湖北长尤溪县务农业余大学学户分享农业机械 每亩开支省800元

去年,早稻刚收完,长沙县金井镇九溪源村的林正高就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种了。“辛辛苦苦几个月,8亩田…

图:村支书考察农田
4月30日,九溪源村村支书林革新走在田间,注视着农机共享模式下的新产物。
去年,早稻刚收完,长沙县金井镇九溪源村的林正高就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种了。辛辛苦苦几个月,8亩田净收入才千余元,真是不如出去打工。
当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年后的自己如此积极地违背了当初的决心。今年一共种了47.7亩,估计能赚3万多元。现在像他这样的种粮大户,村里共有11个。
这样的戏剧性转变,其实源于九溪源村村支书林革新的一场思变。
困境:早稻利润低,农户不积极
4月30日,站在金井的田间地头,满眼都是青葱的禾苗。林革新向记者说起了这事的来龙去脉。粮食生产的安全稳定是国家大事,但这几年种早稻的越来越少了。林革新说,金井属于长沙县北部乡镇,多为丘陵地带,且农田比较分散,水稻种植的机械化程度一直不高。
大部分青壮劳动力都外出务工了,家里种几亩田,还是得请人租农机。如今人工成本比较高,而早稻收购价却比晚稻还低,这一升一降,种植早稻的利润就非常微薄。去年全村早稻的种植面积只有500亩。作为村支书,林革新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今年的一次外出学习中,林革新看到当地的农业合作社共享农业机械,思路一下打开了。通过这种模式,今年村里种植早稻的面积达到1400亩,大约是去年的三倍。
对策:收集闲田,机械共享成本低
当时摆在林革新面前的,其实是个连锁问题:早稻种植面积少是因为利润低,利润低则是因为种植成本高(收购价无法人为提高),成本太高又是因为机械化程度低。
理清了思路,他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在村里召开大会,动员大家把闲下来的田借给大户种,大户种完了早稻,再还给所有者继续种晚稻。农村是熟人社会,乡里乡亲,都好说话,所以很快就收集上来一大片田。
第二件事,林革新则是请人帮忙。他找到当地的一位企业家,说服其免费为村上提供了几台农机,再加上几个种粮大户自有的机械,组成了一支共有11台机械的共享农机队。
今年翻耕的时候,大户们只需人工费和油费,算下来每亩只要15元左右,比以前便宜多了。林革新给记者算了算,按照这种模式,集体翻耕、收割,统一防疫、施肥,每亩田可节约600至800元,1000亩农田最少可增收80万元。
共享机械使得种植成本大大降低,再加上种植面积的扩大,不仅化解了早稻无人种的尴尬,更是实实在在地在帮老百姓增收。对于自己摸索出来的模式,林革新充满信心。

连绵的春雨并没有挡住农民劳作的热情。2月26日下午,在北仑大碶街道先锋村种粮大户蔡国富的家中,老蔡兄弟俩正忙着准备化肥、农药、种子等农资,就等时令到了播种早稻。
今年,老蔡签订了70亩的早稻种植协议,是全村最多的,如果能把村里征而未用的土地争取过来,老蔡打算种上120亩早稻。尽管距离播种早稻还有一个多月时间,老蔡已经用拖拉机把地翻耕好,提前让农田吸饱水分。收完早稻紧接着就要种晚稻。“今年我一口气签订了110亩的协议,比去年多了20亩。”老蔡拍拍胸脯,今年我的田一块都没荒!
对于种粮这么有劲头的蔡国富,去年却一亩早稻都没有种。老蔡无奈地说,不是我们不愿意种早稻,产量低、价格低,柴油、农资、农机的费用都在涨,辛苦几个月也赚不到钱。很多大户也和老蔡一样心存顾虑,认为种早稻还不如让地荒着。
今年春节后,蔡国富参加了区里的种粮大户动员会,区里新出台的粮食补贴政策,重新燃起了他对种粮的信心。根据新政策规定,区财政对列入粮食功能区的大户提高了补贴额度:单种早稻每亩补贴300元,单种晚稻每亩补贴200元,早、晚稻连作的每亩补贴600元。蔡国富激动地说:“种了这么多年粮食,从来没享受过这么好的待遇,我们的种粮积极性一下就提高了。听说在宁波市,北仑是补贴力度最大的,我们心里也很自豪。”老蔡兄弟俩共有110亩水稻田,除了种些西瓜、油菜外打算全部种粮食,早、晚稻连作。对于今年的收成,兄弟俩心里已经有了底。
按照以往的政策,种植粮食作物,每亩良种补贴为15元,规模在20亩以上的,每亩补贴20元;粮食直补每亩还有30多元钱,加上农机等各种补贴,最高只有100多元。今年的补贴力度是过去的好几倍,上规模的大户基本上达到了“零成本”,种得越好赚得越多。
和蔡国富一样,新的补贴政策也使其他种粮大户信心“回暖”,不少大户准备种植阔别多年的早稻,或者增加晚稻的播种面积,璎珞、长山等村的大户已经提前定下了全年的粮食种植任务。璎珞村村民唐灿余去年种了40亩早稻,听到新政策后,他马上决定多种几亩早稻。老唐给笔者算了一笔帐,政府的补贴扣除种稻成本后还绰绰有余,自己再帮别人插秧、收割、跨区作业,收入不会比种经济作物差。
“我们希望更多的农民了解这一新政策,积极开展粮食生产。”区农技总站负责人刘海东告诉笔者,配合新政策的出台,农技人员近期还将为农户进行测土配方、机插秧等技术的培训与指导。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粮食数据显示,湖南省今年的粮食产量达到600.59亿斤,其中水稻产量528.96亿斤。湖南省农委主任刘宗林说,这一数字创下湖南省粮食产…

