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联合制定的《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并上网公布。  与报批稿并无大的出入,根据工信部的规划,到2015年年底,争取形成10家左右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大型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集团,前10家国产品牌企业的行业集中度达到65%;到2018年年底,争取形成3~5家年销售收入超过50亿元的大型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集团,前10家国产品牌企业的行业集中度超过80%。  “这个最终对外公布的乳业兼并重组方案,前后修改达数十次,有时一个字的变化,就会含义完全不同。”有参与方案制定的官员对媒体表示,这个方案涉及面比较广,制定起来很麻烦,需要统筹兼顾方方面面的意见,如果各方形不成统一的意见,那么方案即使出台也很难落地。  对比记者2013年11月份拿到的报批稿,后者除了上述内容外还提出,到2015年年底,全部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要100%完成改造并通过认证,并到2015年年底将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的总数整合到80家左右,到2018年年底,这个数字要整合到50家左右。  而这个目标已然提前达成,2014年5月31日,国产乳粉企业均完成新版生产许可证的换证工作,原有的127家配方乳粉企业中只有82家顺利获得生产许可证,提前完成了到2015年年底将行业整合到80家左右的目标。  相比之下,最大的不同在于兼并重组的基本原则方面,审批稿将“企业主导、政府引导”放在了第一位,而落地方案则把“坚持市场运作、依法规范”提到了首位。工信部人士也明确表示,应该尊重企业的自主决策,由企业自愿参与兼并重组,政府不会搞拉郎配,违反市场经济规律。  而在政策保障方面,在落实税收优惠政策、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发挥资本市场作用和落实土地管理政策五条报批保障措施外,又加入了“简化审批手续”。这样,在企业兼并重组涉及的生产许可、工商登记、资产权属证明等变更手续方面,可以从简限时办理,享受到便捷的服务。  此外,方案中并未提及此前外界盛传的300亿元扶持资金,只是表示在财政、税收、银行贷款方面会为企业的兼并收购提供支持。  反响平淡  至此,乳企所关心的兼并重组目标与扶持力度均已敲定,再无悬念,不过企业的反应却似乎没有预想中的热烈。  飞鹤乳业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有实力的乳企来说,可以通过此次政策获得飞跃式发展;但他同时坦承,公司内部仍在研究,尚没有具体措施。“我们的收购都是基于公司发展需要,不会因为兼并重组红利或其他因素贸然进行收购行为。”  而已经于2013年控股雅士利、率先拉开国内婴幼儿配方乳粉行业兼并重组大幕的蒙牛则表示短期内没有大的并购计划,内部人士则向记者透露,该项合作是在兼并重组计划之前,并未享受到政策红利。“双方的整合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所以近期内该公司在奶粉领域应该不会再有大的收购。”  光明乳业新闻发言人贲敏也告诉记者,光明乳粉业务的盘子比较小,目前仍在按部就班地按照既定规划发展,并没有因为政策原因改变计划。此外,三元、伊利、合生元等相关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并没有新的举措响应该方案。  不过,外资的加入似乎给这个市场增加了一些热度,根据最终确定的方案,将在华设有工厂的外资品牌也纳入其中,在乳业协会第三批推介的奶粉名单中,雀巢的意外入选令外界哗然。中乳协给出的理由是,雀巢在中国发展30多年,使用90%的国产奶源,自建奶源,培育奶农,相当于“洋装虽然穿在身,但心却是中国心”。  对于雀巢是否会加入兼并重组大潮,为其“中国心”披上“中国装”,雀巢大中华区CEO张国华对记者表示,其上任后的主要工作是继续做好前任狄可为收购的公司,而并未透露出继续收购的信息。  “是否会参与国内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的兼并重组,也在看雀巢在全球的布局。”雀巢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过记者获悉,雀巢10月份会在奶业领域有所动作。  企业层面的回声寥寥似乎在意料之中,因为即使是通过数十次的修改,在业内人士看来,方案中提到的一些看似能够整顿市场行为的目标和规范,实际上通过企业的自然生长就可以实现,兼并重组政策几乎“形同虚设”。  北京普天盛道企业策划机构总经理雷永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乳业的兼并重组无非就是整顿、规范市场,其实,再过两三年,那些不具备竞争力的品牌就会自动退出市场了。  而对于企业来说,政策并没有能够增强企业兼并重组的驱动力。雷永军指出,从当前各品牌的销售情况来看,美赞臣、惠氏、多美滋、雅培四家在华设有工厂的外资企业,以及贝因美、伊利、雅士利、飞鹤、圣元和合生元等销售额早就超过20亿元了,到2018年前几位超过50亿元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根本不需要通过兼并重组来实现。  “大企业兼并小企业已经没有意义,但是前20家企业之间的并购重组、优势互补,还比较有戏。”雷永军就此指出,行业前20名以下的企业,实际上没有任何兼并的价值,其市场销售、渠道建设、厂房设备等都较差,是比较边缘化的品牌,而大型企业自身的产能都是过剩的,没有必要花大价钱去收购不需要的小企业。“如果收购,还不如自己重新去打造一个品牌更划算。”