去年,早稻刚收完,长沙县金井镇九溪源村的林正高就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种了。辛辛苦苦几个月,8亩田净收入才千余元,真是不如出去打工。当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年后的自己如此积极地违背了当初的决心。

www.3659699.com ,国家统计局近日公布的粮食数据显示,湖南省今年的粮食产量达到600.59亿斤,其中水稻产量528.96亿斤。湖南省农委主任刘宗林说,这一数字创下湖南省粮食产量新高,自此,湖南粮食在2012年站上600亿斤台阶以来,2014年、2015年又连续两年站在这一台阶上,600亿斤粮食的基础更加牢靠了。

去年,早稻刚收完,长沙县金井镇九溪源村的林正高就下定决心:以后再也不种了。辛辛苦苦几个月,8亩田净收入才千余元,真是不如出去打工。

水稻是中国人最重要的口粮之一,作为内陆粮食主产区尤其是水稻生产大省,湖南省多年来保持着国内水稻生产面积和总产量第一的位置。不过,对于这样一个水田面积不到4000万亩,地块分割,且近三分之二属于中低产田块的产粮地区,要一直保持水稻生产优势并非易事。湖南是如何做到的?

当时的他怎么也不会想到,一年后的自己如此积极地违背了当初的决心。今年一共种了47.7亩,估计能赚3万多元。现在像他这样的种粮大户,村里共有11个。

种粮有前途,既是政策持续发力的效应,也是基层实践的生动反映

这样的戏剧性转变,其实源于九溪源村村支书林革新的一场思变。

种粮既有前途,也有钱图。说这话的周怀,是湖南二一现代农业发展有限公司总裁。周怀今年34岁,海归,工商管理专业,干上种地这一行,完全是受鼓动的结果。2006年,周怀回国后做网络营销,后来因为行业调整回到长沙市。回家干啥呢?周怀在当地政府就职的同学建议他投身农业。于是,这位年轻的门外汉与同伴一起在2009年底成立了农业公司,第二年一口气转租了望城区6000多亩湖区水田种水稻。

困境:早稻利润低,农户不积极

但是,由于不熟悉农业,管理专业知识用在农民身上也有些水土不服,2010年公司1600亩晚稻几乎绝收,当年亏损370万元,2011年、2012年连亏,指望大干一场的周怀跌入人生低谷。此时,湖田所在地的丁字湾镇政府知道情况后伸出了援手。湖田条件并不好,政府部门出面与租地农民协商,把租金由每亩660元下调到480元,并在粮仓、良种、机耕道建设以及专业技术上给予具体指导和支持。2013年,周怀渐渐走出困境,并成为湖南省第一家包括机插秧在内的全程机械化粮食生产企业。对我来说,好政策就是政府在最需要的时候伸手相助。周怀说。

4月30日,站在金井的田间地头,满眼都是青葱的禾苗。林革新向记者说起了这事的来龙去脉。粮食生产的安全稳定是国家大事,但这几年种早稻的越来越少了。林革新说,金井属于长沙县北部乡镇,多为丘陵地带,且农田比较分散,水稻种植的机械化程度一直不高。