经过一年零两个月的喧嚣,乳粉行业兼并重组大戏却在一片唏嘘声中落幕,留下太多“意犹未尽”的感叹。正在外界纷纷猜测“乳粉行业兼并重组方案”或已流产之际,《婴幼儿配方乳粉…

文/雷海超

www.3659699.com,近日,有媒体报道,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改委、财政部和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联合制定的《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并上网公布,这份与媒体早前拿到的报批稿并无重大差别的落地方案在千呼万唤中现身,却未能引起行业内期待中的惊喜。飞鹤乳业、蒙牛和光明乳业等企业的回声寥寥,因为即使是通过数十次的修改,在业内人士看来,方案中提到的一些看似能够整顿市场行为的目标和规范,实际上通过企业的自然生长就可以实现,兼并重组政策几乎“形同虚设”。

经过一年零两个月的喧嚣,乳粉行业兼并重组大戏却在一片唏嘘声中落幕,留下太多意犹未尽的感叹。

近日,有媒体报道,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改委、财政部和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联合制定的《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并上网公布,这份与媒体早前拿到的报批稿并无重大差别的落地方案在千呼万唤中现身,却未能引起行业内期待中的惊喜。飞鹤乳业、蒙牛和光明乳业等企业的回声寥寥,因为即使是通过数十次的修改,在业内人士看来,方案中提到的一些看似能够整顿市场行为的目标和规范,实际上通过企业的自然生长就可以实现,兼并重组政策几乎形同虚设。

自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之后,消费者一直都希望中国乳业能够得到真正的整顿,其实不仅是消费者如此,那些谨守食品安全生产的乳企也希望市场能够得以整顿。此次《方案》的出台被视为乳业振兴的主要一步,但是“雷声大雨点小”留下一片唏嘘声,且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形同虚设。企业对此《方案》如此没有热情让相关部门和《方案》的制定者尴尬,这种尴尬在于工作没有得到认可,更在于《方案》难以对产业发展起到指导作用。
产业发展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任何政策的制定都不能违背产业发展规律。就如,此次《方案》的制定并未充分认识到产业发展规律,才会被企业所冷落,也难以达到政策最初的想要效果。企业追求的是最大利润,任何事关利润的决策都会被反复考虑权衡利弊,而企业对于此次《方案》的出台不感兴趣,也是因为《方案》并未触及到企业利润这根敏感神经。企业算完经济账发现,如果按照《方案》去积极地兼并重组,那企业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且不一定能够得到想要的回报,这样情况下,企业就不会按照《方案》去执行,除非相关部门以“行政命令式”去要求。《方案》要想获得预想效果就必须贴近企业实际,拨动企业利润这根神经才能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否则只会被批成是“大而空”。

正在外界纷纷猜测乳粉行业兼并重组方案或已流产之际,《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悄然出台,这份与《中国经营报》记者早前拿到的报批稿并无重大差别的落地方案在千呼万唤中现身,却未能引起行业内期待中的惊喜。

自三聚氰胺事件发生之后,消费者一直都希望中国乳业能够得到真正的整顿,其实不仅是消费者如此,那些谨守食品安全生产的乳企也希望市场能够得以整顿。此次《方案》的出台被视为乳业振兴的主要一步,但是雷声大雨点小留下一片唏嘘声,且被业内人士认为是形同虚设。企业对此《方案》如此没有热情让相关部门和《方案》的制定者尴尬,这种尴尬在于工作没有得到认可,更在于《方案》难以对产业发展起到指导作用。
产业发展有其自身的发展规律,任何政策的制定都不能违背产业发展规律。就如,此次《方案》的制定并未充分认识到产业发展规律,才会被企业所冷落,也难以达到政策最初的想要效果。企业追求的是最大利润,任何事关利润的决策都会被反复考虑权衡利弊,而企业对于此次《方案》的出台不感兴趣,也是因为《方案》并未触及到企业利润这根敏感神经。企业算完经济账发现,如果按照《方案》去积极地兼并重组,那企业需要投入大量的资金且不一定能够得到想要的回报,这样情况下,企业就不会按照《方案》去执行,除非相关部门以行政命令式去要求。《方案》要想获得预想效果就必须贴近企业实际,拨动企业利润这根神经才能调动企业的积极性,否则只会被批成是大而空。

《方案》的尴尬也是目前中国市场化改革诸多问题的反应。有参与《方案》制定的官员对媒体表示:“这个方案涉及面比较广,制定起来很麻烦,需要统筹兼顾方方面面的意见,如果各方形不成统一的意见,那么方案即使出台也很难落地。”这也是我国市场化改革所面临的问题,需要统筹多方面意见,如果一方或者几方意见难以达成共识,则一个很好的政策将难以出台,即使是最后政策勉强出台,那也会出现难以落地的尴尬。这是我们市场化改革所要打破的藩篱,政策制定需要多方面征求意见,也会在妥协中寻找平衡,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政策的出台必须有利于市场的发展,而不是徒增笑耳。

有业内人士指出方案大而空,与其筹划初衷想要达到的效果大相径庭,最终或许很难落到实处。

《方案》的尴尬也是目前中国市场化改革诸多问题的反应。有参与《方案》制定的官员对媒体表示:这个方案涉及面比较广,制定起来很麻烦,需要统筹兼顾方方面面的意见,如果各方形不成统一的意见,那么方案即使出台也很难落地。这也是我国市场化改革所面临的问题,需要统筹多方面意见,如果一方或者几方意见难以达成共识,则一个很好的政策将难以出台,即使是最后政策勉强出台,那也会出现难以落地的尴尬。这是我们市场化改革所要打破的藩篱,政策制定需要多方面征求意见,也会在妥协中寻找平衡,但有一个前提,那就是这个政策的出台必须有利于市场的发展,而不是徒增笑耳。

此次《方案》的出台暴露出了一些政策制定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也让相关部门和政策制定者尴尬。如何消除这种尴尬不仅需要市场化改革稳步推进,还需要政策制定者深入一线的调研,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政策落幕

此次《方案》的出台暴露出了一些政策制定方面亟待解决的问题,也让相关部门和政策制定者尴尬。如何消除这种尴尬不仅需要市场化改革稳步推进,还需要政策制定者深入一线的调研,没有调查就没有发言权。

6月13日上午,国务院办公厅转发了工业和信息化部、发改委、财政部和食品药品监管总局联合制定的《推动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兼并重组工作方案》(以下简称方案)并上网公布。

与报批稿并无大的出入,根据工信部的规划,到2015年年底,争取形成10家左右年销售收入超过20亿元的大型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集团,前10家国产品牌企业的行业集中度达到65%;到2018年年底,争取形成3~5家年销售收入超过50亿元的大型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集团,前10家国产品牌企业的行业集中度超过80%。

这个最终对外公布的乳业兼并重组方案,前后修改达数十次,有时一个字的变化,就会含义完全不同。有参与方案制定的官员对媒体表示,这个方案涉及面比较广,制定起来很麻烦,需要统筹兼顾方方面面的意见,如果各方形不成统一的意见,那么方案即使出台也很难落地。

对比记者2013年11月份拿到的报批稿,后者除了上述内容外还提出,到2015年年底,全部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要100%完成改造并通过认证,并到2015年年底将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的总数整合到80家左右,到2018年年底,这个数字要整合到50家左右。

而这个目标已然提前达成,2014年5月31日,国产乳粉企业均完成新版生产许可证的换证工作,原有的127家配方乳粉企业中只有82家顺利获得生产许可证,提前完成了到2015年年底将行业整合到80家左右的目标。