帮扶了一个大户,带动了众多农户。在湖南,种粮户眼中的好政策,大多都是这样一件件具体实在、看得见摸得着的好处与帮助,可能是购买农机时简单明了的补贴,可能是选种子时农技员的提醒,也可能是收割时村委会及时的帮助。湖南省农业厅粮油处处长周志魁说,种粮看上去是农民自己的事,但在种粮效益整体不高的背景下,政策支持是粮食生产最直接的保障。在基层,这种政策说白了就是各级政府部门在怎么做、怎么干。

大部分青壮劳动力都外出务工了,家里种几亩田,还是得请人租农机。如今人工成本比较高,而早稻收购价却比晚稻还低,这一升一降,种植早稻的利润就非常微薄。去年全村早稻的种植面积只有500亩。作为村支书,林革新看在眼里,急在心头。

政府怎么做?这些年湖南省每年开春后第一个工作会议就是抓春耕,主要是水稻,从双季稻规模、品种结构、资金补贴,到关键技术、机械化推广,每个环节都要过一遍。这一强势信号一直传递到村委会。长沙县县长张庆红说,2012年到2014年,县里每年投入到粮食环节的各级财政资金都在3亿元以上,国家产粮大县奖励资金全部用在粮食生产上,县里还另外拿资金奖励种粮大户,让种粮人切实感到有奔头。

今年的一次外出学习中,林革新看到当地的农业合作社共享农业机械,思路一下打开了。通过这种模式,今年村里种植早稻的面积达到1400亩,大约是去年的三倍。

种粮可持续,粮食生产过程成为地力增加、技术提升和现代化加速的过程

对策:收集闲田,机械共享成本低

长沙县金井镇同展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黄龙是一位不折不扣的新农人,尽管才27岁,却已经领头耕作了近8000亩水稻。黄龙是湖南农大植保专业毕业,2011年在大学读书时就租种30亩水稻搞试验。当年结果一出来,周围的农民说,种了这么多年地没见过这么好的产量。2013年毕业后,黄龙牵头成立了种植业合作社、农机专业合作社,带着5个大户流转800亩水田搞优质高产稻。

当时摆在林革新面前的,其实是个连锁问题:早稻种植面积少是因为利润低,利润低则是因为种植成本高(收购价无法人为提高),成本太高又是因为机械化程度低。

在他的农田里,标准化流程分为育秧、耕地、播种、防虫等6个大环节、143个小环节,每个环节都有自己的技术要求。比如,当地80%使用抛秧,别人一亩地用六七十个秧盘,他用90个,密植。收获时,他的早稻亩产超过900斤,晚稻亩产超过1200斤。

理清了思路,他做了两件事。第一件事是在村里召开大会,动员大家把闲下来的田借给大户种,大户种完了早稻,再还给所有者继续种晚稻。农村是熟人社会,乡里乡亲,都好说话,所以很快就收集上来一大片田。

合作社的产量提高了,周边农户也跟着沾光。长沙县福临镇农民黄光辉62岁了,从上世纪80年代末开始捡地种,2012年碰到黄龙时租地规模到了90亩,此后黄龙种啥他种啥,去年早稻亩产由过去的700多斤上升到880斤,晚稻亩产达1300斤,净赚了一台收割机。今年他把规模扩大到240亩,加上养猪,年收入30万元不在话下。长沙县农业局副局长叶春德说,技术支撑粮食生产的一项重点,就是发挥大户的作用,大户学技术积极性高,带头作用也更直接。

第二件事,林革新则是请人帮忙。他找到当地的一位企业家,说服其免费为村上提供了几台农机,再加上几个种粮大户自有的机械,组成了一支共有11台机械的共享农机队。

除了大户的技术引领作用,湖南粮食的重要一招是绿色高产优质创建,其中一大节点就是抓优质品种。2015年9月30日,湖南省农委在衡阳县一次性公布5个新的优质杂交水稻品种。湖南省农委主任刘宗林说,这种力度既是湖南粮食的张力,也是湖南粮食的潜力。优质品种怎样推广?在高产创建项目之外,农村两委成了优质品种推广的具体抓手。长沙县金井镇九溪源村党支部书记林革新说,村民过去抛荒严重,这几年村委会协调把抛荒地统一有偿借种给大户,又通过统一服务种植优质品种,不仅解决了抛荒问题,全村粮食产量和质量都提高了不少。