相比之下,最大的不同在于兼并重组的基本原则方面,审批稿将企业主导、政府引导放在了第一位,而落地方案则把坚持市场运作、依法规范提到了首位。工信部人士也明确表示,应该尊重企业的自主决策,由企业自愿参与兼并重组,政府不会搞拉郎配,违反市场经济规律。

而在政策保障方面,在落实税收优惠政策、加大财政资金投入、加大金融支持力度、发挥资本市场作用和落实土地管理政策五条报批保障措施外,又加入了简化审批手续。这样,在企业兼并重组涉及的生产许可、工商登记、资产权属证明等变更手续方面,可以从简限时办理,享受到便捷的服务。

此外,方案中并未提及此前外界盛传的300亿元扶持资金,只是表示在财政、税收、银行贷款方面会为企业的兼并收购提供支持。

反响平淡

至此,乳企所关心的兼并重组目标与扶持力度均已敲定,再无悬念,不过企业的反应却似乎没有预想中的热烈。

飞鹤乳业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对于有实力的乳企来说,可以通过此次政策获得飞跃式发展;但他同时坦承,公司内部仍在研究,尚没有具体措施。我们的收购都是基于公司发展需要,不会因为兼并重组红利或其他因素贸然进行收购行为。

而已经于2013年控股雅士利、率先拉开国内婴幼儿配方乳粉行业兼并重组大幕的蒙牛则表示短期内没有大的并购计划,内部人士则向记者透露,该项合作是在兼并重组计划之前,并未享受到政策红利。双方的整合并不是短时间内可以完成的,所以近期内该公司在奶粉领域应该不会再有大的收购。

光明乳业(16.08,-0.11,-0.68%)新闻发言人贲敏也告诉记者,光明乳粉业务的盘子比较小,目前仍在按部就班地按照既定规划发展,并没有因为政策原因改变计划。此外,三元、伊利、合生元等相关工作人员也向记者表示,并没有新的举措响应该方案。

不过,外资的加入似乎给这个市场增加了一些热度,根据最终确定的方案,将在华设有工厂的外资品牌也纳入其中,在乳业协会第三批推介的奶粉名单中,雀巢的意外入选令外界哗然。中乳协给出的理由是,雀巢在中国发展30多年,使用90%的国产奶源,自建奶源,培育奶农,相当于洋装虽然穿在身,但心却是中国心。

对于雀巢是否会加入兼并重组大潮,为其中国心披上中国装,雀巢大中华区CEO张国华对记者表示,其上任后的主要工作是继续做好前任狄可为收购的公司,而并未透露出继续收购的信息。

是否会参与国内婴幼儿配方乳粉企业的兼并重组,也在看雀巢在全球的布局。雀巢公司相关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不过记者获悉,雀巢10月份会在奶业领域有所动作。

企业层面的回声寥寥似乎在意料之中,因为即使是通过数十次的修改,在业内人士看来,方案中提到的一些看似能够整顿市场行为的目标和规范,实际上通过企业的自然生长就可以实现,兼并重组政策几乎形同虚设。

北京普天盛道企业策划机构总经理雷永军在接受本报记者采访时表示,乳业的兼并重组无非就是整顿、规范市场,其实,再过两三年,那些不具备竞争力的品牌就会自动退出市场了。

而对于企业来说,政策并没有能够增强企业兼并重组的驱动力。雷永军指出,从当前各品牌的销售情况来看,美赞臣、惠氏、多美滋、雅培四家在华设有工厂的外资企业,以及贝因美(14.36,0.00,0.00%)、伊利、雅士利、飞鹤、圣元和合生元等销售额早就超过20亿元了,到2018年前几位超过50亿元也是很简单的事情,根本不需要通过兼并重组来实现。

大企业兼并小企业已经没有意义,但是前20家企业之间的并购重组、优势互补,还比较有戏。雷永军就此指出,行业前20名以下的企业,实际上没有任何兼并的价值,其市场销售、渠道建设、厂房设备等都较差,是比较边缘化的品牌,而大型企业自身的产能都是过剩的,没有必要花大价钱去收购不需要的小企业。如果收购,还不如自己重新去打造一个品牌更划算。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