今年翻耕的时候,大户们只需人工费和油费,算下来每亩只要15元左右,比以前便宜多了。林革新给记者算了算,按照这种模式,集体翻耕、收割,统一防疫、施肥,每亩田可节约600至800元,1000亩农田最少可增收80万元。

在浏阳市,藏粮于技与藏粮于地相伴而行。这里的生产方式称为七改:改常规品种为高产优质品种,改分散育秧为集中育秧,改稀植为合理密植,改随意施肥为配方施肥,改病虫害常规防治为绿色防控,改传统耕作为全程机械化耕作,改掠夺式用地为用养结合用地。同时,湖南开始倡导双季稻生产与生态县创建结合,使水稻田在蓄滞洪水、补充地下水、保护环境、维护生态平衡方面都能持续发挥作用。

共享机械使得种植成本大大降低,再加上种植面积的扩大,不仅化解了早稻无人种的尴尬,更是实实在在地在帮老百姓增收。对于自己摸索出来的模式,林革新充满信心。

种粮有后劲,无论是经营体系创新还是服务体系延伸,都体现出改革创新的活力

湖南省不到4000万亩水田,水稻播种面积6100多万亩,1400多万农户,算上复种面积户均水稻仅4.3亩。这样的小、散规模,让粮食站在600亿斤台阶,并且要逐步提升,要保持后劲,没有经营体系和服务体系的改革创新,肯定行不通。

湖南卫红米业有限公司的逐步发展为这一创新过程提供了完整样本。卫红米业是当地较有名气的粮食加工企业,说是加工企业,其实是一家产业链完整的农业龙头企业。董事长周正春2004年开始做粮食收购,在实践中感悟到,加工产品好坏取决于稻谷品质,但千家万户散小格局难以种出高品质稻谷。于是,2007年,他流转2600多亩土地种水稻,自己来解决稻谷品质问题。在这一过程中,他发现农户种粮有5大难题:农资采购、农技信息、粮食风干、粮食销售、农机作业。

如何解决这些难题?他有了新的想法,建立粮食银行:农户把稻谷按国家最低收购价托底交给卫红米业,可以按当时的市价收取现金,也可以等来年开春市价最好时按最新行情收取现金,无论何时,卫红米业的收购价保证不低于国家最低收购价。粮食银行看上去只是保底收购加工,但它真正的魅力在于,卫红米业做的是全产业链服务。加入粮食银行的农户,从种植品种选择、耕地整地、治虫施肥、收购风干、销售保价都可以享受到卫红米业的全程服务。卫红米业通过粮食加工业,实现了散小农户的规模化经营。现在,加入卫红粮食银行的农户超过5000户,面积10多万亩。

基于这种来自田间地头的实践创新,湖南的粮食规模化经营出现了形式多样而且效益明显的变化。宁乡县花明楼镇双树村的杨卫东流转了800多亩水田,既是种植大户,也是卫红米业的签约户,12月8日记者见到他时,他的水稻已经卖出100多吨,还有300多吨存储在卫红米业,约定2个月之后取现。而68岁的王家胜老人,租种了120亩地,全部托付卫红米业全程服务,他成了全职委托大户。据湖南省农业局粮油处统计,2015年全省水稻种植30亩以上的大户有14.16万户,流转土地1113.7万亩,占全省水稻面积的28.38%。

多种形式的适度规模经营,带来了耕地的园田化和标准化生产,粮食品种质量的提高和种植结构的合理调整,农机推广力度也明显加大。长沙同展农机专业合作社理事长黄龙说,2011年他的粮食增产了,但并没有增收,因为机械化程度低,成本抬高。这也成为他加紧成立农机合作社的直接动力。

更令人注目的是,规模经营的发展,推动了多种形式农业服务组织的产生和服务链条的延伸,粮食生产的后劲更足。湖南神龙大丰种业科技有限公司就是这样一家巨无霸农业龙头企业,公司常务副总经理刘梅春介绍,现在公司推进的一站式粮食生产供应链流程,一头以县为单位,确定全县农业服务面积;一头以此为基础连接各种农资供应企业,敲定最优农资产品目录和价格。大丰公司对签约地区展开全程现代服务,并由此构建起铺设到各乡镇的综合服务网络。这样,一张以社会化专业服务为主要内容的现代立体农业网络,就在龙头公司的牵头和地方政府支持下展开,深刻而生动地改写着粮食生产格局和面貌。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